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北宋大丈夫 > 第1356章 兄弟们,逃啊

第1356章 兄弟们,逃啊

    曹佾也跟着去了绥州。

    绥州原先是大宋的地方,后来被西夏夺取,今日宋军再度光临,那些人有些不知所措。

    “小人愿降!”

    所有人都跪在那里,等待这些宋军的处置。

    “军主,有不少财物。”

    这个聚居地很散乱,就是借用了原先垮塌大半的城池作为遮蔽,乱糟糟的。

    那些军士在屋子里一一检查,不时传来惊呼声,然后有藏匿的人被赶出来。

    “不……某……某是汉人,某是汉人。”

    一个中年男子被驱赶着过来,他的身后是妻儿。

    “你是汉人?”

    曹佾招手,军士把这一家子押解了过来。

    男子跪下,“小人就是汉人。”

    “汉人为何到了这里?”

    曹佾冷笑道:“莫不是奸细?那就该杀了!”

    男子叩首,“小人祖父就是汉人……小人的家里一直在口口相传……”

    “太平兴国七年,逆贼攻陷绥州,汉人仓皇出逃,我家猝不及防,被堵在了城里……”

    曹佾的面色微冷。

    “后世子孙当记得自己是汉儿,莫要从了那些腥膻的异族……”

    “小人家里有传下来的话……从绥州沦陷至今……已有……已有八十四年了,绥州……绥州啊!”

    男子伏地嚎哭。

    曹佾觉得眼中在发热,泪水集聚。

    八十四年啊!

    男子嚎哭了许久,然后问道:“敢问将军,大宋这是打回来了吗?”

    曹佾正色道:“大宋攻伐绥州,嵬名山兄弟覆灭,绥州此刻已是大宋的疆土了。”

    男子回身欢喜的喊道:“娘子,娘子……”

    他的娘子蓬头垢面,欢喜的喊道:“官人,知道了……”

    那几个孩子茫然看着父母在欢喜,却不知道为何。

    曹佾感动的道:“想到大宋还有许多地方在敌人的手中,某就恨不能率军北伐。”

    折克行走过去,沉声说道:“大宋晚来了八十四年,这八十四年你等可受了什么委屈?只管说,今日某在此,为你家做主。”

    男子缓缓看着那些跪着的人,突然爬起来冲了过去。

    他冲到了一个男子的身前,一脚踢翻了他,然后疯狂的捶打着。

    “某的大娘啊!你这个畜生……”

    他的娘子也冲了过去,疯狂抓挠着那个男子。

    这时有人又带来了汉人。

    “这是怎么回事?”

    曹佾问了这些汉人。

    “老李家的大女儿当年长得好,那人是头领,就被他抢了去,只是一夜……第二天就变成了尸骸……那一夜,好些人在那屋子里。”

    曹佾怒了,涨红着脸问道:“都有谁,找出来!”

    那些汉人带着军士去寻找那些当年施暴的畜生,没多久就抓到了五人。

    “还有几个跟着出征了。”

    “他们跑不了!”

    曹佾面色阴冷的道:“带回去,全部带回去。”

    ……

    绥州的清理井井有序,可沈安却不断派出斥候去打探消息。

    “他在等待谁?”

    “不知道。”

    种谔终究忍不住了,就去询问。

    “某在等梁氏。”

    “梁氏?”

    种谔有些惊讶,“绥州的部族和李谅祚早就闹翻了,就和藩镇似的,梁氏怎肯为了他们出兵?”

    “兴庆府距离这里并不远。”沈安站在城头上,淡淡的道:“梁氏……你等要切记,那个女人不可用常理来揣测,要警惕。”

    种谔笑了笑,然后出去该干啥干啥。

    几个将领在嘀咕。

    “他真以为自己和梁氏见过面,就对梁氏的性子了如指掌?”

    “不是说他们单独见了一炷香的时辰吗?”

    “一炷香脱完衣裳穿衣裳,哪里够?”

    “……”

    马蹄声惊动了众人,大家趴在城头看去,却是去绥州清剿的骑兵回来了。

    后面还带着许多俘虏和辎重。

    “收获不少啊!”

    骑兵带来了许多收获,也带来了那一家子。

    “除去那五人之外,还有三人在军中,跟随嵬名山兄弟出征。”

    “找出来!”

    沈安冷冷的看着那五人,“马上!”

    俘虏马上被分散开,一一甄别。

    “郎君,三人中,有两人战死,一人幸存。”

    六个人站在前方,沈安问老李,“你想怎么处置他们?”

    老李流泪道:“小人想杀了他们。”

    “好!”

    沈安吩咐道:“春哥,用木桩子……”

    “好勒!”

