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176章:灵堂
    “他们要勾魂,必须附体学生的肉体!这也是叶星辰当初为什么被袭击!他们要夺舍,但我们来的太快,他们没来得及下手!但是,学校里一定有已经被夺舍的学生!是了……古先生是病逝,病逝之前肯定有遗嘱,他们早就注意到了古先生的遗嘱会埋在这里……”

    他眯着眼睛扫过第一修大:“也就是说,很可能在第一修大学生入校之前,就被夺舍了。而袭击叶星辰的,是后来得到消息赶来的。这才被你我发现。”

    很幸运。

    想到这里,他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如果不是有这位后来的外域阴差动手,他们甚至不知道第一修大混进了其他阴差!

    “所以,他们要动手,必定会被周先龙发现。而不动手,我却可以勾走古青的魂!”

    周先龙的存在是一把剑,本来只对着秦夜,而此刻,这把剑已经放到了所有阴差头顶!

    在一位判官面前,谁先动手,谁先死!

    而随着第一位阴差的动手,这根导火/索马上就会被点燃,瞬间爆发的数道阴气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而他……

    两人目光对视,说不出的奸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不仅要拿古青的灵魂,还要让这些人全都留下来!

    华国地府,那怕是新地府,威严也不容践踏!

    “你能确定他们附在谁身上,本宫就能让他们有来无回。”阿尔萨斯嗜血地笑道。

    秦夜摇了摇头,皱眉道:“太难,当时来的不止学生,还有各位领导的秘书,来混个脸熟的其他公务员。根本找不出是谁。不过……是谁有关系吗?”

    阿尔萨斯微愣,随后释然。

    “是啊……没有关系。”她冷笑着看着阳光明媚的校园:“反正,到时候所有魑魅魍魉都要现形的……不是么?”

    她转过头:“你知道为什么它们提前去么?”

    秦夜摇了摇头。

    “因为……他们要布置好独有的结界。他们肯定发现了这个学校里有人间判官的存在,他们要做好完全的准备,确保自己就算牺牲,伙伴也能勾走古先生的魂。从昨夜开始,就忙碌得很呢……”

    秦夜点头道:“那我们……”

    “欺负华国无人么?”阿尔萨斯淡淡道:“今夜,等会儿本宫画一套阵法,贴在鞋子上,沿着周围五百米外走一圈。足够让这群跳蚤头痛一阵子了。”

    秦夜皱眉:“你身为判官只能让对方头痛一阵子?是不是太不敬业了?”

    阿尔萨斯没好气道:“你懂什么!任何结界阵法都需要地府支持,没有老地府的存在,新地府的规则还没有运行完全,能让他们头痛一阵子已经很不错了!”

    结果还是自己的锅?

    秦夜明智地不准备讨论这个问题,轻咳一声道:“那……你什么时候去?”

    阿尔萨斯见鬼了一样看着他,指着自己鼻子的指头都在颤抖:“本宫去?!”

    秦夜莫名其妙:“不然呢?”

    话音未落,阿尔萨斯的声音潮水一样喷了过来:“要你是干什么吃的!身为区区拘魂不为判官排忧解难居然让本宫亲自动手?我堂堂判官来你们鱼塘炸鱼?!刚才你不是还和柯南一样明智吗?什么都想到了结果到头来让本宫去!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啊……我懂了,你脑海中从一开始就没有只身犯险这个选项对吗!”

    秦夜据理力争:“看你说的……柯南从来都是推理,你见过他真身抓犯人吗?他抓犯人的时候一定要现场多人保护,你身为判官不觉得应该像毛利叔叔一样保护我这个脆弱的阎罗吗?”

    “滚!!爱勾不勾!!”

    秦夜啧了一声:“你这人……你去明明比我方便快捷得多,万一谁看我不顺眼把我弄死了怎么办?要不……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本官安全一些?”

    “有啊。”阿尔萨斯都被气笑了,优雅道:“让本宫彻底夺舍你,一了百了,无病无痛苦了解一下?”

    这个提案就些惊悚和不讲道理了……

    阿尔萨斯翻了个白眼:“其实你没必要太过担心,只要对方没有带着真正的冥王宝藏,古青的灵魂绝不会流落外域。你这一行更是安全无比,他们的实力布置的结界,动作大点床都能被晃塌,昨晚的攻击也不过试试水而已。看看各方的成色。”

    “……如果带着呢?”

    “嗤……三秒的热血……不过罢了。”阿尔萨斯懒懒地打开了电脑:“不得不说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本宫现在居然觉得:啊……就是这样,这才是你,刚才义正辞严的模样到底是谁夺舍了你,这种感觉……”

    电视剧的音乐响了起来,秦夜灰溜溜地准备出去吃午饭。刚打开锁,阿尔萨斯的声音就淡淡传来:“小家伙,你现在是新地府的主人,记住华国地府的传统——犯我中华,虽远必诛!”

