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神医喜多多 > 第四百四十七章、来到墨城

第四百四十七章、来到墨城

    云霄之上,多多三人御空而行。

    整个北冥大陆的天气极好,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能见到薄薄的白云。或许正是如此,这块大陆才不保温,使得阳光的热量扩散加速,温度低下。

    寒冷的风并未因为三人身在高空而便暖和,反而更加的冰冷。

    好在多多与胖墩的修为够高,因此根本不惧这寒风。豆儿有火龙甲抵御寒风,外加上之前在好再来客栈喝下的烈酒,此时也不觉得寒冷。

    不自觉间,时间过去十日,三人经过了不少城镇,但是这些城镇都是小型的城镇,因此他们并未降下歇息。

    待过了一个月,三人终于来到一座巨城,这座巨城名为墨城。

    此城为何取名叫墨城,得名于这座巨城是建立在黑色土地上,此地土地肥沃,每年可以生产大量的五谷杂粮,由此养活了很多人。

    人多了,踏入修真之门的人自然也多,因此墨城是一个修真者聚集的大型城市。

    除了这片土地出产大量的粮食外,这里还有各种矿场,这使得墨城成为北冥大陆有名的巨城。

    多多三人从天而降,然后从城门而入。像这样的巨城有好些城门入口,每个入口都有护卫把守。多多三人身上,除了胖墩之外,都散发着灵力,因此被守城的护卫阻拦下来。

    “三位,你们来墨城有何事?有入城令牌吗?”护卫甲询问道。

    多多摇摇头,“我们是第一次来到墨城,没有你所谓的入城令。”

    “三位对不起了,没有入城令,你等修真者不能随意进入城内!”护卫甲提醒道。

    “请问我们如何才能入城?”多多好奇道。

    “入城有两个条件,满足其一即可:第一,有入城令可以进入;第二,没有入城令着,需有入城令者担保也可带你们入城。”护卫甲回道。

    “可是我们这两个条件都不符合!”多多示意道。

    “那你等三人不能入内!”护卫甲丝毫没有网开一面。

    豆儿来气了,肚子本来咕咕叫,这么久没有吃东西,现在竟然不让进去,这还了得。她走了过去,伸手便是一巴掌。

    啪!

    接着护卫甲的脸上肿起老高,其他护卫见此,立马把三人围困起来。

    “你们竟然打人,不想活了?”护卫甲恼怒道。

    豆儿不以为意,“怎么滴,想人多欺负人少吗?尽管放马过来!”

    多多见这些护卫不识抬举,并未阻拦豆儿。

    胖墩见师父没有出声,他也当做旁观者。

    “上!”护卫甲见对方如此嚣张,更是不服气,于是挥拳向豆儿打去。

    豆儿与这些守城护卫的修为都是元婴期,只是豆儿身上穿着火龙甲,其防御与战力都得到明显的提升。

    六个守城护卫很快被豆儿打翻在地,一个个痛苦哀嚎,那护卫队长见打不过,立马使用传音石发出警报。

    很快一队人马,约三十人骑着大马赶来。

    为首者身穿银色战甲,手持长枪,看似威风凛凛。

    “在下灵戍,三位为何打伤我的手下?”来人大声责问道。

    豆儿迎上前去,应道:“这几人该打!鼠目寸光,狗眼看人低!你若不平,也可放马过来!”

    灵戍怎么说也是见过大世面者,豆儿一个元婴初期的女孩子,这么狂妄,自然是有人撑腰,她身后的两个男人恐怕就是其靠山。对于多多的修为他看不透,不过胖墩的修为竟然没有,这唯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对方的修为高的吓人,他根本看不透;还有一个可能便是对方真的为凡人,只是他宁愿相信第一个可能。

    “灵谦,说说怎么回事!”灵戍对着守城队长问道。

    “回将军,这三人没有入城令!也没有人接应,我们怀疑他们进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灵谦如实道。

    灵戍见此,拱手道:“三位,你们或许是从远方来,不明白此城的规矩。不管三位是出于什么原因,来者是客,欢迎你们来到墨城!”

