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快穿:女配又跪了 > 871自闭少年vs美貌画家(39)

871自闭少年vs美貌画家(39)

    沈昭慕半夜醒了一回,口渴,想喝水,干咳了几声,别过头看见守在床边披着个外衣就坐在地毯上靠着他手边睡着的池芫。

    他动了动手指,却发现左手被包起来了,抬起来,缓缓放在眼前看了下,他脑子浑浑噩噩的,头很疼,直勾勾地盯着晕黄的床头灯,眨了下眼睛。

    “你做什么!”

    他试图起身倒水,刚起来,池芫就醒了。

    她揉了揉困顿的眼,嗓音还有些哑,沈昭慕一下脸“蹭”地就红了。

    脑海中,回想起那些不能描述的画面,羞耻得咬了下唇。

    他好像欺负她了。

    她哭了,嗓子喊哑了,他还没停。

    想着,沈昭慕就羞愧地低下头,右手揪着被子,一副无颜面对池芫的样子。

    “……”

    这可就见鬼了,角色颠倒了吧大哥。

    池芫嘴角抽了抽,扶着酸疼的老腰起来,“喂,你扑的我,怎么像是我霸王硬上弓了一样?”

    沈昭慕听着,像是被她的用词吓到了一般抬起头,惊慌惨白个脸地望着她,神情无辜极了。

    “呵。”

    池芫却冷笑一声,不上当,他就拿外表来欺骗她幼小无知的心灵吧,白天那凶猛得跟头狼似的,这会倒是小白花一样柔弱无辜起来了!

    不等沈昭慕反应,池芫便起来了,沈昭慕见她抬脚就要往外走,以为她生气了不想理他,急忙伸手去拉她,试图挽留她。

    “不走,不走。”

    他的声音像是磨了砂一样的沙砾感,又干又哑,听起来像是八十岁的老人。

    池芫一愣,看了眼他那握住自己手腕,被包成木乃伊一样的手,怕挣脱会碰到他伤口,便也不动了,只是没好气地道,“我去给你倒水。”

    不过他能口齿清晰地发出两个字的音节了,这倒是叫池芫心情好了些。

    但转念一想,这家伙似乎每次开口表达的都是“不”的情绪?

    沈昭慕闻言,松一口气,将手收了回去,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池芫的背影,随着她动。

    池芫被他盯得毛毛的,忙将之前等医生时烧好的水倒入水杯中,温度刚好,她端进来。

    递过去,沈昭慕抬了抬自己的左手。

    池芫没好气:“你是只有一只左手么!”不能用右手?

    哪知道,沈昭慕还认真地点头,“嗯。”

    池芫:“……”妈的,还真是只有一只左手,但她表达的难道是这个意思么!

    被成功带偏了的池芫,只好手拿着杯子,顶着一张余怒未消的脸,动作却是温柔地将杯口朝沈昭慕的嘴唇倾斜。

    “快喝。”

    语气十分不耐烦。

    沈昭慕却眼角弯了弯,直勾勾地望着池芫,乖乖低头喝水。

    一点都没有被池芫的凶巴巴样子吓到。

    眼里满是亮晶晶的喜悦。

    “芫,芫。”

    等池芫将水杯放下后,沈昭慕重新躺下,他却不肯闭上眼休息,气得池芫将被子往上一拉,直接蒙住他头,将他那双炙热闪亮的眼睛给遮住。

    结果,他又从被子里钻出脑袋来,嘴角轻轻勾起,池芫才发现,他右边是有一个小酒窝的。

    而他被水润过的声音终于有了几分少年的清澈干净,他似乎是张了好几次嘴,才终于喊出了这个称呼。

    池芫心里一烫,面上却是木着脸敷衍地“嗯”了声,算是回应。

    但他却执着地又喊了一声,“芫芫。”

    “……”

    池芫才不惯着他,喊破喉咙她都不会再答应的。

    “芫芫。”

    “芫芫。”

    “芫芫。”

    “芫……”

    “你叫魂呢你!闭嘴,睡觉!”

