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136章:东风来
    林瀚深深看着秦夜的脸。

    含情脉脉,一往情深,目不转瞬……就像海豚湾恋人里的两只海豚。

    哦……海豚湾恋人里没有海豚……

    “能不能把你恶心的目光挪开一点。”秦夜一脸佛系地在纸上画着东西,声音古井无波:“我是直男,谢谢,钢管直。不管是什么体位还是攻受10润滑油ky我都是拒绝的。”

    “……作为直男的你懂得真多……”林瀚不得不感慨,低声道:“你这两黑眼圈是怎么回事?典型的纵欲过度……我说你可以啊,我们都还没来得及对祖国的花朵施以营养的灌溉,你这种区区长相竟然能首拔头筹?”

    刚才佛系的秦夜瞬间不开心了:“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区区?在你没有出现之前我一直是颜值的代表好吧!”

    林瀚莫名地开心了。

    秦夜懒得理这个肌肉长到脑子里的夯货,手不自觉地转起笔来。就在他面前,好几栋地府建筑的外观图正随着他低劣的绘画技术顽强地展现着。

    已经五天了。

    从上一次进入地府总览图至今,已经足足五天,每天他除了睡三四个小时,几乎都在默记默写一个村级地府该有的建筑。现在整个人看上去和熊猫没两样。

    现在在他练习册上面的,就是地府最基本的几栋建筑之一。一间类似古代亭子的阁楼,四个角拴着用铜钱掉下来,飘扬着散乱的红线。外形看上去最多诡异了一些,但内部,却刻画着无数蝌蚪文。尤其在中央,四面八方的蝌蚪文汇聚到一处,留出一个一米大小的空白。

    引魂台。

    这是整个地府所有“入口”的重中之重。它的作用只有两个。一:在阴灵从阳间达到阴间的时候,忘却阳间所有,明确自己已死的身份,对地府充满敬畏。

    否则,鬼差拿人不知道会遇到多少阻挠。没有人在刚死的时候愿意离开阳间,谁会愿意被鬼差串蚂蚱一样串在绳子上?一旦放跑一个,或者鬼差没有及时赶到,后果不堪设想。

    二:接引特殊的阴灵。

    有些阴灵死后太过强大——比如修炼有成的人类,他们的灵魂甚至可以自主留在阳间,或者在触碰到阴司的刹那间惊醒,这里是不能去的地方。这种时候,就需要引魂台直接把对方强拉下来。

    开什么玩笑……地府就不要人才了?地府就不搞建设了?哪里不是为四化做贡献?

    “蛋疼的是……引魂台的力量是来自于六道轮回的,这就像六道的一个分脑,六道就是主脑,分脑具备主脑的一部分功能,却不等同于主脑。”秦夜头痛地差点把笔都捏断了:“本来,引魂台可以压制阴灵的记忆直到走上奈何桥,但是现在……最多只有一天……”

    所以问题就来了。

    低配版的引魂台,他是建还是不建?

    秦夜用肘子怼了怼林瀚:“问你个事儿?”

    “嗯哼?”林瀚一脸高冷,貌似认真听课的模样哼道。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想要孩子,但现在又不想要。你和你对象是买盒套子对付过去呢?还是忍着?”

    林瀚见了鬼一样看着他,一脸“我已经洞悉一切”的神色:“真想不到你还有如此复古的思想……”

    秦夜感觉自己太阳穴都在跳,为什么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脑洞都能开到奇怪的地方!

    “我是说如果!如果你听不懂吗!”

    “我懂。”林瀚满脸的高深莫测:“曾经我不好意思说是自己的时候,也是这么开头的……同样的重复两次,说的好像就不是自己一样,实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完美写照……好、你把钢笔从手上放下,我们好好探讨……”

    他轻咳了一声:“虽然不知道是哪个女大学生,但是你首先要知道,我们是执法人员,校内生子是对她人的不负责,我们不能知法犯法……握草你哪儿来的刀?放下,亲,咱们好好说话……”

    想了半天,他试探道:“安个环?然后提前提取受精卵?以后再要?”

    秦夜简直都被这个傻逼气笑了,他就不该提出这种愚蠢的比喻,冷笑道:“怎么不是你去结扎?”

    “多痛啊!”林瀚惊恐地看着秦夜:“能让别人痛为什么要让自己痛?”

    所以你怎么通过特别调查处的检测的?!