    “哎,你的眼力比较好,不像那几条守门狗,什么人都想拦,也不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你叫灵戍?我问你,灵妙可你可认识?”豆儿问道。

    “不知道友与灵小姐是什么关系?”灵戍见对方能够说出灵妙可的名字,猜想这二女或许是好朋友。

    “你别想多了,我与她没有丝毫亲戚关系,我是来要账的,这是她写的欠条,你看清楚了。”豆儿把欠条拿出来,然后让对方看个清楚。

    只是灵戍不过一个守城将军,哪里管得了对方的欠条是真是假,回应道:“三位,很抱歉,在下职位低微,还没有资格管林小姐的私事,你们若是想向林小姐要债,还请前往冰城。”

    “对了,墨城有通往冰城的传送阵,三位可以通过传送阵过去,如此可以节约不少时间。”

    此时灵戍像送瘟神一样,希望三人赶紧离去,若是在墨城出了事,他可承担不起。

    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认识灵妙可,此女被称为灵氏万年来第一炼丹大师,她在北冥大陆的药师公会学习后,其炼丹水平飞速提升,一举成为紫袍炼丹师,不久前又在丹城黄袍争夺大会上成为黄袍炼丹师,其地位在灵氏帝族已经远超很多的长老。

    更重要的是,灵妙可乃是当今灵氏帝族族长灵震北的独女,其地位更是超然。

    灵妙可不仅人长得美,追求者无数,因此许多北冥大陆的青年才俊都想结识这位才女。

    只是能够与之结识者少之又少,更何光让此女欠钱。灵戍不傻,自然不想蹚浑水。恨不得立马让多多三人离开,如此才睡得安稳。

    只是豆儿与胖墩都饿了,豆儿道:“你也想赶我们走吗?”

    “不不!姑娘误会了,我只是不想耽误三位的行程罢了。”灵戍辩解道。

    “既然你不想把我们赶走,那我们便在墨城吃饱喝足后才离开。你们也不用跟着,我们三人不会在城内打架斗殴的。”说完豆儿来到多多身前,然后挽着对方的手示意吃饭去。

    三人没有停留,越过灵戍等人,然后沿着大街大摇大摆的走去。

    “将军,就让他们这样轻易进城啦?”灵谦此时有些委屈,本以为对方会为他出头,奈何对方不仅没有阻拦,还任由他们三人大摇大摆的进城。

    灵戍无奈道:“你小子被揍真是活该,做人办事一点都不知道变通,你们没有看出来吗,这三人没有一个简单的。首先说最弱的那个姑娘,你们见她身上穿的战甲,就算我的白鳄甲都是远远不如。虽然我不知道那红色战甲是什么材质打造的,但是从其散发的气息看来,绝非凡品。”

    “你们想想,一个元婴期姑娘,何德何能,她穿得起那么高级的战甲,能是普通人家的弟子?”

    至于多多与胖墩,灵戍都不说了,因为这二人不显山不漏水,更是神秘不测,丝毫没有看见他们紧张的样子,这唯有一个可能,那便是对方丝毫没有把所有护卫看在眼里。

    在绝对实力面前,人数再多也是枉然,这也是人仙高手不出手,但是其震慑力不可忽略的主要原因。

    在人仙眼里,一切都是蝼蚁,并非数量可以弥补。再说了,若是人仙高手打不过,他们可以飞升仙界,因此在所有修真者眼里,他们便是神,对于神明,每个普通生灵都必须抱有敬意,否者那便是亵渎神灵,最后的结果就是自取灭亡。

    在北冥大陆,唯有灵氏帝族有人仙高手,且已知的仅有两位,一位便是灵妙可的父亲灵震北,另外一个是其大伯灵震天。

    在丹袍争夺大会时,灵震天为了儿子灵俊求丹药,正是希望这个儿子继承祖业,成为灵氏帝族的族长。

    按理灵震北作为人仙高手无需再任族长,奈何灵俊的修为不到大乘期,因此不符合族规。至于灵妙可是女人,她更不可能继任族长,因此灵震天与灵震北都把希望寄托在灵俊身上。

    言归正传!

