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曹魏臣子 > 第三五四章、拾得人生陌路时
    春三月,刘巴在刘璋的殷殷期盼中,姗姗归迟。

    他没有带回来狡狐对刘璋的许诺,却带回来了狡狐的善意。

    陈恒从三月份开始,就要将荆州贩卖入南蛮的盐巴,价格上扬了一成,份额也要减少五分之一。

    给南中蛮夷的理由,是从扬州运盐巴的商路,被江东给袭击了。导致供应量减少,成本也在上升。南中蛮夷对此,无可奈何。只能有事没事的,咒骂着江东孙权几句。

    但此举,却是将刘璋给弄糊涂了。

    巴中之地的过渡,是件牵扯到了许多人利益的大事,不是一朝一夕能办成的。

    狡狐既然都做出了盐巴让利的行动,那么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也是一个信号:曹军对刘璋能归顺、兵不血刃得到巴中,还是抱着希望的。

    但是刘璋无法理解,狡狐为何要一句“时机未到,不可说也”来膈应人呢?

    这云里雾里的,连才智过人的刘巴都给搪塞了,他刘璋又怎么能理解得了!又怎么能做出彼此表示善意的举动?

    有事直接说,有要求直接提,不就行了?

    刘璋心里腹诽不已,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揪着胡子暗自羞恼不提。

    却没想到,刘巴声音悠悠的,又给刘璋来了一句,“明公,狡狐在某归来之前,还托某给黄公衡捎个口信。”

    “哦?给公衡口信?”

    刘璋一脸的诧异,将眉毛杨得好高。

    狡狐有事不让刘巴带回来给他,反而带给黄权?

    难道,是因为黄权是巴人的关系?狡狐所谓的时机未到,是指需要时间,让巴中之地过渡的时候,巴中籍军士愿意归曹军统领?

    “然。回禀明公,狡狐让某捎去的口信,乃是其庶子陈仇在两月后成亲。”

    额......

    刘璋默然。

    他觉得,刚刚的猜测对了,所以也变得有些愤怒。

    都说人走茶凉,乃世之常态。

    然而,他还在这里呢!还是巴中之地的掌权人呢!这狡狐明目张胆的,借个庶子的婚宴,公然邀黄权?

    是不是太过分了!

    再说了,若是狡狐直接将他的意图,透露给黄权等人了。那么,以黄权、严颜和庞義等人为代表的军方,还会继续忠诚于他刘璋吗?

    一个为了自己的利益,抛弃手下忠诚的主君!

    难道狡狐这是打着让某威信尽失,好让巴中之地的兵卒,死心塌地的变成曹军?

    刘璋的脸上,愠色渐渐明显。半晌,又变成了惆怅不已。

    他忽然觉得,自己让刘巴去荆州找陈恒,就是一步昏棋。将自己的把柄,给送到了阴狠狡诈的陈恒手中。

    变成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哎......

    心中一声叹息,刘璋变得意兴阑珊,变相的给刘巴表示自己想独处的意思,“此番先生去荆州,多有辛苦,孤就不继续叨唠了。”

    “不敢,某告退。”

    早就人情达练的刘巴一听,立即就起身告辞而去。也在心里,悄悄的按下了继续给刘璋解释的心思。

    本来,他洞悉了狡狐此举,是更深层意思的;也是想分析给刘璋,让其作出更加适当应对的。但是呢,既然刘璋都先入为主的,陷入了自己的心境中,那就算了吧。

    他刘巴此番给刘璋谋求未来,已经算是报答了刘璋的收留之恩了。

    是的,刘巴从来都没有将刘璋,当成可以依附的明主。

    他只不过是觉得这些年他在蜀中,刘璋对他有礼遇,变有了寻个机会报答的心思罢了。从蜀中跟来江州,到现在的出使荆州,都是这个原因。

    而且他觉得,就算刘璋看不透,以黄权之才智,也肯定能看到透。自己没必要,再画蛇添足了。

    的确,黄权得知后,便猜到了狡狐之邀的意思。

    所以呢,他当即就跑来找刘璋,张口就扔了句话,“主公,狡狐邀某去荆州,乃是在表示,我军在三五年之内,都无须担忧曹军来袭矣!”

    好嘛,刘璋一脸愕然。

    他还真没想明白,黄权怎么会冒出这句话来。

    等黄权细细解说了一遍,他才恍然大悟。同时,心里也终于明白了,狡狐所谓的时机未到,是什么意思。

    去岁的大战,曹军也同样是元气大伤,想再起刀兵,也是心有余力不足。

    但是一旦这个时候,曹军得到了巴中之地,汉中的张鲁、蜀中的马家军,都会趁着曹军立足巴中未稳,出兵攻打曹军!

    无论自身出兵的条件,有多么艰难,都不会放弃。

    因为巴中之地,如今的战略地位太明显了。曹军得了,就变成了从关中和巴中夹击张鲁、马超的局势!

    如此一来,曹军仰仗着坐拥半壁江山的实力,和强大的恢复力,迟早会将汉中与蜀中活活耗死在战争的泥潭中!

    是故,手中兵卒很少的狡狐,在这个时候,不染指巴中之地,也不奇怪。

    当然了,黄权不知道,刘璋想归顺朝廷的心思。

    他觉得,此番狡狐之邀是个诚意,意味着和曹军商议暂时止住刀兵的协议;意味着刘璋军可以暂时的减少一方敌人。

    所以呢,他在刘璋面前,一阵兴高采烈的,分析着己方没有三面受敌了以后,提议着各种发展的措施与谋划,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让刘璋的脸色有些尴尬,心里更是愧疚不已。

    但是,最终,刘璋口里吐出来的言辞,都是“公衡之言甚好”、“就依公衡之谋”、“善”,等等敷衍。

    哎!

    忠心耿耿的黄权,在离去的时候,还是一脸的壮志酬筹呢!

    还在思索着,届时见到狡狐后,该怎么凭口舌之利,让从荆州贩卖去南中的盐,能再减少点份额呢!

    对于自己被黄权给惦记,狡狐并不知道。

    他最近是真的很忙碌,不光是政务。

    因为他的总角之交高柔,女儿今岁及笄了。也正从陈留圉县乘坐着马车,在家中长辈的陪伴下,赶来荆州南郡的路上。

    在建安十年、公元205年的时候,高柔随着投降曹老大的高干,回到许昌,就和陈恒有过约定。两家结成姻亲,将女儿许给陈仇。

    今岁,是两家兑现约定的年份。

    同样,也是狡狐借机清点,在曹营中二十多年,他积攒了多少利益纠葛的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