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106章:岱山市
    “就没有能正常一点的吗?”强压着心中的吐槽,秦夜咬牙切齿地问道。

    “有啊,比如本宫救你的时候,那一招万鬼噬魂,一招勾十万人的魂魄不是问题,比如你现在拘魂等级也有一招斩灵刀,一刀勾千人的魂也没意见。关键是,你地府连鬼差等级的容量都达不到,怎么施展?”

    阿尔萨斯循循善诱:“放心,等我们的地府慢慢扩建起来,数百年后,你照样可以一掌灭一城。”

    “而且,阴差的真正实力永远不是术法,而是手中的斩魄刀,卍解之后可以达到虚化状态……”

    秦夜理智地打断了对方:“你是不是看三大民工漫之一的死神了?”

    “不好意思……说顺口了,其实差不多,你每斩杀一只阴灵,都会滋养你的斩魄……不,阴差刀,而它一旦进入开刃状态,足以碾压同阶所有阴灵!哪怕三位道主也不例外!这就是天道规则给地府的最大权利!所以,你还要术法干什么?”

    “至于带回去……如果能就在这里焚烧更好。要是不行,本宫施展袖里乾坤带过去就好。本宫的规则来自于老地府,你这种老地府破灭之后的新阴差就别想了。”

    得嘞。

    反正自己就是个牛马命呗?

    秦夜摇了摇头,站了起来,朝着公园外走去。

    既然解决了后路,那么现在要做的就是两件事。

    第一,钱。第二,找出那40分到底藏在那里。

    他从公园后门走出,眉头微微皱起,开始深思起来。

    不到关键时刻,他的性格永远是懒散而随性,但并不代表他的思维方式也散漫松弛下来。

    “两个月时间很长,但是岱山市作为徽省省会,主城区达到了七百多平方公里……条件一,我们必须每天打卡。”他一边走,一边若有所思地喃喃开口道:“这限制了我们的时间,上午没有了,下午起码四点下课,也就是说,留给我们的时间是四点到十二点的八个小时。”

    “条件二,我们不能暴露身份,更不可能询问当地特别调查处……六十天的八个小时,近千万人的城市,每一个人都是一条线索。这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阿尔萨斯淡淡道:“这两老头不会说废话,但是这一次特别重申,千万,千万不要低于六十分。本宫猜测,很有可能……低于六十分的会面临辞退的危险。”

    秦夜点了点头:“确实,连最基本的要求都达不到,怎么教得好学生?”

    第一修大的第一批学生,来自五湖四海,各大传承,隐秘宗门,这是学校爆发口碑的第一届,堪称最重要的一界。质比量重要太多了。

    “而且,现在想想,这六十分没那么简单拿到……”秦夜眯了眯眼睛,对两旁的各类摊贩小吃见若未见,边走边说:“虽然修炼者体质比常人好了不少,然而……谁知道没有个病呢?”

    “或者其他事务,必须请假半天,那么……如果循规蹈矩在学校学习,哪怕因为请假半天扣了一分,那也不及格。”

    “综上所述,这四十分的地点,不会太偏,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我知道了……出租。”

    正好走到一个车站,他招了招手,一辆出租停了下来。

    “有想法了?”

    秦夜点头低声道:“丧葬一条街,文物市场。”

    “岱山市作为省会,绝对有这种地方,而这两个地方,是最贴合我们目标的。”

    报了丧葬一条街的名字,车很快拉着他到了地方,然而越往这边走,秦夜越发觉不对。

    氛围不同了。

    虽然岱山市阴气少得可怜,但也有。然而在这里,还没有进入丧葬一条街,就看到了两旁数不尽的各种特殊店铺。

    有卖符纸的,有卖法器的,有卖玉饰的……琳琅满目,宗教气氛非常浓郁。

    “师傅,这是怎么回事?”他愕然道。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小兄弟,第一次来岱山吧?不是我说,最近啊……邪乎着呢。”

    秦夜立刻明白了为什么。

    地府不存,阴灵无处可去,它们的阴气非常单薄,但数量一多,见鬼的人数绝对不少!

    一两个,几十个无所谓,但是上千人都见过了呢?