    灵谦等六人是白被揍了,接下来还得继续守卫城门。

    至于灵戍吩咐六人机灵一些后,便骑着白马转身离去。一群人行进了不久,灵戍令道:“你们两个跟着那三人,若有什么差池,我拿你们是问!”

    “是,将军!”两个护卫领命而去。

    多多三人进了一家名为百香楼的客栈,客栈之内人来人往,生意极好。

    店里的小厮见三人进店,立马迎了上来。

    “三位客官,你们是吃饭还是住店?”

    “小二,给我们来一头烤全牛!”豆儿抢话道。

    “哟,仙子,烤全牛需要一些时间,不如先来一些其他美食如何?”小二的嘴甜,直接叫豆儿仙子,让对方很开心。

    “好吧,听你的,把你店的所有好酒好菜都给我们三人来一份。”豆儿也不怕吃不完,回应道。

    “好的,三位请找位置坐下,好酒好菜立马上桌!”接着小厮离去。

    多多摇摇头,“你这小丫头越来越像个男孩子,将来谁敢娶你!”

    “爹,我可没想要嫁人,以后,永远,我都陪着你和娘 。”豆儿丝毫不在乎道。

    胖墩打趣道:“师妹,若是你遇上心仪的男子该当如何?”

    豆儿想想,道:“这天底下若是没有比我爹厉害的男人,我都不嫁!”

    “嘿,师妹,这可就难了!估计你这辈子恐怕都嫁不出去了。”胖墩提醒道。

    “哼!我就是没想嫁出去。”豆儿坐在凳子上,其架势,俨然是一个豪爽的女汉子。

    不久店里的小二把酒菜端上桌,只是在这家客栈,条件要好许多。每一张桌椅下面都暖气,这让多多三人不得不佩服北冥大陆的人的劳动智慧。

    三人喝着小酒,吃着肉,这些日子的疲惫很快散去。

    “师妹,那两个护卫盯了我们很久了,要不给他们一点颜色?”胖墩试探道。

    不等豆儿回应,多多的眼神已经盯着她,这是警告她不要胡来。

    豆儿笑笑,“爹,我不会惹事,只是人家辛苦的盯了我们那么久,我去给他们送点酒肉总没有错吧。”

    多多不语,拿这个女儿没有太多的办法。

    豆儿拿着酒肉来到两个护卫身前,笑道:“两个兵哥哥,你们站了这么久,应该也累了,这些酒肉送你们吃了,免费,不要客气哦!”

    两个护卫一听是免费的,于是道了声“谢谢”,便接过酒肉吃了起来。

    只是二人吃了没有几口,忽然眼前一晃,昏倒过去了。

    待他们醒来只是,已经来到一间客房,二人起身,然后来到楼下,此时哪里还有多多三人的踪影。

    “两位军爷,你们醒了?结账吧!那三位客官说你们请的客。”店小二提醒道。

    “胡说,我们什么时候说要请他们吃饭?”护卫甲生气道。

    “军爷,口说无凭,你说没有请他们吃饭,为何他们会对你们那么好,不仅送你们酒肉,还让两位姑娘陪你们?”店小二解释道。

    “姑娘?姑娘在哪呢?”护卫乙也郁闷了,之前就吃了豆儿几口酒肉,其他的什么都没干,现在店家竟然让他们出钱,这也太冤屈了。

    “两位军爷,两位姑娘早走了,这是票据!你们可不许耍赖。”店小二把票据拿出来,让两个护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要钱我们没有,想要去城主府要!”护卫甲说完,与护卫乙大步离去。

    客栈的小二不敢阻拦,于是把票据交给掌柜,然后让对方去城主府要钱。他们自然不担心钱要不回,百味香客栈也是有后台的,且后台就是珍宝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