    秦夜顿了顿,疯狂试探:“如果……打破了这个传统呢?”

    阿尔萨斯微笑回答:“那,你的生命也该被打破了。”

    妈的……就知道是这种结果!

    恨恨地关上门,秦夜靠在门外狠狠揉了揉脸。

    很危险。

    危险来自于未知,这一次的敌人,是完全未知的存在。对方看似境界和他相当,但是,却有着完整的传承,完整的术法,甚至身上还带着完整的阴器。而且还要瞒着所有第一修大的修炼者。

    放弃古青的灵魂?

    看似可以,古青毕竟只是一道灵魂而已。他的来到能大大加强新地府的短板,但如果和性命比起来,还是可以放弃的选项。

    然而,这是一道慢性死亡题。

    如果真的让古青的灵魂完整地去到国外,这种信号太过危险了,等于告诉全球地府:华国地府没有抵抗入侵的力量,任由你们来回。

    就像第一次鸦/片战争。

    同样是一场局部战役,甚至战役在华国的比重,还不如嘉庆十七年杀入紫禁城的天理教起义。但就是这样一个局部城市战争的信号,开启了华国近代的黑暗史。

    30年代出生的秦夜,太清楚之后的一段历史了。所以,他更清楚古青灵魂的去留,已经不单单是地府发展那么简单。

    “就不能安安稳稳让我发展下经济吗……随时都来GANK,实在让人烦不胜烦啊……”

    埋怨毫无用处,只能怪现在华国地府实在太幼小。所以,当夜他仍然12点出现在了祠堂外。

    穿着第一修大的校服迷彩服。然而军靴上,却绑着一条条绷带,上面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写成看不懂的文字,随着他来到五百米外的时候,每一脚印下,竟然在原地踏出一个诡异的文字,悄然没入夜色。

    随着他的奔跑,可以将这些符文印满祠堂周围五百米。

    对方在祠堂内设置,因为他们动手的范围必定是停灵现场。而他在五百米外布置,则是要对方……插翅难逃!

    很安静。

    原本破败的祠堂,此刻已经打理一新,短短一天时间,不知道是哪位教授或者周先龙亲自出了手,地面青石砖中杂乱的野草一扫而空,原本有些支离破碎的祠堂焕然一新,如同从古至今从未损毁。甚至有橘红色的古灯悬挂屋檐下。窗棂处还有轻纱飘起,古色古香。

    他没有下去,仍然呆在树上,十二点已过。他不想任何人发现自己。只有确定安全之后,他才会继续布置结界。

    一只望远镜握在手中,距离祠堂大约五百米,如同雕塑一样靠在树干上。

    夜空漆黑如墨,繁星点点,狂风吹动树木沙沙作响,仿佛死神的奏鸣曲。十二点半,一点……一点半……

    就在两点的时候,一阵夜风突兀吹过,祠堂外的宫灯齐齐一暗,不到半秒,随后又亮了起来。

    来了!

    秦夜轻轻握了握拳,身体伏得更低,他清楚地看到,就在阴影之中,一道人影已经悄无声息地站了起来。

    “这是……”望远镜中,他的瞳孔骤然缩了缩。

    黑影两只眼睛冒着惨碧的鬼火,全身阴气缭绕。然而,它是……一头狼。

    确切地说,是狼头人身。头上带着王巾,上面镶嵌着金银。手上,脚踝,脖子上,全都带着镯子。手持一根蛇头杖,同样金银缠绕。

    “这个风格……来自于埃及。也就是说,这是埃及死神阿努比斯的下属?”太过醒目的着装,让秦夜马上分辨出了对方的身份:“日本,埃及,希腊,欧洲……加上我,已经五方势力在角逐。”

    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了,老地府在全球号称第一地府有多么不容易。

    平常人根本不会知道,黑夜之下,华国的阴差,外域的阴差,在进行怎样的争斗。

    屏住呼吸,他仔细看着望远镜中的一切。

    不止一个……在第一只狼头人出现之后,黑夜中又出现了两道影子。它们仿佛树木一般一动不动,紧紧贴着墙壁,手中死死握着蛇头杖,只有它们的影子,如同活过来一般,蛇一样顺着房檐游走。随着影子的蔓延,一道道暗淡之极的符文,悄然闪耀,随后没入祠堂。

    然而,就在此刻,为首的狼头人胸前陡然刺出一柄雪亮的武士刀!透过墙壁将对方牢牢穿在墙上!

    暗夜杀机,如影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