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四洲传奇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最终战 上
    “王林怎么了?”吴毅刚听排骨和尚这么他也是一惊,排骨和尚可是宗门内最强大的那一波人,出动了他,这就说明这事绝不简单。

    此时,已经有一些菜品陆陆续续的往上端了,排骨和尚大大咧咧的往那一坐,也顾不上回答吴毅刚的话,张开大嘴疯狂地开始了吞吸!

    看着排骨和尚这吃相,在座的六人已经全都惊呆了!

    无色虽然吃的狂猛,但人家也算是用手拿着一口一口吃,可排骨和尚倒好,根本不用手,用嘴一吸,一盘子菜就没了。

    刚才无色还夸他师傅的十级玄功吞天噬地如何了得,现在看来,还果真是吃而创立的。

    排骨和尚不说王林的事,众人也不好再问,就这么在一旁干坐着,陪着排骨和尚慢慢吃完这三桌子饭。

    伸个懒腰,打个饱嗝,排骨和尚揉了揉依然扁平的肚子,站起身来道:“这里的饭菜还算不错,不过就是海鲜有点多。走吧,去你们住的地方,把玉临风也叫上。”

    众人赶紧在前带路,排骨和尚不紧不慢的跟在大家身后,不时地问问无色的修行,顺带就指点指点。

    不一会,众人回到房间,不用专门去叫,排骨和尚意念一扫之下,玉临风,空得,空瑞三位随后就都到了这间屋子里。

    “排骨前辈,您怎么来了?”玉临风行了一礼,颇有些惊讶地问道。

    排骨和尚找了个椅子坐下,伸手布置一层隔音屏障,在王林的感觉中,排骨和尚就像只挥了挥手,至于什么能量罩,屏障之类的,他根本就没感觉。

    “前段时间碧海帮的弟子跑到咱们洛城去了,原本这也没什么,可是后来,洛城现城主洛文天汇报,说是这些人都在四处打听孙春阳和王林的下落。”

    排骨和尚说到这,玉临风看向王林道:“你真的认识孙春阳?”

    王林点点头,道:“孙春阳爷爷救过我的命,我已经认他做爷爷了,我的叠力,还有吸取妖兽精华的蕴藏,都是孙爷爷教给我的。”

    听到王林肯定,玉临风站着久久不语,只是他带着面具,也看不出到底是什么表情。

    “师傅,怎么了?”邱一飞不禁问道。

    玉临风叹了口气,道:“如果是这样,那就有些麻烦了。孙春阳现在虽没有问题,但毕竟当初屠戮过整个帮派,还有他的蕴藏,当初被大家称之为魔功,可见世俗对他的看法颇深。”

    “可是,孙爷爷一是为妻儿报酬,二也是那个门派本就作恶多端啊!”王林有些急切,他当然明白,如果落实这件事,往小了说自然没事,但是真要认真起来,那可就麻烦了。

    “要放到往常,这根本不算什么,可现在正是最后决战时刻,碧海帮怕是会在这上面大做文章。”玉临风也觉得此事颇为难缠。

    空瑞此时问道:“排骨前辈问碧海帮的调查结果如何?”

    排骨和尚道:“哦,他们没查出什么来,只知道王林当初打过一段时间铁,好像跟一个常年居住洛城的将死老头在一起住过,别的什么都没问出来。”

    王林心道,这肯定是洛文天在帮他,虽然洛文天实力不强,但在洛城,以他的本事,绝对是只手遮天,不想让你知道的,你绝对不会知道。

    “那就没什么事。”空瑞语气轻松了不少,“就算碧海帮以后提出这事,咱们矢口否认,至于玄功技法,王林你不是有一个亚神级的朋友么,就说是他教的不行了。”

    王林点点头,如果碧海帮没查出什么结果,最后把一切推到黑王身上就是了。

    “嗯,先把比赛进行完了再他们要死缠着这个事不放,说不的到时候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据说碧海帮有几头上古洪荒异兽,我可以去尝一尝。”排骨和尚说到这还吧唧了下那薄薄的嘴唇,看的众人是一阵心寒。

    这晚,王林泡在妖兽精华液中久久不能平静。他总是心神不宁,一直在想,碧海帮这次最后的冠军真是不惜血本,洛城没查出问题,那么其他地方会不会有什么破绽。

    漫漫长夜很快过去,天刚蒙蒙亮,王林就听到街上熙熙攘攘的嘈杂之声。

    “看来逐鹿城的民众都很兴奋啊!”吴毅刚他们也从修炼中醒了过来,打开窗户看了看,不由得笑道。

    众人吃过早饭,一起步入中心大角斗场。

    此战虽然至关,但对于禅宗来这并不算什么太难的战斗,所以大家也么什么紧张的。能破了碧海帮的防御,碧海帮根本不值一提,破不了碧海帮的防御,那么他们怎么也是个输。

    就看比赛开始后,王林能对碧海帮那些人影响到什么程度,还有吴毅刚周瑶无色三位碧海帮的领域中会受多大压制了。

    此刻,满场观众已经爆满,这次的比赛没有抽签决定比赛顺序,而是四洲钱行直接定下,第一场比赛是天顶门对战散修一队,第二场,则是今天的重头戏,也是这天下青年才俊大赛最后一场对决,禅宗对战碧海帮!

