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95章:逝去的和存在的
    丰都鬼城旧名酆都鬼城,古为“巴子别都”,东汉和帝永元二年置县,距今已有近2000年的历史 ,位于丰都县的长江北岸,又称为“幽都”、“鬼国京都 ”、“华国神曲之乡”。

    随着三峡大坝的建立,一部分已经淹没于水下,而此刻,随着哗啦啦的一阵闷响,水面之下,一根根廊柱,一座座房屋,仿佛受到了什么无声的力量牵引,全部崩塌。

    无数巨石,悄无声息地落下。如果有人开了阴阳眼,此刻就会看到,在水下方,无数的阴灵,密密麻麻,何止十万数十万!全都围在酆都城左右。

    它们仿佛在等待着什么,越等待越焦躁,有些阴灵已经出现了怨灵化的特征。然而就在此刻,忽然愣了愣。

    它们齐齐抬起头,看向东方。

    动作一致,沉默着,感受着。

    下一秒,疯了一样飞起,全部朝着宝安市而去!

    地府招魂,莫敢不从!

    三峡大坝之上。后方是隆隆江水,两侧是连绵青山。巨大的落差让下方的开口喷出海啸的壮观。后方的江水却安安静静,碧蓝如洗,居然呈现出一种海洋的感觉。

    一位道士坐在正中央,这是三峡大坝的中心,俗称“龙口”的位置。

    大坝之上狂风怒号,两岸猿啼不止,他却从未睁开过眼。

    “你说,他是不是石头啊?”工作站中,一位员工看着道士的身影疑惑开口:“十年了,一个月只吃一顿饭,喝一缸水,就这么坐在这里,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镇压什么呢?”

    话音未落,道士陡然睁开了眼睛。

    “这是……”平静无波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极度的震惊。猛然跑到大坝边上:“这……怎么可能!!”

    轰隆隆……凡人看去,天地色变,不过十秒之内,乌云漫天,雷霆滚滚。

    而在他眼中……那哪里是什么乌云。而是无数的阴灵,横渡整个大坝!从他头顶尖叫着飞了过去!

    多。太多了!数之不尽!起码上百万!不……还不止!

    如同千山鸟齐飞,这些阴灵竟然形成了恐怖的乌云,遮天蔽日!

    足足数十分钟,阴灵的黑云才渐渐消失。而就在同时,他忽然听到了一片惊呼的声音:“看!这是什么!”“我的天……不是吧……怎么会有这么多?”“酆都城鬼门关开了?”

    他立刻往下一看。

    下方奔腾的江水里,一只只腐朽的棺材,全部浮出水面。

    不知道有多少,竟然……布满整条长江!

    “哗啦……”同一时间,一栋别墅中,一位穿着丝绸团龙长衫的老者,正捧着一杯茶。手却忽然一抖,茶杯落在地上砸了个粉碎。

    “这种感觉……”他立刻起身走到窗边,朝着外面看去:“怎么会……”

    “怎么突然有种心悸的感觉……”

    “简直就像……数千年前刚到地府的时候那样……”

    …………………………………………………………

    徽大,曹有道老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秦夜躺在坑洞旁边。浑身阴差服残破,一道道阴气缭绕身上。肌肉生理性地抽筋,双目却始终没有睁开。

    “哈……”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猛然直起身来

    ,满头冷汗。随后仿佛想起了什么,拼命看向洞穴下方。

    “小阿?”他尝试着喊了一句。刚说出这一句,浑身肌肉都在发痛。他却根本没管,有些出神地看向洞穴。

    然而,没反应。

    “咳咳……”他张开嘴正要再次呼唤,又狠狠咳了几声,捂着胸口,却仍然沙哑地喊道:“阿尔萨斯?”

    斯斯斯斯……幽深的洞穴下,似乎能听到回音。

    还是没有反应。

    “阿落……”第三次出声,还没喊完,下方黑暗中一点光芒,如同流星一样射来。

    光芒冲到地面的瞬间,如同失去了所有力量,破败的皮球一样滚落在地面。

    咚咚咚……孤寂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秦夜嘴唇微微有些发干,轻轻拿了起来。

    那是一个封魂球。

    上面布满了烧焦的痕迹,本来缠住封魂球的布上隐隐约约能看到无数繁杂梵文,现在也一片黯淡。

    就在秦夜接触封魂球的刹那,封魂球沙一声散开,里面一片焦黑。

    没有阿尔萨斯的灵体。

    也没有实体。

    就像里面什么都没有过那样,一片空白。

    秦夜有些出神地看着封魂球,许久才幽幽叹了口气。

    “你说说你吧……”他仔细将封魂球的布条一点点收好,带着一抹复杂的微笑:“从一开始就在作死……”

    “地狱里想暗算身为主角的我,按照主角不死定律,你就一定要死了。然而你没有,你留了下来,和本官一起度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本来我都打算好好信任你了,你在最后演一出美救英雄是打算成为我心中的朱砂痣吗?天真啊天真……”

