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道侣总是不消停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城门失火
    叶千秋正疑惑的时候,玄泉又拿出了一个人偶在手中把玩。

    “这又是什么?”叶千秋无意识的问了一声。这孩子出来逃命,还带着这么多的玩具,他的师尊知道么?

    “这是英雄啊。”玄泉回道:“要不是他,我们可没时间逃命呢!”

    然后,叶千秋终于明白,玄天阁的弟子,最后为什么能成功逃命,那完全是因为,他们被攻击的时候,忽然冒出一个大佬,拼了命的保护他们。

    两人打得天昏地暗,而玄天阁的弟子,都是趁他们打斗的时候,才能顺利逃命的。

    这人是谁,叶千秋不用想就知道了。会拼了命来救玄天阁弟子的飞升期的修士,除了玄天阁那个飞升了的开山祖师之外,不可能是别人了。

    玄泉跟叶千秋正聊着“英雄”的事迹的时候,卫凌空已经从弟子们的包围圈中脱离出来。

    他虽然是玄天阁这一辈中的佼佼者,但是这种领先只是在修为和悟性上的,比起安抚这些慌乱的师弟师妹们的能力,一百个卫凌空也比不上叶千秋。

    所以,没有叶千秋的帮忙,卫凌空唯一能做的就是倾听。听完了,他也给不出一个有效的建议。

    时间长了,那些弟子们也知道,这个大师兄靠不住。

    “千秋,我们带他们出去吧。”卫凌空找到叶千秋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外面已经没有危险了,总不能一直把师弟师妹们关在这个地方吧。

    叶千秋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卫凌空,这货怕不是被玄天阁这些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澡的弟子们熏傻了吧。

    “你还记得师尊把剑陵的钥匙交给你的时候说的话么?”叶千秋问道。

    卫凌空点头,当然记得。

    “那你还放他们出去?”叶千秋翻了个白眼。

    南宫真人现在不在身边,但是南宫真人想做的事情,叶千秋可是知道的。南宫真人应该跟天穹派掌门的想法是一样的。在这种非常时期,门派封山才是正道。

    与其让门内弟子搀和进一群修为超出他们想象的修士的争斗,不如封山,让弟子们有能继续成长的可能。

    所以,这个时候,别说这些弟子只是很长时间没洗澡了,就算他们都臭了,也不能让他们出去。

    “我记得,剑陵另一边,还困着一群人。”叶千秋撑着脑袋:“那群人待的地方,好像挺适合生活的。”虽然那边关押玄天阁里疯魔了的弟子的地方生活条件也不大好,但是比这边剑山寸草不生要强得多。

    经过叶千秋的提醒,卫凌空这才想起,剑陵另一边的存在。

    “那我带他们到那边去?”卫凌空问道。

    “这事情,还用问我么?”叶千秋继续翻白眼。

    等卫凌空带着玄天阁的弟子们往剑陵的另一边走,叶千秋的目光,却落在了剑陵的入口。

    “叶姐姐,你莫不是这个时候想要出去吧。”没有跟着大部队离开的人,只有岳灵鸢和凌霄宫的弟子。柳氏一族的族人,已经被他安排在盘龙升天柱里面了,玄天阁的弟子都去新地方了,只有凌霄宫的弟子,还得跟着叶千秋。

    “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叶千秋看着入口,语气沉重的开口。

    按理来说,剑陵应该是叶千秋能找到的最安全的地方了,这里仿佛是另一个世界,虽然跟玄天阁有一个入口,想要进入这里,或者说想要离开这里,都很难办到。

    可是,待在这个看上去很安全的地方的时候,叶千秋的心却一时都很不安。她总觉得,自己忽视了什么。

    玄天阁的另一边,关押的人,也是玄天阁的弟子。

    那些人疯狂是疯狂了点,残忍也着实残忍,但是在碰到同门的时候,却还保有最基本的良知。

    在见到叶千秋的时候,一心想加餐的疯子们,却在碰到玄天阁的弟子们之后,展现出来的,却是前辈爱护晚辈的风范。

    所以,让玄天阁的弟子们入住聚居区的时候,卫凌空几乎都没有费力气。

    安顿完师弟师妹们,卫凌空便马上折回。他要把打开的剑陵,按照叶千秋的要求关上。

    然而,赶到剑陵入口的时候,卫凌空忽然发现,现在关门也成了个奢求。

    因为,在剑陵入口,剑山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人。

    最先看到这两个人的,当然不是卫凌空,而是一直留在原地的叶千秋和岳灵鸢。说来,也是岳灵鸢的乌鸦嘴厉害。

    在叶千秋莫名不安的时候,岳灵鸢半开玩笑的说,剑陵的大门就这么敞着,小心有人会闯进来。

    叶千秋本来还觉得岳灵鸢说的是玩笑话,毕竟剑陵的位置并不显眼,想找到入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结果,岳灵鸢话音刚落,天上就闪起一道白光。剑陵最上空的结界,被一道剑光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然后一个人就从天而落,踉跄了好几歩才堪堪站到了剑山的顶端。还没等那个掉下来的人站好,又有一个人冲进了剑陵。

    两人一前一后,面对面的落在万剑之上,依旧在对峙。

    卫凌空赶到的时候,两人对峙的时间已经过去,那剑修又执剑而上。

    “那是玄天阁的剑法,那个剑修,是玄天阁的弟子。”卫凌空的声音,很快传到了叶千秋的耳边。

    卫凌空的话音刚落,另一道声音也跟着响起,这次说话的人,是一个一直跟在叶千秋身边的凌霄宫弟子:“那个法修,好像是我们凌霄宫的!”

    叶千秋苦笑,虽然他们俩说得不算错,但是也并非完全正确。

    头顶上正打着的两个,哪里是凌霄宫和玄天阁的弟子,人家一个是凌霄宫的宫主,还有一个是玄天阁的祖师才对!

    玄天阁的祖师,叶千秋不认得。但是那个一身白衣白发的修士,叶千秋要是不认识就真的见鬼了。

    白衣的修士,正是七千年前凌霄宫的宫主,叶千秋叫了三千多年父亲的人。

    头顶上,正在战斗的两个大佬,实力上还是有优劣的。修行时间完全比不上凌霄宫宫主的剑修,再次落入下风,只是这次他没有别的地方可逃了。

    剑修再一次被击落,这次他跌落的方向,正是叶千秋这边。

    直到剑修朝这边落下的时候,他才发现,这里还有几个人。眼看着快要砸到这些晚辈了,那剑修只能急急的喊道:“尔等速速退下!”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