    外加政府有意地给大家做心里铺垫,并没有刻意阻拦,灵异的氛围自然越演越烈,但仍然控制在一个可控范围。

    司机朝两边抬了抬下巴:“两年前就这样了,和尚道士江湖术士,啧啧……以前破四旧的时候看都看不到了,现在又多了起来,我听说啊,不仅是岱山,其他省会也是一样,而且啊,这次政府没有怎么管控,反而放出了一条街,给这些人做生意。据说生意很不错,每个月至少上万纯利……”

    秦夜微微点头,目光从两边划过。

    确实,生意很好。

    每一家门口,无论是算命,还是卖什么“法器,”都是门庭若市,最少也有几个人。和几十年前无人问津完全不同。

    他没有高兴,反而心中多出一分凝重。

    这说明……灵异越演越烈。有了威胁,市民才会求个心安。

    很快,车停在丧葬街门口。这是一座古老牌坊的石门,门口放着两尊一米半的谛听雕塑,和以往丧葬街不同的是,挂着白幡,放着纸钱的典型丧葬街摊位明显少了,更多的是各种和修行有关的店铺。

    他随意走进一家“宁氏符室”的店子,里面也有五六个人。装修得古色古香,左边挂着一张落地三清画像,右方挂着一张落地释迦牟尼,头顶悬挂着一水小宫灯,一张张看起来有些残破,带着古老意味,用红色鬼画符画上的符纸,躺在一只只精雕细琢的木盒之内。

    屋内点着檀香,秦夜刚进来,一位穿着中山装的服务员就走了过来,微笑道:“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秦夜有些失望。

    整个屋内,没有一点真气的感觉,所有符纸全是西贝货。他信口问道:“这是卖什么?”

    “祖传符纸。”服务员微笑着指了指柜台后:“我们老板,师承腾龙省符纸世家宁家,他画出来的符纸,都是有佛性的。不管什么妖魔鬼怪,只要带在身上,保证一世平安。”

    秦夜双手抄在兜里,转头看着旁边异形格上的一方木匣,里面的鬼画符刺得他眼睛疼,淡淡道:“你信这个?”

    服务员笑的完美无缺:“先生,不是信不信,而是真的有。”

    他故意低声肃容开口:“这几年,甚至十几年来,见鬼的人,事,多不胜数。您可以说我这是封建迷信,但天下悠悠之口,网络上的一份份灵异记录贴,各大网站,您还觉得这是玩笑?”

    “国家也没有否定,这就是变相的承认,如果不是我们宁大师看不得世间苦,也不会出山渡世。”

    秦夜笑的有些复杂:“那这一章符……多少钱?”

    “这张符叫做灵宝清云通运安煞符,价格666。”服务员微笑道:“先生,您也别觉得贵,一张符的成本,有些东西已经失传了,而且精力消耗难以计数。我们是新来这条街,都是成本价,比起街里的万荣福,祥和宁,已经便宜很多了。”

    一张符666……秦夜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在宝安市,他还真想开家店,这简直是抢钱啊!成本价有三十吗?

    不说别的,他随便画几笔,阴差气息附和,哪个鬼不开眼敢来找死?

    “宁大仙啊……”他感慨地摇了摇头,服务员笑着接口:“是大师,大仙不敢当。”

    秦夜点点头:“他……认识他画的东西吗?”

    “老朽还真是认识。”话音未落,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秦夜转头一看,一位不高的老者正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对方大约六十多了,一把白须及胸,头上白发松垮地挽了个发髻,黑色丝带垂在肩上。一身白色大褂,黑色绸裤,蹬着一双白袜黑布鞋,整个人一看,十足的仙风道骨。

    “宁大师。”服务员立刻说道。

    宁大师挥了挥手,对方立刻去招呼其他客人。宁大师和秦夜对视着,两人都没开口。

    宁大师脸上神色不动,心中已经提高了万分警惕。

    不知道为什么……

    从这个人进门开始,他就不由自主看向了对方,而且……心中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从未消失。

    敢开这种店,浑水摸鱼的有,但现在华国的局面,符纸,玉饰好不好用,最少两三年就知道。这导致浑水摸鱼的人越来越少,就算实力不济,但始终对这一行有些了解,至少祖上有些传闻。

    捞过界,七大鬼匠好不容易迎来的繁荣市场,他们可绝不会手软。

    宁大师不知道怎么说这种感觉,他刚才……仿佛看到了一片黑云,从未见过的黑云,从门外冲来,让他通体透凉,而且……而且这个年轻人,他总感觉,是穿着古装,满头白发,如同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一样。

    “您是……”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低声音道:“鬼匠大人?”

    鬼匠?

    秦夜好笑地摇了摇头。有意思地打量着宁大师,看他还想说什么。

    宁大师额头汗珠都滴了下来。

    不是鬼匠……但为什么越靠近,他越感觉自己手足冰凉呢?

    好像对方眨眨眼,阎王要他今晚死,没人敢留到明天。

    “先生……”他嘶哑道:“我……没捞过界吧……”

    “您……平时都在鬼市的,这条街,也就是给我们吃口饭而已……”

    秦夜笑了笑,懒得理他,转头就走。

    “先生!先生!”还没出门,宁大师却快步追了上来,在服务员瞠目结舌的目光,和其他顾客不理解的眼神中,弓着腰走到秦夜身边,脸上的神色可以称为谄媚了:“您也是为那只猫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