    黄春带着人过去,那六人还在茫然看着他们,有人甚至在笑。

    “削尖的木桩子会缓缓从他们的下身穿进去,那种痛苦会延绵不断……”

    六根木桩立在那里,六个畜生被弄了上去,惨叫声开始……

    那些俘虏看到这个场景,都吓得不行,嵬名山兄弟更是惴惴不安。

    一个汉人死,六人陪葬。

    沈安的果断让汉人们安心,让那些俘虏都收起了侥幸心理,开始干活。

    “应当去绥州筑城了。”

    种谔不喜欢青涧城,他觉着这里太安逸了,找不到那种金戈铁马的激情。

    “再等一等。”

    沈安不慌不忙的在写家信。

    烽火九月,家书抵万金。

    种谔摇摇头出去了。

    ——卓雪吾妻,为夫到了青涧城,此处风景甚好,那些部族很是和气,箪食壶浆迎接王师……

    ……

    曹佾带着人出去游荡。

    不,是游骑。

    作为万胜军的都指挥使,他的经验差的太多了,所以沈安没给他歇息的机会,才将从绥州回来,就把他赶出去哨探。

    随同他一起哨探的是青涧城的一个将领薛超。

    秋季的西北朔风才起,但已经有了凛然之意。

    曹佾带着人马缓缓而行,不时用望远镜搜索一番。

    薛超看着很平静。

    “国舅,这边没什么敌人。”

    曹佾摇头,“要谨慎。”

    折克行已经带着斥候出发了,曹佾统帅游骑在后面。他带着曹家弃文从武的选择,不能失败。

    薛超笑了笑,觉得曹佾太过小心了些。

    不过这样的国舅总比老纨绔好。

    薛超见过权贵,在面对武人时,他们的倨傲能让你觉得寒冷如冬季。

    而且那些人没啥本事,却掌握着权势,真是让人恼火啊!

    “有人来了。”

    斥候回来了。

    他们还带来了一个牧民。

    折克行下马,把牧民拎过来,“国舅,此人说昨日有斥候来过,说是太后要来了。”

    “太后……梁太后要来了?”

    薛超笑的眼睛都弯了,“折军侯,这里没钱粮,没好处,梁太后来这里作甚?”

    他觉得这事儿不靠谱。

    可曹佾却下意识的道:“安北说但凡听到那个娘们的消息,咱们就赶紧回去……”

    折克行点头,“没错。”

    曹佾回身,“回去,咱们回青涧城!”

    薛超讶然道:“国舅,这话还没证实呢!”

    “不用证实了。”

    曹佾对沈安的判断有些怀疑,但对他的吩咐却不打折扣的去执行。

    可薛超却不同意,“国舅,咱们出来哨探,没到地方不能回去啊!”

    曹佾看着他,“再往前,某担心遇到梁氏的大军……”

    “若是遇到了,那就是命。”

    薛超很是自信,他是地头蛇,对这一带熟悉。而且他压根就不觉得梁氏会来。

    “那随你。”

    薛超是青涧城的人,曹佾也不勉强,再说他也觉得不一定是梁氏来了。

    薛超带着人马继续哨探。

    正午时,他和麾下下马歇息,刚补充了些食物和饮水,就听到了大地在震动。

    “这是地龙翻身了?”

    薛超站起来看着远方。

    “不对!”

    他举起了望远镜。

    远方有些烟尘,烟尘渐渐在扩大,越来越清晰。

    随后就是乌压压的一片……

    “是谁?”

    薛超已经傻眼了。

    “是西夏人!”

    “某的天,好多骑兵!”

    “数不清,大军来了。”

    “果然是那个梁氏来了。”

    薛超放下望远镜,强笑道:“也许不是她……”

    一个军士傻乎乎的问道:“军主,咱们挡一档?”

    “跑啊!”

    挡个屁!

    那是螳臂当车!

    大军当前,他们这点儿人马一波箭雨就完蛋了。

    “快逃啊!”

    三百余斥候疯狂打马奔逃。

    后面的大军没有望远镜,稍后路过此处时,有人发下了痕迹,下地检查,喊道:“是宋军!”

    消息传到中军,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的梁太后冷冰冰的道:“被发现了,那就快一些。”

    “娘娘有令,快一些!”

    于是数万大军开始加速。

    无数马蹄敲打着地面,汇聚成了让人胆寒的轰隆声。

    曹佾一路在嘀咕着,“安北怎么老是觉着梁氏是个疯娘们呢?问他和那女人有没有交情,他又说没有,这不是扯淡吗?”

    折克行冷冷的道:“若是不信,你只管留下就是了。”

    “算了吧。”

    曹佾摇摇头,然后就听到了马蹄声。

    “谁来了?”

    众人回头,就看到了仓皇而来的青涧城斥候。

    “这是怎么了?”

    曹佾勒住战马。

    “快逃!”

    薛超在叫喊,“快逃啊!”

    “怎么了?”

    曹佾不解的问道:“这是遇到谁了?咱们……”

    他看看麾下千余骑兵,踌躇满志的道:“咱们也有一战之力啊!”

    薛超喊道:“西夏大军来了……梁氏来了。”

    不用他提醒,曹佾呆呆的看着远方。

    在那里,隐隐有烟尘升起。

    马蹄声在震动大地……

    曹佾的身体抖动了一下,“那个娘们……兄弟们……”

    “在!”

    将士们昂首挺胸,气势如虹。

    “跑啊!”

    宋军仓皇而逃,后面的西夏大军在追赶……

    ……

    第三更送上,明天三十,热闹而繁忙,大家早点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