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快穿:拯救黑化男神 > 289 灵异妻(完)
    藤原眼神一变,虽然倒在地上挣扎不能,身子却警觉地绷紧。

    说是这么说,宁宁对如何处置藤原却犯了难。

    还是那个道理,她在如今的这个时间线实际上是个根本不存在的人,谁都不知道她在这个时代杀死一个人——尤其还是个明摆着挺有实力的幕后bss,会不会对这个位面造成什么影响?

    虽然当初陆判说了她想做什么都没关系,但是她可不会真就认为自己能肆意妄为了。

    对了,陆判!

    一转眼的功夫,宁宁就想到了解决办法,她是不知道能不能杀了藤原,但找陆判看一看生死簿,查查藤原的死期这总没问题吧?

    就是不知道岛国人归不归咱中华地府管。

    正想着换来陆判问一问,可是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巨大的爆炸声,地面剧烈地晃动起来。

    在摇晃中她听到了山下人们惊惶的尖叫,一只手按到了她的肩膀上:“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他就交给你处理了。”樊海知道藤原罪无可恕,却无法狠下心对藤原下杀手,只能将后续交给宁宁。

    三两个起落间,一身道袍的老爷子就从她视野中消失了。

    “哎……”

    一转眼就看不到人影,宁宁嫌弃地看了眼地上的人,正准备召来藤原问一问,她的背包里传来的手机的震动。

    打开一看,是来自席尧的短信。

    “事情解决了吗?赶紧从山上离开,我们赢得了标王,崔斯塔疯了,他引爆了岛上的炸弹。”

    炸弹?

    宁宁:“……”

    怎么回事?!

    宁宁正待回复,忽然一阵比方才更大的爆炸声传来,眼前地面肉眼可见的裂开数道缝隙,最粗的足有一米宽,黝黑的入口宛如通往地狱的闸门。

    眼看着地缝就要裂到她脚底下,她下意识往后一跳,攀附住一旁的树木,然后眼睁睁看到藤原脸色大变,紧接着毫无反抗之力从地缝入口掉了进去。

    宁宁:“……啊哦。”

    好了,这下什么都不用想了,她可不会浪费这个时间再把人给救上来。

    大不了回头问一问陆判,这人到底死没死。

    震耳欲聋的轰鸣打断了她的思绪,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味,在孤岛之上遭遇地震——哪怕是人造的,那也比陆地上要危险的多。身体脆弱的人类除了要面对岛屿四分五裂的危机,还有可能会面对海上最危险的一种情况——海啸。

    宁宁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后者那样的情况,若她没有附身在林小姐身上,这些危机对她来说根本算不上危机。

    可是不行,既然借来了人家的身子,当然得完好无损的还回去。

    回去的路上看到好些同样在努力往海边跑的人们,宁宁微微皱眉,暂时没去管他们,只想着先和席尧他们会合。等她刚刚赶到豪华游轮处,又开始了剧烈的晃动,地面出现了大大小小的裂缝,无限的阴煞之力从缝隙中蔓延出来,沾上一缕,整个人就像是大冬天被人浇上一盆冷水。

    “……不会吧,这个小岛竟然真的通往某个地方。”

    “宁……林小姐,你终于到了!”

    宁宁自言自语的声音和男人饱含惊喜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抬头看去,游轮旁三个男人正齐齐朝她看过来,叶初泽举起双手用力挥舞着。

    席尧一个箭步冲上前来:“你总算回来了!快走,就等你了。”

    他也没问藤原怎么样了,握住她的手就想把人拉走……然而却没能拖动。

    席尧身子一僵,缓缓回头看到她飘忽不定的眼神,心里忽然有了不妙的预感,轻声问道:“……怎么了?”

    宁宁有点郁闷,她也没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又感受到熟悉的拉扯力,她要离开这里了,但是好在,这应该是最后一次。

    “你是不是又要离开我了?”席尧十分敏锐,低低沉沉的嗓音带了点压抑。

    那边两人注意到他们气氛不对劲,焦灼地看了眼晃动愈加剧烈的小岛,到底没敢上来打扰。

    宁宁心里一软,心里忍不住愧疚,那一句对不起卡在喉咙口,久久不能说出口,最终她呼出一口气,抚上他的脸颊,眼神温暖:“小九,相信我好不好?我一定会回来见你的。”

    然而席尧这次根本不吃她这套,他神情渐渐冰冷,“……然而你消失了两次,你还要离开我第三次吗?”席尧垂下眼眸,他的睫毛很长,垂眸的动作在这种情景下做来,莫名多了一抹隐忍的悲伤。

    “我不是故意的……”宁宁哑口无言,试着把自己的来历说出口吧,依旧一个字也憋不出来。

    “可你确实这么做了。”席尧自嘲一笑,“你离开我两次,两次加起来有二十年,宁宁,我是人类,你觉得我有几个二十年可以陪你耗?更何况我如今这样的地位,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哪次离开之后,再回来见到的是我的坟墓?”

