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要做阎罗 > 第94章:新地府
    呼啦啦啦……青白色的两界雾海中,秦夜拼尽全力输送阴气。他手中的漩涡旋转越来越快,越来越疯狂!

    卡卡卡卡……一些秦夜根本看不懂的金色文字,开始从四面八方出现,缓缓汇入漩涡之中。阿尔萨斯愣了愣,随后狂喜:“天道认证!这是天道认证!”

    秦夜已经没有功夫去问这到底是什么了,他手臂上一条条血管都在暴起。

    阿尔萨斯当然明白,立刻说道:“地府的建立,自然要经过天庭的许可。现在……天庭回应了你了!天道在看着你!这是无上功德!!”

    嗡……四面八方金字越来越多,漩涡的中心,好似有无穷画面扇动。

    有流淌火焰的大河,有古色古香,却鬼气森然的房屋,有一棵棵树叶通红的树木……全部一闪而逝。

    “吼……吼!!”就在同时,下方谛听的呼声越来越大,眼皮颤抖地越来越厉害。

    它极力想睁开自己的眼睛。

    它感觉到了,有几个小贼在偷取自己聚拢的阴气。本来它可以不管不问,它的阴气太浩大了,偷一点只是九牛一毛。

    然而……一种直觉告诉它,这几个小贼不是偷一次,如果它不努力醒来,恐怕……对方会无限偷下去!

    “坚持住……”阿尔萨斯也紧张无比,她的心情更加微妙。

    从开始想把这个小鬼杀之而后快,这么长时间以来,看到对方居然启动了地府,她的心态已经完全变了。

    如果……自己真的能辅佐对方建成地府,那……日后自己的判官位置是不是可以官复原职?

    有阎罗印碎片,更有阴司录在手,她从没见过起步如此之高的阴差。

    不,甚至……作为开国元勋,再往上一步……不,几步呢?

    或者……等这位咸鱼阎罗不想当了,自己是否也能品尝一下那种言出法随的至高感受?

    她已经不由自主地为秦夜担心起来。

    “一定要坚持住!谛听大人快醒了,争取在对方醒来之前完成!”

    就在她最后一个字落下的瞬间,整个漩涡爆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地动山摇!

    整个幽冥界,无穷无尽的鬼哭之声四处而起,天地都好似在摇曳。

    一圈纯黑色的光芒,如同太阳一样在阎罗印碎片中升起,带着碎片直冲天际,最后……真的成为一轮黑色烈日!

    “成了……成了!!”阿尔萨斯声音都尖利起来。但就在此刻,一声嘶哑无比,却拼尽全力的怒吼,陡然从地面八方。

    “吼!!!!”

    秦夜疲惫至极,用力抬起眼皮朝下看去,阿尔萨斯也呆了呆,立刻看向下方。

    谛听埋在龙身里的虎头已经极为艰难地挪了出来,同时,睁开了金色的眼瞳,直直对着天空中的两人。

    一人,一球,一兽,遥遥对视。

    即便秦夜听不懂对方的叫声,也从对方眼中读出一种名为愤怒的感情。

    根本没有时间给两人犹豫,阿尔萨斯掉头就跑:“跑!!”

    秦夜想都没想,全速朝着上方冲去!

    谛听没有动。

    如果靠得近,可以听到它巨大的嘴里,细

    密的牙齿卡卡作响。随后……用尽全力,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滋!!!”

    叫声未落,它全身的鳞片全部竖起,闪电一样朝着半空的阎罗印冲去!

    谛听逆鳞!

    刷啦啦啦……鳞片所过之处,天空中响起无数破碎之声。那些金色的鳞片居然将空中划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漆黑裂缝,久久不能痊愈。

    “撕裂虚空……”阿尔萨斯倒抽一口凉气,干脆直接跳进了秦夜兜里:“再快点!!”

    “你特么……滚出去!”秦夜咬牙道。

    “滚!要死也是你先死!”阿尔萨斯怒道。

    若万道金色礼花,带起漆黑的光尾,在幽冥界中爆发。然而就在同时,天空中的黑色太阳陡然一颤,随后……开了。

    是的,开了。

    如同黑色的莲花,一层又一层,一片片阴气凝聚的花瓣舒展开,越来越大……最后,化为一个一平方公里的巨大彼岸花,正好在秦夜下方,摇曳天穹!

    轰轰轰!!那些金色鳞片全部砸到了彼岸花的花瓣上,无穷无尽的惨碧鬼火漫天飘扬,但是,阴气所化的彼岸花根本不受影响。就在其中,一片悬空之地,如同息壤一样,临空生成!

