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道侣总是不消停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试剑失败
    看来这剑不是自己能拔出来的,用尽力气的叶千秋,只能放下把剑拔出来的想法。

    休息了好一会,叶千秋才攒足力气再站起来。站在剑山顶端,极目远眺,叶千秋忽然发现了一个地方。

    原本她以为,这剑陵应该全部都是剑,除了剑之外,应该没有别的东西。可是,刚刚她好像看到了会动的人。

    一想到有人,叶千秋就激动不已,要知道,有人,就说明知道出去的办法,有出去的办法总比在这里耗着强。

    从山上下来,叶千秋只花了一天的时间,然后往有人烟的地方走。

    越往那边走,叶千秋越是确认,剑陵跟离巳玄蛇鼎内的世界一样,都是小世界。不然玄天阁也就那么大,里面根本装不下一个剑陵。

    叶千秋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才靠近有人烟的地方,叶千秋甚至都觉得,自己这是走到了世界的尽头。

    没错,这就是世界的尽头,因为走到最后,叶千秋发现她跟那个有人的地方,中间差了一道结界。

    叶千秋伸手,却发现自己穿不过那道结界。

    不过,她这一个动作,很快吸引了对面的人的注意力,而后一群人隔着结界围了上来……

    卫凌空看着手中的小剑,陷入了深思。师尊走了,千秋却还没出来。剑庐的前辈们,催了好几次让他早点过去试剑。

    卫凌空不是不想去试剑,只是他总觉得,没有叶千秋,他肯定选不到适合自己的剑。剑修的直觉,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卫凌空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它从来没犯过错。

    一群人从门口出去,而后嘈杂的脚步又传了过来。卫凌空皱眉抬头,正好看到一群人从眼前跑过。

    等到第三波人从门口跑过的时候,卫凌空拉住了队伍最后面的弟子。

    “卫师兄?”被拦住的弟子,年纪不大,跟卫凌空是一个辈分的。在被卫凌空拦下之后,乖巧的唤了一声师兄。

    “你们急匆匆的,出了什么事?”

    “这……”那弟子有些为难,但是感觉到卫凌空抓着自己的手更加的用力之后,还是把原因说了出来:“乌河城那边的长老和弟子,已经有两天没传来消息,怕是出事了。师门传音,弟子们都去大殿集合出发乌河城。”

    去乌河城的长老,只有一个,正是卫凌空的师尊。这个消息,对卫凌空来说,就是一个打击。

    他瞪大眼睛控制不地后退了好几步。

    那弟子见到卫凌空这副样子,也不多留,快步又跟上队伍。

    卫凌空着急了,别的弟子都集合了,卫凌空自然也不会干等着。他转身回房间,却在进屋子的时候才想起,自己的剑已经断了。

    现在的情况,已经由不得他再想什么心思,果断拿着剑庐那边送信的小剑,卫凌空直奔剑庐而去。

    事情紧急,卫凌空的心也很着急,一进剑庐,卫凌空直奔剑山而去。

    剑庐是玄天阁铸剑大师们住的地方,这些铸造大师,常年在剑庐锻剑,剑庐的模样,跟剑陵差不多,都有一座剑山。只是剑陵内的剑山,大部分是断剑,而剑庐的剑山,则是完整的剑。

    “卫小子,你……”剑庐内的铸剑大师根本没来得及叫住卫凌空,就眼睁睁的看着卫凌空进了剑山。

    不过,卫凌空也不是第一次入剑山了,估计也不需要他再叮嘱什么。想到这里,铸剑大师乐颠颠的回铸剑炉。

    卫凌空不是第一次进入剑山,熟门熟路的进入试剑的地方,而后看着漫山的剑。

    剑庐的剑十分多,一柄柄的插在一起,密密麻麻根本无从选择。所以来此试剑的剑修都是以自身修为剑心剑意御剑,而后引起灵剑共鸣,从而试出最适合自己的那一柄剑。卫凌空右手食指中指并起,引出一个剑招。

    然而,跟上一次不一样。上一次卫凌空引出剑招的时候,整个剑山的剑都在颤抖,他之前的佩剑瞬间拔地而起,飞到他的手中。

    可是,这一次剑山完全没反应,一柄颤动的剑都没有。卫凌空等了好一会,都没等到自己能用的剑。

    剑山外面,是剑庐。不知什么时候,剑庐内铸剑的火已经熄灭了,三四个铸剑大师,都站在剑庐门口,等着卫凌空的出现。

    自从剑庐出现以来,剑的寿命总比剑修来得长。剑庐的剑,都是剑中的上上品,几乎没有剑修二次试剑的事情。

    卫凌空这次试剑,在众多铸剑大师的眼中,也是一次难得遇到的事情。

    一众铸剑大师,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卫凌空从剑山里出来,更是好奇。而后几人干脆也进了剑山。然后,在剑山脚下看到了怀疑人生的卫凌空。

    看到卫凌空的一瞬间,几位铸剑大师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卫凌空的身边没有剑,一柄都没有!

    “凌空?”年纪最大的以为铸剑大师开口唤道。他声音十分温和。

    结果,闻声回头的卫凌空,并不算沮丧。在来这边之前,卫凌空已经想过,自己会试剑失败了,他的直觉还从没出现过错误。

    “长老,弟子有一事不明。”看到叫自己名字的铸剑大师,是铸剑炉的长老,卫凌空连忙开口。

    本来还以为要好好安慰卫凌空一番的长老,见到卫凌空这个反应,还有些奇怪,所以听到卫凌空想要问自己问题,连思考都没思考便答应了。

    “你要问什么?”

    “弟子在来之前就觉得自己这次试剑会失败了。”卫凌空开口,语气中带着疑惑:“弟子总觉得,带着千秋来,才能成功。”

    铸剑大师作为玄天阁的一份子,自然知道卫凌空说的叶千秋是谁。不过,他在剑庐的日子已经有几百年了,什么人都见过,还没见过试剑还得带道侣的。

    不过,卫凌空的为人,铸剑大师心里有底。这孩子是个修炼的好苗子,心性简单通明,别人能说谎话编瞎话,卫凌空是绝对不会的。

    “弟子为什么会这么想?”这就是卫凌空的问题,从知道自己的剑断了,卫凌空就觉得自己的剑一定跟叶千秋有关系,可是这一层关系到底因为什么而存在,卫凌空不清楚。

    如今确认了千秋不在,自己试剑失败,在场的人都是铸剑大师,一定知道原因。

    “你的直觉?”

    “是。”卫凌空点头。

    直觉这种东西挺玄乎的,卫凌空也没办法多做解释,可直觉就是直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