    “……如此钢铁直男的回答……我相信你永远都不可能找到女朋友……”

    明显思维不在同一个位面,秦夜放弃了和对方的交流。目光再次落到练习册上来。许久,才叹了口气,将上面的三栋建筑划掉两栋。

    引魂台,阴祀。

    阴祀可以让阳间三大鬼节的祭品进入地府,注意,是进入地府政府!而不是落入每个人手中。

    简单的说,这就是国库的一部分,市区有阴祀分部,省会有阴祀分舵,而阴祀总部位于酆都,每一年阳间三大鬼节的纸钱,车马等等,偶尔还有些豪车充气娃娃之类奇怪的东西……全都会通过阴祀自动进入国库。再分配到个人。不过,其中有一成的“过阴税。”

    这就相当的让人发指了。

    这个数目有多大呢?根据阿尔萨斯不完全统计,她在任两百年,利用这笔钱在旻丰省5a级景区天龙山脚下盖了座行宫……

    请注意,是行宫,正儿八经的亭台楼阁,珠联壁画,极尽奢华,据说大门都是泥金的,瓦是特别烧制出来的琉璃瓦,几乎失传的工艺……

    虽然还不知道老地府的金融体系是怎么算的,但想到要放掉这么一大笔钱……秦夜划掉阴祀的时候,手可以说已经抖得如同中风了。

    “论起发死人财,我只服你们……”心痛地吐槽了一句。他看向最后一座建筑。

    探灵坛。

    这个东西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探测周围阴灵有无变异的可能!

    一旦发现,立刻出动鬼差,当场斩杀!

    阴司雷达。

    沉吟了三分钟,他还是划掉了这个。

    “宝安市极度安全,并不需要这个,等发展下一座城的时候,再提出来也不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首先让所有鬼民有房可住,有事可干。修建小区,同时可以解决这两个问题……这些东西……还是暂且放一放。”

    当下课铃敲响的时候,秦夜看着面前的练习册深深舒了口气。

    地府重建是何等浩大的工程,可谓当今世上第一大手笔,之前,不知道要留下多少规划面积,不知道特殊建筑的具体尺寸。如履薄冰,瞻前顾后。而现在,仿佛秋日晨风,将阴霾一扫而空!

    该建什么不该建什么,该怎么规划不该怎么规划,五天的攻坚战后,终于从千头万绪中理出了一丝头绪。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他疲惫地靠在椅子上,松泛下来,才感觉困乏潮水一样涌了上来。身体如同上紧的发条终于松弛,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着放松。

    他宿舍都没回,直接在教室进入了梦乡。

    “我们中国的汉字,落笔成画留下五千年的历史,让世界都认识……”不知何时,一阵铃音响了起来,秦夜揉了揉发红的眼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看都没看就接了起来:“喂?”

    “秦先生您好,我是龙腾地产孙总的秘书,您叫我吴秘书就好。”

    秦夜的困意瞬间灰飞烟灭,抹了把脸:“是工程器械到了吗?”

    如果说地府大兴建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那这就是他要的东风!

    “是的,您要现在看吗?地址在清泉街231号副4号,以前的电缆工厂。”

    “马上到!”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没有目标的时候,秦夜可以每天每夜咸鱼到令人发指,当有了目标,却感觉浑身充满了干劲。

    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夜晚9点,他叫了辆车立刻前往约定地点。上车之后才知道,这是市郊中的市郊,平时根本不会有人去,距离徽大很远。

    足足一个小时之后,他终于来到了工厂门口,一位二十多岁的男子已经带着十几个人等在那里了,看到秦夜就伸出了手来:“秦先生,孙总交代过,一定要为您服务到位,这是我们的讲解人员和各公司代表。”

    秦夜没有废话,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地府的揭幕序章。握手之后立刻就朝后方围墙高耸的原工厂走去。随着三米多高的铁门被打开,眼前豁然开朗。

    这里不知废弃了多久,本身的厂房已经早就推平了,明显经常有人维护。

    地面一片平整,推倒厂房的断瓦残痕一丝不见,就在这个大约足球场大的空白厂区中,数台巨大的工程器械林立于此,旁边堆砌着整整齐齐的建材,仿佛阳光下的钢铁丛林。

    赵州重工,泰州机械,岚江钢铁……他的目光从一辆辆静默的钢铁巨兽身上划过,看着那一个个平时从碎片信息中听说过的,名字有些熟悉的重工集团名字,心中突兀地灼热起来。

    终于……

    从开始的拒绝,到后来的接受,到现在的主动,到眼下成为自己漫长生命的目标……整整几个月,百废待兴的地府,终于有了重振辉煌的机会!

    尽管这个机会才开始,还很渺小,但是,这代表着一个开始。

    一个全新的开始!

    一个令整个华夏阴司颤抖的,辉煌的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