    宁宁被他说得莫名心惊,又夹杂着一抹心虚,感觉自己就是中那种背信弃义说好了约定再见结果却一去不复返的大渣男,简直是薄情寡义人神共愤。可是……她确实没办法陪着他。

    她咳了两声,有些气弱地说道:“你放心,五年,最多不超过六年,我一定会再次出现在你面前。”算了算日子,五六年后也差不多是席尧找上旧校舍的时候了。

    然而席尧微微侧头看着他,眸中浮现的分明是不相信,他忽然任性起来,“我不管,这次你说什么也不许走!”

    宁宁眨了眨眼,怀疑自己是幻听了,抽了抽他执拗的眼神,这才确认自己没听错。

    要不是场景不对,她简直要认为他是在变相撒娇了。

    然而——

    脚步一转挡住身后汹涌的阴煞之气,宁宁心下暗自叹气,这个岛屿就快被阴煞吞噬了,再不走,即便有樊师父护着,这一行人也会有生命危险。

    她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经全然变了副神色,没有了淡淡的无奈纵容,只有一片纯然的严肃正经。

    席尧心里咯噔一下。

    “小九,听着,带上林小姐的身体,你,还有叶初泽严青他们两个,立刻登上游轮离开这座小岛,离得越远越好。”她又强调了一遍,“这不是请求,是命令!如果你心里还当我是自己人,就听我的,立刻转身离开!有樊师父护着你们,我很放心。”

    席尧眼角泛红,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发出。

    他想问,那你呢?你怎么办?你就这样离开了吗?你还会不会……回来?

    “我会回来。”宁宁像是读懂了他的话,她望着席尧,表情依旧平静,“尽管前两次我确实是突然消失,可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小九,我跟你保证,这绝对是最后一次。”

    话音刚落,她忽然感到脚下的大地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宁宁和快步走到席尧身后的严青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迅速布下了一个大型结界。如同天崩地裂的震动又一次点燃了一波尖叫,周围是一片混乱。

    不,这已经不是之前的地震了。

    她现在有理由怀疑这座岛封印着某个彼岸世界的入口,先前的爆炸触动了封印,以至于惊动了底下的魔物。人们即便没有死于天灾,也会在接下来蜂拥而出的鬼物中尸骨无存。

    谁也不能保证出来的就是好鬼不是吗?

    宁宁转身欲走,突然感觉衣角被拽住,不用回头她都知道这么做的是谁。

    她已经做了决定,在回头看到席尧少见的脆弱表情时,眉间纠结地皱起,嘴角扬起一抹无奈的浅笑。

    席尧忽的露出了笑容,笑容隐隐带着哀求:“宁宁,别走,我陪在我身边,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只要你别离开我。宁宁……我喜欢你啊。”

    这话的潜台词几乎已经呼之欲出了,宁宁怔了一下,完全没想到竟然忽然之间就听到了他的告白,她还以为他一直对她没有那方面的感情呢,只能说他隐藏得太好了。

    她手里忽然被塞进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下意识低头一看,映入眼帘的香囊让她又一次失语。

    这、这香囊竟然是这么来的吗?

    冥冥之间,她忽然明白了临行前陆判说的那番话。

    “原来如此……”她唇角翘了翘,低笑出声。

    宁宁叹了口气,其实她对拯救世界没有兴趣的。有时是因为任务,有时是因为非她不可,如果有别的人选,她宁愿将“勇者”让给别人去当。

    ……不是因为胆怯,只是不希望自己在乎的人担忧。

    宁宁认真地看向席尧,勾起唇角笑了下:“小九,我想亲你。”

    席尧:“什——”

    未出口的话被唇上软软的触感尽数堵了回去。

    宁宁闪身到席尧面前,贴上他的脸庞忽然亲了下去。

    她方才所在的地方,林小姐双眼一闭,软倒下去的身子被一旁的严青眼疾手快地捞进怀里。严青眼神飘忽了下,他听到了宁宁在附身状态时说出的话,要是正常的时候,他自然会提醒九爷赶紧出发,但是现在……

    他默默往后退开一段距离,再没有眼色的人也知道这时候不该打扰。

    席尧先是因为她的主动呆愣了片刻,紧随而来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却发现自己忽然无法行动。宁宁刚刚在亲他的时候,就已经做了小动作,将他禁锢住。

    忽然间一阵晕眩,他的意识逐渐模糊,宁宁带笑的轻柔嗓音同时传入他耳中:“小九听话,闭上眼睛不用看。”

    席尧恍惚之间似乎听到了她叹息般的声音——

    “下一次见面,你愿意娶我为妻吗?”

    ------题外话------

    本来后面应该还有一部分大纲,但是……算了,这篇已经够长了,要成慢穿了都*/w\*,还有的砍掉一部分再压缩了放番外吧。

    下一个位面是民国,民国之后的故事还没定,最后一个是修仙。也就是再过三个位面就是下一卷了,关于中间的那个位面,有谁有建议吗?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