    池芫被他叫得对自己的名字都开始产生抵触心理了,烦躁地将被子捂住他嘴,凶巴巴地吼了一句。

    沈昭慕眨了眨眼睛,芫芫好凶。

    但是,就算她凶,他也喜欢。

    他们现在是最亲密的关系了,啊,就是真正的情侣了,是吧。

    沈昭慕想着,整个人都开始冒粉红的泡泡,眼睛盯得池芫想给他一拳。

    好一会,她忽然笑了。

    真傻。

    “傻子。”

    她伸手揉了下他的头发,没有离开,就坐在床边守着他。

    沈昭慕眼睛亮了一下,听出她声音里带着的亲昵。

    忍不住伸出右手,也揉了揉池芫的头发。

    “傻子。”

    学池芫一样,宠溺地看着她,说道。

    池芫:“……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却不料池芫刚缓和的神色就崩了,她瞪着一双漂亮的杏眼,鼓着腮帮子。

    沈昭慕抿着唇,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这不是他们情人间的爱称么?她可以喊,为什么他不能?

    池芫哪里知道这家伙脑子里装上了一根恋爱的弦,脑回路不能按照从前的来思考。

    “不睡觉?”

    沈昭慕点头,怎么看都看不够她,哪里愿意睡觉。

    池芫便嘴角一勾,将卧室的吊灯打开了。

    抱着手臂,居高临下地睨着他,“那行,算账吧。”

    沈昭慕:“?”

    算什么账?

    但还是配合点头,她说什么都对。

    池芫看他现在这副傻白甜的样子,嘴角的冷笑更深。

    趁你病,要你狗命。

    “为什么自残?”

    她冷冷地望着沈昭慕的眼睛,一副审讯犯人的架势。

    沈昭慕想起什么,脸上忽然也冷了下来,还阴沉沉的,像是随时要黑化一样。

    池芫:“……”靠,来这一招?

    我怕你啊!

    她也阴森森地露出几颗牙,一副比狠的样子。

    沈昭慕咬了咬唇,“你,骗我。”

    池芫不肯给他手机,他焦躁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好一会都没能说出话来,但池芫又突然很有耐心,就不给他手机,非要等他说话。

    他好一阵,才挤出来这三个字。

    “我骗你?我什么时候骗你……”

    池芫生气,但话没说完,对上沈昭慕微红的眼睛,脑海中电光火石的,想起什么。

    妈的,周燃我杀你全家!

    她猜到了。

    沈昭慕一定是看到周燃了,要不然怎么她回来后,他跟发疯了一样,又是啃又是扑的,直接给她吃干抹净?

    她想起自己为了不让他多想,跟他说去扔垃圾……

    不管,不是她的错,都是周燃那个杀千刀的龟孙子害的!

    “我没骗你,我是扔垃圾了,当然,我还揍了一个垃圾——别这么看着我,就是你看到的那个男的,他太骚包了,我没忍住,拿垃圾袋兜他头了。”

    池芫说着,鼻子耸了耸,眉心拧了一下,似乎提起周燃就生理不适。

    沈昭慕见状,眼里亮晶晶,心里开花,治愈了。

    见他这个样子,池芫的脸却像是冬月的冰霜,她冷哼一声,“你开心了?那很好,轮到我了……”

    说着,朝他伸出“罪恶”的双手,直至他——

    腋下。

    “哈,哈哈——不,不闹——哈——哈哈——”

    卧室内传出少年断断续续的笑声,间或着几声简短的字句。

    给读者的话:

    我:蛾子我觉得你人设崩了三千里。

    沈昭慕:你说呢:)我怎么像个智障了???

    说好的病娇霸总黑化偏执人设呢,骗纸。

    池芫:嘻嘻嘻,我果然是亲女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