    他缓缓收起焦黑的布条,丝毫不管染黑了手,手指修长,不徐不疾。

    “早就说……你有什么东西趁早拿出来,交给我,底牌留了一张又一张,有什么用呢?这世界上啊……最怕的就是人死了,钱没花完。”

    “你看你,前半生荣华富贵,中半生颠沛流离,后半生老无所依,波折的生活导致一位地狱少女信任的缺失,死活吊着地府怎么修建不对我说,阴司的术法也不教我,每天以怼我为生活信条……现在啊,给你收尸的还是我……”

    布条虽长,却总有尽头。

    在手里团成一团,他摇了摇头:“安心吧,每年的今天,我都会给你烧纸钱的……”

    “对本宫这一生总结得很精辟啊?”一个阴森森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秦夜愣了愣,随后不敢相信地回过头去。

    阿落刹娑就站在他身后,不是虚影,是完全的实体。

    这是他第二次看到阿落刹娑的真容。

    而且是最近的一次。

    很美。

    在她不判官化的时候,美地让人心颤。瓜子脸,肤若凝脂,唇似胭脂,一双杏眼含秋水,一对峨眉凝远岱。

    只不过,现在的她非常狼狈。

    脸白得不正常,无数黑发无风自舞,全身五彩的衣服也烧成一片漆黑,目光极其不善地看着秦夜。

    没死?

    这……就略尴尬了啊……

    秦夜看了看手中的封魂球,再看了看被谛听一击脱困的阿尔萨斯,默默拿着布条开始缠在阿尔萨斯头

    上:“乖,这都是幻觉,全都是泡沫,是一刹的花火……”

    轰!才缠一圈,身形陡然被一股巨力撞到数米之外,然后身不由己地飞了回来,正对着阿尔萨斯雪白的,漆黑指甲冒出一分米的利爪。

    “咳……咳咳咳咳!!”阿尔萨斯拼命咳嗽着,阴气随着她的咳嗽四处飘散。数秒后,她才阴森森道:“想不到吧……本宫因祸得福,居然能从封魂球里出来?”

    秦夜在半空中拼命挤出一个僵硬的笑脸:“那啥……过去可能我们有一些小误会……”

    “小误会?!”阿尔萨斯一把揪住秦夜的耳朵,狠狠一拽,秦夜痛出了猪叫:“别……千万别!冷静!世界如此美妙,你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

    “小阿?!嗯?!”阿尔萨斯几乎将秦夜的耳朵拧了一百八十度,平时的怨气海潮一样冲了出来。

    “懒?!嗯?!咸鱼?嗯!!怂?!嗯!!”

    “阿尔萨斯?!嗯!!”

    “米奈希尔?!嗯!!”

    最后狠狠一脚,直接踹在秦夜屁股上,秦夜一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优雅地飞出三米开外。

    “呵……”阿尔萨斯根本没有看他,而是颤抖地看着自己的手,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滋!!!”

    轰!!一圈恐怖的阴气陡然爆发,形同实质,整个地下空间都颤了颤。秦夜闷哼了一声,喉头一甜,强压了下去。

    失算了……

    怎么还活着?

    你这不是浪费表情吗?

    万万没想到,谛听一击竟然打碎了封魂球,放出了里面的前任判官。而且……阿尔萨斯这几个月来表现太过纯良,他都快忘了对方喜怒无常的本质。

    刷……就在阴气刚刚爆发之后,又诡异地平静下来,反复无常如同阿尔萨斯的性格。

    黑云沉淀,她迷醉而贪婪地呼吸着空气,声音都有些发颤:“出来了……”

    “本宫终于出来了……咯咯咯!!”

    狂笑了数秒,她轻轻撩起耳边青丝,美的让人心颤的眼睛轻轻一扫,冷冷看着秦夜:“本宫早说过,咱们的账,可是一天都算不完呢……”

    “误会,都是误会。”秦夜干笑着,手却轻轻握住了刀柄。

    他的动作怎么瞒得过判官的眼睛,阿尔萨斯寒声一笑,秦夜的鬼头刀刹那间飞出十米开外,如同被弓射出去那样,夺的一声插入墙壁。

    阿尔萨斯走到秦夜面前,带着黑指甲的手指轻轻一挑,将秦夜的下颌挑了起来。

    “区区拘魂,居然敢对判官大不敬。你说……本宫要怎么惩罚你呢?”

    秦夜额头冒汗,这个女鬼的心情他是真的吃不准。

    阴晴不定。

    “说起来,你长得也不错。”

    阿尔萨斯微微一笑,嘴轻轻张开,一条猩红的舌头蛇一样舔上了秦夜的脸颊:“很对本宫胃口。”

    “……首长,这不太好吧?人鬼殊途,我们是没有结果的……”秦夜举起双手,低声道。

    “知道怕了?”阿尔萨斯微笑,手用力一捏,变成爪状狠狠握着秦夜的咽喉,焦黑的衣服和漆黑的头发轰一声飞扬,整个面部表情无比狰狞:“平时对罗刹女一口一个小阿,一口一个阿尔萨斯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今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