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在诸夏当大王 > 第八百四十八章嚣张狂妄熙云侯

第八百四十八章嚣张狂妄熙云侯

    第八百四十八章嚣张狂妄熙云侯

    刑天黎不同于纨绔胞弟刑天明,他天资超绝不说,自身亦极其勤奋上进,历经磨炼,一身修为已然臻至五品大后期,实力极其了得。

    一声大吼,五品大后期炼气士的威压肆虐全场。

    刑天黎目次欲裂,瞪着姚云,眼眸中满是怒火,恨不得立即动手,将姚云大切八块,为弟报仇!

    “吼你娘~”

    秃头龙见刑天黎竟敢冲着自家世子大吼大叫,兴师问罪,本着帮亲不帮理的原则,他一抬手,如万山压顶一般将暴怒的刑天黎按了回去。

    刑天黎颇有祖上风采,心中不忿,哪怕面对鬼神强者,他亦有勇气挥戚而战,当即嘶吼一声,体内刑天元气大放,战意昂扬。

    姜无虚、公孙武二人也并没有示弱,气势大放,虽没有出手,但是俨然站在刑天黎、帝子启这一边,与熙国众人对峙。

    一时间,场面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架势。

    姚云摆摆手,示意秃头龙住手,面色如常对着刑天黎、姜无虚等一众中土帝族神裔道:“他们三人的确是孤杀的!”

    听闻姚云毫不掩饰地承认,顿时场中一片哗然,交头接耳之声不绝于耳。

    这下事情大发了。

    一个不好就是震动诸夏天朝的大事。

    姜无虚、刑天黎等人更是气得吐血,熙侯太嚣张了,杀了人不说,脸上竟丝毫没有悔意,反而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

    是的!

    他们竟在姚云身上看到了怒火与戾气!

    姜无虚见姚云面色不善,心中的怒火反而消失大半,心中生疑,皱眉问道:“熙侯,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刑天黎虽然冲动,但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一见这情形,他也冷静下来,瓮声瓮气道:“熙侯,无缘无故,你为何杀我族中兄弟?”

    姚云敢当众杀人,自然不惧这几家帝族神裔发难问责,他不仅不心虚,而且还向他们发难。

    “你们好意思问孤,你们几家教子无方,竟让这群纨绔子弟在我熙国搞风搞雨,偷猎孤名下美人鱼,打杀孤的麾下臣子,正好被孤撞见,孤岂能饶了他们,他们死有余辜。”

    姚云环顾四周,见他之前锁定的六道气息远遁,当即面沉似水,怒气勃发!

    “不仅如此,还有六人作为帮凶,趁着孤与帝子启交手之际畏罪潜逃,孤限你们姜氏、公孙氏、刑天氏两日内交出罪犯,由孤押入熙都大牢,否则统统逐出南荒!”

    一向嚣张惯了的中土帝族神裔片刻间失神了。

    杀了人不说,还想让人继续交人。

    这也太嚣张了!

    刑天黎怒了:“熙侯,你欺人太甚!”

    帝子启也有些瞠目结实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姚云竟然这么硬气,这时候还想着抓那六人问罪,简直目中无人,就算是他这个帝子,也不敢这么嚣张啊!

    太狂妄了!

    帝子启看白痴似的看着姚云。

    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

    帝子启见姚云犯了众怒,这时候也没想着动手找回场子,而是裹挟众怒,对姚云声讨:

    “姚云,你太无法无天了,本帝子可以作证,公孙婴、刑天明、姜广三人根本没有杀妖,那丧命的妖怪自身寿元大限到了,受惊而死,你小题大锁喊打喊杀,当着本帝子面残杀帝族神裔,手段凶残,罄竹难书...”

    众人一听帝子启将事情经过娓娓道来,一个个瞠目结舌,熙侯竟是在帝子启出手的情况下,当着帝子的面杀了三人,难怪帝子如此暴怒!

    刑天黎肺都要气炸了,呼呼呼喘着粗气,就像一头择人而噬的洪荒猛兽,目光冷的可怕。

    姜无虚、公孙武二人还算镇定,不过一个个脸色也不太好看,显然是被姚云气得不轻。

    “熙侯,你太过分了,先别说公孙婴三人是无意误杀了一头美人鱼,就算是真杀了,那又如何,你犯得着要他命的性命?”

    “熙侯,你过了!”

    “熙侯,你难道想挑起战争?”

    ......

    一群帝族神裔顿时炸开锅,怒火勃发,太嚣张,太狂妄了!

    “熙国乃是孤的封土,疆域内生灵皆是孤的子民,杀孤的子民,孤惩恶,杀人偿命,此乃天理!你们若是不服气,大可以向天子告状!”

    姚云哪能被他们给唬住,这里是熙都,是他的地盘,一群帝族神裔喊得再凶,那也不过是色厉内荏,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有本事你们去帝都告御状,

    告赢了算孤输!

    一方诸侯对自己封地有着极高的自治权,就算是天子也尊重三分,不会指手画脚,帝族神裔来熙国犯了事,遭到国君惩罚,这本是理所应当的事。

    真要告起状来,即便姚云他下手重了,他首先就占着理字。

    另外抛开这件事本身对错与否不谈,南荒诸国对中土各大帝族神裔入驻南荒多有不满,天朝装聋作哑打压南荒,本就心虚。

    这时候帝族神裔纨绔在地方为非作歹,犯了事,被熙侯怒而杀之,上报天朝,去天子那里告御状,天子能给他们做主?会惩罚熙侯姚云?

    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能看清楚形势。

    天子与天朝诸侯根本不会为了这点小事惩罚熙侯。

    相反,此事若是捅到帝都,天子与朝中诸公甚至会反过来安抚熙侯,训斥他们!

    向天子告状?

    笑话!

    想明白这点,姜无虚、刑天黎、帝子启、公孙武等人楞在原地,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熙侯,你...”

    姚云见他们似乎看清楚了局势,当即下定决心,乘胜追击,丝毫不留情面。

    杀公孙婴三人只是立威的第一步,人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所以他需要把剩下六人抓回来,关入熙都大牢,以此来威慑、警醒后来的帝族神裔,让他们明白一个道理。

    熙国不是法外之地,不是他们肆意妄为的逍遥窝!

    “与公孙婴同行六人乃是从犯,罪不至死,按照熙国律法,他们将判处三年以上、十二年以下有期徒刑,目前六人畏罪潜逃,不见踪迹,孤将继续追查,若是尔等帝族神裔包庇罪犯,你们中土帝族神裔日后别想开拓南荒!”

    中土帝族神裔:“.......”

    帝子启、刑天黎、姜无虚、公孙武四人更是气得吐血。

    “熙侯,你欺人太甚!”

    大吼一声,四人全身气势大战,大有和姚云、秃头龙、流苏、二长老等人拼命的架势。

    然而就在这时,一团血云从远处疾驰而来,一头血色巨兽踏云而来,在其身下,黑压压一片钢铁洪流。

    “末将苍蛮救驾来迟,还请大王恕罪!”

    赫然便是苍蛮率领五品镇国精锐之师【窫窳神军】抵达,将整个英水湖团团围住。

    刚想动手的帝子启、姜无虚等人见状,一个个顿时焉了,一位地祇神灵外加一支五品精锐之师,他们动手那真是自取其辱!

    姚云见帝族神裔受五品精锐之师震慑,当下更是从容,发下了最后通牒:

    “此事你们做不了主,还是向族中禀报吧!

    限你们两日内交出犯人,否则孤把你们统统逐出熙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