    这些,对于参赛选手来说自然没什么要紧,反正四支队伍两两比赛,早点晚点也没什么影响。

    第一场比赛,就在众人想着吴横会不会收走羿元中的长弓时,只见羿元中竟然拿出一张较短的弓来,真气灌输洗下,只是一个地阶武器而已。

    “这羿元中也挺聪明,知道吴横的技能有次数限制,他肯定准备了不少长弓。”见到这景象,观众立即觉得有些意思了。

    在吴横那堪称变态的技能之下,若是羿元中还傻傻的一上来就拿出他惯用武器,这比赛也太没意思了。如此这般,这样斗智斗勇的比赛才有看头。

    不过,只有与吴横交过手的人知道,如果羿元中不用他那张长弓,恐怕是破不了吴横的盾牌防御。

    果然,在羿元中变着样进攻了一翻后,他骇然发现,自己的攻击根本就打不透吴横的盾牌防御,甚至说无论他射出去的箭矢如何分散,吴横的五盾联防都能轻易防住。

    “曹机械,你上,顶住吴横的防御,不然我的箭矢打不进去。”羿元中只能靠曹机械那些机械傀儡帮他分散吴横的防御,而他的搭档娥双儿和其他两位防御手,早就被天顶门其他人的法术攻击缠住,别说脱身,能保护好身后的三人就已经不错了。

    南宫燕剑术虽高,奈何没有远程攻击,要她自己一个人往上冲,那无疑跟送死没什么两样。

    “哎,燕儿啊,这场比赛你们克制不了吴横,耽误的时间越久你们获胜的机会就越渺茫啊!”吴毅刚看着比赛这般尴尬,都有些不忍心看下去了。

    天顶门远程攻击力度虽不如彩凤谷,但那得看跟谁比了。面对这种散修临时组成的小队,天顶门三位攻击手的威力依然是威猛绝伦,甚至不可抗拒。

    程本威此刻什么都没做,攻击有柯建新,殷涛和褚一伟,防御一个吴横完全就够了,他跟木属性任天翔在队伍中跟打酱油一样无所事事。

    甚至在曹机械的傀儡围上来之后,天顶门依然显得从容不迫。吴横的五盾连防由抵挡攻击变成了保护他们六人,管你围着多少傀儡,攻来多少箭矢,全都给你挡下就成。

    “你们看你们看,这天顶门实在太可恶了!曹机械那些傀儡基本上没人拦截,那三人的攻击全围着我家燕儿去了,搞得燕儿都没法近身,哪有他们这样欺负人的!”吴毅刚指着赛上场气愤的叫道。

    众人心里不由吐槽,这可是比赛,你的燕儿面对的不是你这个情郎,而是一堆必须打败她的对手!

    “得亏咱们是以你跟王林为双核心的团队,要是以你这样,咱别说赢人家散修一队了,能不完败就算好了。”无色忍不住挖苦。

    “那上一场对战彩凤谷,王林不也是上来就被那个小给轰下去了么!”吴毅刚还不服气。

    “人家小姑娘虽然漂亮,但王林小师弟那也是在积极战斗中被打下场的,比你这个见面就软绵绵的家伙强多了!”无色怼话。

    王林把头扭过去,这俩人怎么说着说着就把他给捎带上了,要是他们知道黄莹莹跟他关系匪浅,指不定还怎么说呢。

    赛场上,此时的形式已经近乎明了。羿元中不拿出他趁手的长弓,那他根本就攻不破吴横的防御,娥双儿与另外两位防御性选手全力抵挡天顶门三位攻击手的进攻,甚至在天顶门三位攻击手捎带还阻止了南宫燕近身的情况下,他们的防御都已经是岌岌可危。

    曹机械的傀儡看似众多,而且进退有序,可在一招一式上却是粗糙无比,就算与羿元中的箭矢配合,也根本攻不破吴横的防御。

    在羿元中终于忍不住拿出他那一人多高的长弓,下一刻就被吴横收走之后,这场比赛已经没有了悬念。

    这场比赛,天顶门以全胜的战绩战胜了散修一队,最终团队赛天顶门得分是负一分,超过了彩凤谷的负五分,确保第三名的成绩。

    接下来,就是万众期待的禅宗对阵碧海帮之战,也是最后冠军的争夺战了!

    站在比赛台上,互相看着眼前对手,两队队员眼中都爆发出强烈的战意,不过禅宗那是源于实力,而碧海帮,则是源于碧海珠了!

    “两队队员一定谨记,比赛点到为止,切不可痛下杀手,明白了吗。”裁判例行公事一般的嘱咐。

    “明白!”双方队员答道。

    “好了,各自就位吧,对了王林。”裁判在这时突然叫住已经转身的王林,说道:“有时间麻烦你替我向你孙爷爷问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