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重生八零之军少小萌妻 > 第四百五十七章 不是我们的人
    重生八零之军少小萌妻重回童年第四百五十七章不是我们的人郑河此时此刻才有一种“与虎谋皮”被反咬一口的难受。

    “廖司凡,我真没有五十万,要是有我一定给你。”郑河拉开茶几下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三万块钱放在桌上:“这是我给孩子准备的学费,你也别嫌少……”

    郑河说的一脸真诚,可廖司凡却觉得太好笑了。

    他这两年给郑河“孝敬”的钱就够五十万了,现在他开口不过也是让郑河把大头吐出来,结果这家伙拿出三万块钱打发他。

    拿他当叫花子么?

    “三万?这三万够不够你喝几次酒?”廖司凡的脸色越发阴冷。

    郑河被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神看的身上发毛,如果他再坚持说没钱,谁知道廖司凡会做什么事?

    别忘记刚刚放在他们公。安。局的那一家五口被杀的恶性案件!

    “廖司凡。”郑河看了看手表,说道:“你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钱真的归我爱人管,我手上有的就这么多。不过,我可以问她要一些。但是今天已经晚了,明天一早我就去银行给你筹钱,你看怎么样?”

    “既然郑局开口这么说了,那我就听着。”

    廖司凡将桌上的三万块分别放在了夹克兜里,起身说道:“那我明天中午来取钱。五十万,少一毛都不行。”

    郑河:“……”

    砰——

    大门带进了一阵冷空气进屋,郑河起身拿了一件外套。

    “这西北的天气,大夏天也这么冷!”郑河想起前段时间去上陵,那边炎热的晚上必须开风扇才能睡着。

    虽说热起来不好受,可那才是夏天吧?

    哪里像清北这个鬼地方,夏天也这么冷?

    也不知道他有生之年能不能调到内地去呢?

    想要调到江南沿海好地方去,他必须要有成绩才可以。

    这次廖司凡给他送了一份“大礼”,只要这件案子迅速破案,那他也可以给上面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郑河拿起手边的电话打算叮嘱下面的警。员好好审那个王诞。

    叮铃——

    桌上的电话铃声先一步响了。

    “喂——小李啊……你说。”

    没想到打电话来的就是主审家属区杀人案的李生军。

    “什么?许佳人要给王诞请律师,还要求精神鉴定?!开什么玩笑?”

    郑河差点把电话给扔出去,“王诞是最大的嫌疑人,他无罪?许佳人是不是觉得时家连杀人犯也可以保了?!”

    李生军早就料到了郑河的反应,等电话那边吼完,他才问道:“那现在怎么办?毕竟程序都是有的,我要是一直拦着,恐怕……”

    许佳人要聘请律师肯定是用谭月那边的人,那些可都是精英人士。

    对于法。律的程序和条条框框比他们还要清楚,根本不可能糊弄过去。

    “先拖着,就说上面不批。”

    “可是……喂——”

    李生军话没说完,那边把电话给挂了。

    一旁的段克金立刻问道:“怎么样?郑局怎么说啊?”

    “说让咱们拖着。”李生军苦笑一声,摇头叹道:“反正得罪人的事儿都是咱们这些跑腿办事儿的。”

    “那现在怎么办?”段克金可知道许佳人的手腕,这套说辞可糊弄不了那丫头。

    “先拖着吧。郑局应该有办法。”李生军看了眼医疗室方向,道:“那个狗。东西先供着吧,省得回头咬咱们一口。”

    “嘿——”段克金也是郁闷的气急反笑,道:“咱们这些抓坏人的,反而要供着点坏人,你说说,这还有地方说理去吗?唉……”

    ……

    “齐飞让你静养,你现在是在干什么?”

    唐珏已经对许佳人无奈了,从刑侦队出来后她没有回家,而是让段睿把车子开到了一个小区楼下。

    就这么坐着,也不知道她在等谁。

    “我在守株待兔啊!这你都看不懂?”许佳人轻哼一声,眼睛却一眨不眨的望着不远处的单元楼门口。

    “我知道你在等人,问题是你在等谁啊?”

    唐珏看了看周围,实在是不知道这里会有谁值得等这么久。

    “等着吧,出来了你肯定认识。”许佳人卖了个关子。

    知道许佳人的脾气,唐珏只好沉下心在车上等下去。

    他到要看看,许佳人等了这么久的人是谁。

    又过了半个小时,单元门口的感应灯亮了,一个男人偷偷摸摸的从里面走出来。

    刚一出来,唐珏就差点跳下车:“那……那是廖司凡?!”

    幸亏段睿早早就锁了车门,要不然唐珏肯定会直接冲过去。

    “你再吼的大一点声,他就听到了。”许佳人不满的瞪了眼情绪激动地唐珏。

    唐珏看着淡定的段睿,问道:“睿哥,你知道等的是谁?他住在这里吗?”

    “等下告诉你。”段睿盯着夜色中的身影,发动了车子缓缓跟了上去。

    廖司凡很谨慎,出了单元楼就戴上了鸭舌帽。

    不过,他却不像是一般逃。犯挑人少的地方走,而是选择了繁华的主街道。

    这倒是为段睿他们提供了最好的掩护。

    “咱们的人随时待命,要不要直接把他逮了?”

    到了城中心后,段睿问身后坐着的许佳人。

    虽说现在还能跟的住,但万一车子出点状况让廖司凡丢了就麻烦了。

    “先跟着,让咱们的人先到这边来待命。”许佳人看着匆匆走在人行道上的身影吩咐道。

    廖司凡出来不知道有没有带武器。

    如果贸然出去,万一伤到了唐珏或者段睿就不好了。

    许佳人还是想等人多一点再动手,这样子安全系数高一些。

    “我下去逮他吧?!”唐珏拳头捏的咯咯作响,恨不得现在就下车冲过去。

    “他去了前面那个路口,我记得那边是一片老旧小区,到时候……”

    许佳人做着规划,突然没了声音。

    段睿也是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路边,然后立刻拿出了电话。

    看到二人的反应,唐珏第一时间望向窗外,只见刚才还在独行的廖司凡突然被人套了麻袋,六七个小伙子从一辆面包车上冲下来,把廖司凡给硬拽上了车子。

    “段睿,我没说现在动手啊!”许佳人有点生气,道:“这样子当街抓人,万一被……”

    “那些不是咱们的人……”段睿转头打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