    “吼……滋!!!”谛听金色瞳孔死死盯着空中的彼岸花,然而随着这一次用力,背上的伤口瞬间喷出无数金色血液,让它刚努力站起来的身体,惨叫倒地。

    轰隆……扬起一地烟尘。

    它的瞳孔,却死死盯着黑色太阳,一刻不曾移开。四肢无力地蹬着,拼命都想站起来。

    半空中,秦夜和阿尔萨斯也感觉到了,他们已经冲过了阎罗印碎片,然而,此刻下方的光芒消失了,成为一片黑暗而深邃的海洋。

    “艹!”秦夜忍不住了,这可是自己的心血,自己的国土!

    看一眼……就看一眼!无论如何,都想看一看!

    全速冲刺中,他咬牙回头一看。

    目光所及,一片土地凭空生成。上面有流淌着火焰的河水,有血红色树叶的树木,还有好几栋古色古香的华国建筑。

    一点点绿色鬼火四处飘摇,如同夏夜萤火虫。血红的灯笼挂在每一栋建筑屋檐下,依稀可见黑色的“秦”字。

    死灵的国度。

    亡魂的天堂!

    能看到的大约五十米范围,其他的地方还是一片黑雾,根本没有扩张开。阿尔萨斯尖叫道:“走!!!一周内,最迟一周它会自动扩充完毕!不走就等着留下来喂谛听吧!!”

    “嗡……”突然之间,阴气彼岸花的花瓣缓缓收缩,就像午夜昙花,惊鸿一瞥。不过数秒之间,就形成了一个阴气的漩涡,而且肉眼可见,在缓缓扩大!

    下方,谛听沉重的身体倒地,眼中满含恨意地看着空中两道飞奔的身影。

    可恨……可恨!!

    地府初成,展开的威势在天道保护之内,它根本无法伤及地府分毫。这才让那两个小贼逃过一劫。

    “虎落平阳……”它满是尖利牙齿的嘴里吐出四个字,喘气喘得如同风箱。看着那两个越来越远的身影,猛然再一次张开嘴,一道苍白色的光华轰然爆发!

    这一击,仿佛用尽全力,它全身

    的金色都暗淡下来。双目悄然合上,竟然撑不到看到结果的时候。

    快。

    极致的快。

    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地府的彼岸花已经收拢起来,没有再能为秦夜挡下这一击。而当秦夜发现的时候,这道足足十米粗细的光柱,已经距离自己不足百米!

    不是才发现。

    而是根本反应不过来!

    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冲击得秦夜几乎窒息,光柱所过之处,就连幽冥界都出现了一条赤黑的划痕。这一瞬间,他第一次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他不怕死,但痛恨死亡,下一次复活再也记不得这一世的事情,从头来过……他珍惜自己的过去。

    “该死!!!”他怒吼着转身,逃不过了……手中一紧,阴差服如龙狂舞,用尽全力爆发出所有阴气,怒喝一声斩向光柱。

    一个不到两米的拘魂。

    面对重伤濒死的谛听倾尽全力的一击。

    远处看去,若蚍蜉撼树。

    “给老子……”青筋暴起,眼睛都红了,拼命怒喝道:“破!!!”

    然而,有人更快。

    一个球,在秦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光柱前方。

    时间仿佛停滞,光柱距离秦夜不过二十米。

    一道五颜六色的身影,满头黑发如同万蛇出洞,舌头垂到地面,赫然以虚影状态出现在封魂球外。

    “阿落刹娑……”秦夜愣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种时候……阿尔萨斯居然出来了……

    “呵……”阿尔萨斯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本宫居然也冲动了呢……”

    “小鬼……新地府的重建,看来只有你自己走了……”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她身侧燃起无穷无尽的鬼火,方圆足足百米,若群星拱月。远超秦夜的星星点点,那是……天火燎原!

    明明鬼魅的一刻,在秦夜眼中,此刻的阿尔萨斯,却仿佛上圣观音,身后星罗棋布。

    鬼,也有人心。

    她,同样懂感情。

    面对下方暴涨的白光,阿尔萨斯睁开了猩红的眼睛。淡淡道:“万鬼噬魂。”

    0.1秒。

    短短的0.1秒。

    阿尔萨斯身后聚集了成千上万……不,数万骷髅一样的绿色阴灵,随后,疯狂朝着下方的光柱冲去!

    轰隆隆!!

    交接的刹那,幽冥界都在震颤,任何幽冥界中的生物,全都感觉到了两位阴差大能的正面交手。

    如果说谛听的一击是开辟世界,阿尔萨斯的一击就是星河倒卷。

    判官对阎罗!

    “扑!!”秦夜一口血喷出,脑海中瞬间失去了意识,冲击太过强烈,他什么都不知道了,断线风筝一样直接被冲到更上方。

    没有任何人知道。就在阎罗印初成的那一刻,存在了千年的酆都城。被淹没在三峡下的酆都城,随着无声的闷响,全体崩塌。

    旧地府逝去。

    新地府建立。

    从此之后,没有十殿,没有十八地狱,没有六道轮回。

    只有一座名为地府的……村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