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史上最强崇祯 > 第五百四十一章:恩与威
    看到点将台上堵胤锡色俱厉的样子,刘猛等人都为之一愣,刘泽与韩奇瑞二人一时也忘了吭声,更是后悔不已。

    过了好一阵后,刘猛见到京师来的金甲卫士冲自己走过来,惊慌失措地叫道:“我等皆事出有因,而且是初犯,陈督在世时尚未如何,大人刚刚到任,不能如此对我们!”

    “你们倒是说说话,不要在那干站着了!”

    不待后头诸多军将附和,白广恩便冷笑着打断道:“是吗?我们宣大两路昨日是最早来的,当时本帅就见你们就畏畏缩缩,不想前来。”

    “解散以后更是哭爹喊娘,临近午时才散,这么久是在商量什么事儿?今日我宣大两路依旧早早来到,为何没有状况,莫非昨天没有与你们一同集合吗?”

    戚元辅张了张嘴,不过考虑到自己仍是年轻后辈,此时怕也轮不到自己说话,他也便闭上了嘴,却听马爌冷哼道:

    “商量了什么,今日一目了然!”

    这话一说出口,刘泽与韩奇瑞两人就有些张口结舌了。

    马爌是将门之后,祖上是名将,本朝战功也不小,军中威望很高,他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上了,此时他们要是在出去附和,岂不是不打自招。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原来商量好的区区“来迟”一事,本为给这位新总督一个下马威,居然会演变成如今这样。

    现在看来,自己这不是上赶着送给堵胤锡点火的一把柴禾吗,刚好是堵胤锡新官上任的这三把火啊。

    两人想到这里,都拿眼看向了一边神色慌张,正不知如何是好的刘猛,面色都是逐渐变得有些难看,但是也不好再说话。

    刘猛在数万道目光的注视下,很不自在,见余下数人被白广恩给驳斥的哑口无言,他更是焦急,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如果附和的人多堵胤锡还可能投鼠忌器,不敢怎么样,可如果只剩下自己,那事态可就无法逆转,自己势必要成这新总督立威的牺牲品。

    实际上,寿阳总兵李泽出自将门之后,虽说祖上不和马爌一样出过甚么名将,却也满门都是为朝廷援剿战死的忠烈,就连他的儿子都去了京师武学院进修。

    在答应了这件事儿之后不久,他就有些后悔了。

    太原府的西路参将韩奇瑞,原本是朝廷在山西的游击将军,也是上次官军大捷之后投诚过来的。

    包括他在内,许多投诚过来的流贼将军,都受到了朝廷的重用和陈奇瑜的礼遇有加,韩奇瑞被如今崇祯皇帝的重武政策激励,刚过来就立了一个首功。

    他发现如今的朝廷很够意思,只要你能立功,升赏不会少。

    怎么回事儿呢,韩奇瑞本是镇守西路的大顺武威将军,西路人马他认识不少,归顺朝廷以后,为了军功,更是用尽了人脉,帮助陈奇瑜收复失地,策反各地的流寇。

    因而,当时陈奇瑜几乎是兵不血刃的就拿下了大半个太原府东路。

    韩奇瑞一路做到太原府西路参将的位子,虽说和当初流贼那边儿的位置差不太多,可毕竟这是正统而那个是贼,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韩奇瑞也老早就有些后悔,心道自己真是昏了头,竟跟着刘猛这个傻大个儿来顶撞上官,更别提这位还是被皇帝赐予尚方剑的总督了。

    今天他也是骑虎难下,毕竟都商量完毕,不好驳了刘猛的面子,而且以这厮的性子,要是自己忽然不去了,非得和自己拼命不成。

    另一方面,堵胤锡虽说在西南和江南一带声威不小,但是在中原,却是一名不闻,对这个新总督,韩奇瑞和许多人的看法一样,仍是不怎么相信。

    他本来想着稍微说几句就行,只是没想到,让刘猛这么一闹,现在自己这帮人成了整个校场的焦点。

    就是白广恩和高杰都已经站到一起数落这边,这让他更恨不得有条地缝出来能让自己钻进去。

    堵胤锡听着下头左右两边将士的喧哗声,却是抬起手拍了几下,待周围渐渐静下去才道:“尔等二人,自以为有些功劳,竟甚不听本督号令,昨日检阅,皇上赐给本督的尚方剑已经抬出,尔等既见,依旧不知悔改,其心可诛!”

    “尚方剑出鞘,有如天子亲临!”说到这里,唐枫的语气猛地一厉:“承蒙皇上新任,今日本督就用此剑,收拾收拾如今的军心!”

    说着,堵胤锡朝那些金甲卫士点了点头。

    这十名金甲卫士皆是虎背熊腰,浑身上下都是金光璀璨,闻言无声的上前进逼数步,为首那个双手拖着尚方剑,露出那一双铜铃大眼中露出森然的杀意。

    看着这十名卫士,高杰都是面色凝重,京中什么时候有这等精锐之士,就从这十个人来看,禁军的战斗力如今怕已经不容小觑了。

    且听一道浑厚又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出,为首的大汉将军道:“尚方剑前不遵军令,便如不遵圣命,当斩,以正军法!”

    言罢,“噌”的一声,尚方剑陡然抬起。、

    “总督大人,手下留情啊!”见这个阵势,刘猛再也没有什么顽抗到底的决心,慌忙后退几步,伏地请降:“末将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这个时候,后投降过来的韩奇瑞没有说话,但李泽可就不能继续装聋作哑、坐视不理了,他也连忙跪下身来为刘猛求情道:“请大人看在刘将军只是初犯的份上,饶过他这一次吧!”

    堵胤锡面色平静无波,头也不回的淡淡道:“刘泽,你也是将门之后,竟做出此等荒唐之事,你以为本督只处置了他刘猛一人就行了?错了!”

    “你和韩奇瑞皆属同党,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本督念你们二人战功卓著,今日便上奏陛下,免了你们的死罪,许你二人戴罪立功。”

    见他们面上显露大喜之色,堵胤锡不紧不慢悠悠又道:“为将者,一需忠于朝廷,二需奋勇敢战,三需忠信仁义!你们如今这副表现,让本督深深怀疑你们的带兵能力!”

    “自今日起,临汾城内的寿阳、太原府西路兵马,剔除老弱,给银给米,全数送归原籍,高总兵和白总兵辛苦辛苦,替本督分担了这些兵马。”

    高杰和白广恩闻言一愣,这可是意外之喜,赶紧上前接令。

    宣大两路汾南之战先是内耗,而后又摒弃前嫌联手击败了大顺贼军,虽说勉强获得大捷,但却损伤惨重,时下全都加在一起不过也才一万余人。

    这点人数也根本压服不住各支兵马,堵胤锡上任之前,也全靠高杰和白广恩的旧时威望撑着,他们两个为了避免再次内耗,也不敢太过得罪了其余军将。

    堵胤锡这个做法,意图很明显,是要帮助高杰和白广恩壮大,从而利用宣大两路来压制和削弱那些对自己新官上任不服军将的势力。

    通过上任前两日的明察暗访,让堵胤锡很明白高杰和白广恩各自的能力和对朝廷的忠心,真正来说,这次立威还是次要的。

    一是要建立自己的督标营,有一支只听命于自己的部队比什么都强,二来就是让那些真正忠于朝廷的军将拿到实权。

    他们拿到实权,自己这个总督才有实权,说话才能管用,说话管用了,再加上朝廷在后面的支持,也就能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