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抠神 > 第六百三十章 Plan A失败

第六百三十章 Plan A失败

    叶琳娜悻悻的坐下,她几乎感知到程煜即将会让她和达沃诺夫都先替他试试酒了。

    内心里叹了口气,叶琳娜心道,也幸亏这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而只是一种服食之后会让人昏厥的药物,希望程煜不会逼着他俩喝掉更多的红酒,而只是像刚才试菜那样浅尝辄止而已。

    程煜猜测的不错,叶琳娜阻止达沃诺夫把锡纸包里的药物撒入菜肴里,的确是担心程煜会让他们试菜。

    但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是这种药物并不致命,但用量他们并不十分清楚,投入太多她担心被程煜从口感上察觉,而投少了,万一程煜吃的本就不多,怕是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而放在酒水里,就要稳妥的多了,即便程煜察觉到什么,非要坚持跟他们交换酒水,他俩也可以借口有些不胜酒力提前离桌,至少不会被程煜发现些什么。

    达沃诺夫的做法无疑是愚蠢至极的,他根本不该自作聪明的选择跟程煜饮用不同品种的酒水,这样实在太容易被一个已经产生疑虑的人加深怀疑了。

    叶琳娜心急如焚,却不敢露出丝毫端倪,毕竟,喝了两杯酒之后,借口醉酒还有可能逃过一劫,但如果现在揭穿这一切,她简直无法想象这位一招之内就能干翻他们姐弟,就连谢尔盖也不是他对手的年轻人,会对他们做些什么。

    甚至,叶琳娜都能猜测出程煜下一步会想要做些什么。

    程煜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却没有端起杯子,这让满脸抑制不住兴奋,早早的打开了那两瓶啤酒试图跟程煜碰杯的达沃诺夫略感失望。

    他将其中一瓶啤酒递给叶琳娜,却遭到了叶琳娜的拒绝。

    “虽然我不知道先生的酒量多少,但这只是一顿普通的便饭,一瓶红酒也未免太多了。达沃诺夫,不如我们也不要喝啤酒了,改喝红酒吧。”

    听到叶琳娜的这番话,达沃诺夫顿时一愣,他满脸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心说这个蠢女人是不是有病?

    可是,无论心中有多少费解和愤怒,达沃诺夫也不敢表露出分毫,他必须伪装做很平静的样子。

    “咱们俩是粗人,这瓶红酒是我特意找的谢尔盖的存货,据说要上千美元一瓶。我看还是不要浪费了,就让这位先生自己喝吧。”

    可是,叶琳娜却丝毫不理会自己的弟弟,而是转而望向程煜,似乎是在征询程煜的意见。

    程煜心中暗笑,心说这个姐姐看上去更粗蛮一些,但显然却比这个长了张还算精明的脸的弟弟要聪明的多。

    叶琳娜这是以退为进,深知连菜都要让她先尝过才肯下箸,并且始终克制着取食的量,一直都保持叶琳娜进食一半左右量的程煜,是绝不会放过红酒这么明显的疑点的。

    与其让程煜一会儿逼他们姐弟俩喝下这瓶红酒,还不如自己痛快些,主动要求。

    这种行为,甚至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打消对方的疑窦,而如果不是程煜确切的知道这对姐弟必然是在这瓶红酒里下了药,他恐怕还真信了叶琳娜的表演。

    而接下去叶琳娜和达沃诺夫各自喝下少许红酒之后,或许程煜就会放开心结,大量饮用这瓶下了药的红酒。叶琳娜和达沃诺夫摄入的药量足够小,而只要程煜陷入昏迷,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将程煜五花大绑。

    但是很可惜,程煜是绝对不可能犯下这种错误的,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瓶酒必然有问题。

    原本他也希望用一种更和平的方式让这对姐弟喝下这瓶红酒,毕竟,一旦要诉诸武力,他就需要付出积分作为代价,哪怕是一点积分程煜都不想浪费在这对姐弟身上,否则,他又何必跟他们这样假惺惺的虚与委蛇?刚才进门的时候就直接将这对姐弟抽翻绑起就行了。

    现在叶琳娜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迷惑程煜,程煜当然求之不得。

    “就是,一瓶红酒,让我慢慢喝,倒是没什么问题。可一顿饭的工夫,未免太急。还是一起喝点吧。”

    达沃诺夫皱着眉头,眼看着程煜拿起红酒瓶,将瓶口伸向了自己的杯子。

    他冲着自己的姐姐使劲儿瞪眼,但叶琳娜却是置若罔顾,反而是接过了程煜手中的酒瓶,笑着说:“还是我来倒酒吧,不敢劳烦先生。”

    程煜也就乐得放手,叶琳娜给达沃诺夫斟上了正常量的红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放下酒瓶之后,叶琳娜拿起杯子,说:“虽然一开始有些误会,但是我们姐弟俩能认识先生您,还是很高兴的。也希望先生您在接到您的表弟之后,能够实现您的承诺,把谢尔盖放回来。为了这些,咱们干杯。”

    达沃诺夫满心不解,但看到自己姐姐坚决的眼神,他还是很无奈的端起了杯子。

    他就算再蠢,也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自己坚持不喝,那就是把自己和叶琳娜全都卖了。

    “能够认识先生您这样的人物,也是我们姐弟俩的荣幸,来,干杯。”

    姐弟俩的杯子先行碰在了一起,程煜也便端起了杯子,递过去跟他们轻轻一碰。

    到了这个份上,这对姐弟也是毫无办法了,只得将杯子凑到唇边,将杯中的酒液往口中倾倒。

    而程煜,则是笑眯眯的看着俩人很憋屈的喝完了那杯红酒,最终放下了酒杯。

    程煜又拿起公勺,舀了一勺另一道菜,布到达沃诺夫的餐盘中:“怎么喝的那么快,快吃点菜,不然容易醉。”

    达沃诺夫呆呆的看着被布到自己餐盘里的那勺菜,又看到叶琳娜的餐盘边缘也有些原本不属于这个餐盘的菜,他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姐姐为何要主动劝说自己喝红酒了。

    毫无疑问,程煜已经提防着他们在酒菜中下药,叶琳娜主动倒酒也是无奈之举,否则,以程煜居然会殷勤的给二人布菜的情况来看,他必然也会“劝说”二人放弃啤酒改喝红酒。

    而叶琳娜的举动,至少会为他们争得一个主动权。

    好在这只是迷药,而且服食的量小,甚至只是会让人产生一些头晕的感觉,而不会真的昏迷过去。

    现在,程煜还没有完全放下警惕,但等到他们姐弟俩把桌上的酒菜都试了个遍,程煜大概就能放心了。

    于是,达沃诺夫连忙换上一副笑脸,连连称谢,毫不犹豫的将程煜布给他的菜吃的干干净净。

    至少,这些菜里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并且,达沃诺夫吃完程煜布给他的菜之后,还很是主动的拿起公勺,说:“我还真是有些饿了,我先吃点。”

    然后,他在几乎每道菜里都舀了一勺子,放在自己的餐盘之中,呼啦啦的一口气吃完,就仿佛为了告诉程煜,这些菜是真的没问题的。

    程煜依旧不动声色,终于拿起了酒杯,放在了唇边。

    很明显,程煜能感觉到达沃诺夫的心跳加速了不少,甚至有那么一点点松一口气的感觉,倒是叶琳娜,只是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吃着自己餐盘里的食物,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姿态。

    程煜这时候,也大概知道不管那个锡纸包里的药物是下在了酒里还是食物里,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这药不是什么能致人死命的毒药,大概率会是一种麻痹类的药物,让人神经被麻痹或者干脆是昏迷过去。

    这样一来,他也就放心的抿了一口红酒。

    “先生,你这酒喝的也太没诚意了吧?”达沃诺夫瞪着眼说。

    程煜笑了笑,说:“我可不像你们俄罗斯人,那么善饮,红酒这种东西对你们而言可能跟饮料差不多,但对我来说却已经很够劲了。哦,你们的酒都喝完了,来,我给你们倒上。”

    虽然叶琳娜抢先一步拿到了酒瓶,但程煜坚持要拿过酒瓶,她也只能无奈的放手。

    程煜拿着酒瓶,给这对姐弟各自倒了一大杯,几乎将整瓶酒倒下去四分之三。

    若无其事的放下了酒瓶,程煜又拿起了刀叉,细嚼慢咽的吃起了食物。

    “别光看着啊,该吃吃,该喝喝。运气好的话,明天我就能见到我的表哥,然后带他离开。你们后天大概就能看到谢尔盖了。”

    程煜随意的劝了一句,姐弟俩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低头吃饭。

    “来,咱们再喝一杯吧。”程煜主动端起了酒杯,那对姐弟对视一眼,垂头丧气的也各自端起酒杯。

    “你们能喝就多喝点,我看你们平时真的是把啤酒当饮料的,红酒对你们而言太轻松了。我酒量不太行,就不陪着你们干杯了。”

    说罢,程煜自己喝了一口,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那对姐弟把下有药物的红酒,喝下去足足大半杯,这才满意的低头继续吃饭。

    这对姐弟知道,他们下药的计划已经完全失败了,好在这本就是他们的计划之一。如果成功自然就无需启动其他计划,而失败了,他们也商量好要假作酒劲上头,在昏倒之前各自回房。

    达沃诺夫准备的这种药物,本就也不是生效特别快的药物,而是需要伴随着食物的消化逐步生效的。

    在药物彻底生效之前,他们至少有四十分钟的时间可以找辙撤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避免被程煜发现他们已经实施了一次对程煜不利的举动。

    之后干脆不等程煜举杯了,这对姐弟也算是放开了,只要程煜并不确认他们在酒里下了药,他们就还有实施其他计划的机会。

    比如说,跟安德烈维奇联手。

    在这对姐弟看来,安德烈维奇既然能帮谢尔盖做这些事,并且还是他的师父,那么他们应该不难说动安德烈维奇跟他们联手。

    拿下程煜的过程中,假装失手干掉程煜并不是太难的事情,毕竟,在大打出手的过程中来不及收手,这再正常不过了。

    结果就是,这瓶酒程煜只喝了三四口,甚至都没等他把杯子里的酒全都喝完,这对姐弟就已经将那瓶红酒干掉。

    “抱歉,酒喝完了,先生您还要不要再来点?我去开酒。”

    程煜摆摆手,说:“我吃的差不多了,你们自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