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诡秘之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狂暴海的灵界

第一百六十七章 狂暴海的灵界

    “迪西的馅饼用料比贝克兰德的足,但喜欢加一些本地产的香料,刚开始几口会感觉有点奇怪,适应了又会觉得别具风味……”克莱恩坐在旅馆房间内,时而咬一口油汪汪的馅饼,时而喝一点清凉爽口的甜冰茶,过得相当惬意。

    等到吃饱喝足,他没立刻收拾,拿起放在旁边椅子上的礼帽,将它戴至头顶。

    与此同时,他左掌手套忽然变得透明,整个人也飞快淡化,消失不见。

    克莱恩进入了灵界,要“旅行”去狂暴海的博多港,为“蠕动的饥饿”寻觅食物。

    他所处的这个埃斯科森港确实属于迪西海湾,但却不在海岸线上任意一点,因为这是海岛,这是迪西海湾最南方的海岛,越过它也就意味着即将进入狂暴海。

    所以,克莱恩刚往着预定的坐标穿行了一秒,眼前就出现了异状:

    附近灵界气流成形,盘绕成风,呼啸着笼罩了看不到边际的大片区域,里面光芒晦暗,乌云层积,染着幽深感的闪电一道又一道划过,照得周围场景宛若末日。

    这一刻,克莱恩仿佛来到了被永不停息的暴风雨统治的海洋,可是,他又真真切切地知道,这里是灵界。

    “果然,和许多神秘学书籍上提到的一样,死神陨落时的伟力不仅改变了南北大陆间海洋的气候环境,让它充满天灾,险流众多,以狂暴为名,而且还打破了真实与虚幻之间的阻隔,污染破坏了对应的灵界,让两边互相影响……在狂暴海区域,如果举行涉及灵界的仪式,使用与灵界有关的能力,大概率会出现意外,产生预想不到的变化……”克莱恩一阵感慨,用亲眼看见的画面验证着书本上的记载。

    在他看来,若不是这样,北大陆诸国也不会等到罗塞尔大帝探索出安全航道,才有机会入侵南大陆,毕竟对许多高序列强者来说,正常概念上的天险是可以直接绕过的。

    罗塞尔安全航道,不仅是地理学意义上的,还是神秘学层面的!

    也就是说,由于狂暴海与对应灵界互相影响,彼此重叠,克莱恩可以直接参考当地航海图册,在灵界的天灾里穿行。

    回忆了下之前翻阅的内容,克莱恩找到正确的位置,进入了那片幽深晦暗的灵界。

    狂风呼啸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即使只是余波,也吹得克莱恩产生了点源自灵魂深处或骨髓之中的寒冷,这让他相信,如果自己是以灵体状态活动且未用“黑皇帝”牌、“暴君”牌或阿兹克铜哨加固提升,说不定已经受到相当严重的伤势。

    而若不在“安全航道”上,直面了充满死亡意味的黑色风暴,他觉得哪怕有**,多半也扛不住。

    比起狂风,幽深的闪电更加危险,仅仅只是一道,克莱恩都怀疑自己承受不了,至于暗藏的漩涡,游弋的生灵,又是另外的风险。

    “这里是没有实质海水的,漩涡的尽头不知会是什么……”克莱恩沿着安全航道,不算快速地做着穿行,时而打量四周,积累见识。

    忽然,他看见了一个奇异的生物。

    它拖着一把巨大的镰刀,位于黑色风暴内,由一个又一个骷髅脑袋组成,臃肿而庞大。

    那些骷髅脑袋或灰白或灰黑,大小并不一致,种族也多有不同,彼此层叠在一块,构建出了身躯、四肢和头部。

    几乎是克莱恩看见这奇异生物的同时,它也发现了克莱恩,所有骷髅脑袋同时转动,于呼啸声也掩盖不住的喀嚓动静里,齐齐望了过来。

    那幽深的眼窝一个接一个,一个压一个,数之不清。

    克莱恩额头一跳,利用“旅行”能力,直接越过这里,进入了下一段安全航道。

    而附近虚幻的海平面下,一条条血淋淋的手臂伸了出来,一根根青黑色的虚幻触手挥舞往上。

    …………

    白银城外,一座黑色的陵寝倒立着嵌入了地面,就像是翻了个身的金字塔。

    此时,这陵寝所有的砖石缝隙里,都长出了一丛丛细密的黑色植物,就连入口处的沉重大门也已被侵蚀。

    科林.伊利亚特背负双剑,正与另外两位“六人议事团”长老一起,站在门外,审视着斜斜深入地底的通道。

    银灰色头发卷曲披着的洛薇雅静静凝望了一阵后道:

    “应该可以了。”

    与以往总是在不同精神状态间毫无规律切换相比,这位“牧羊人”长老如今深沉平静,没有丝毫异常,一双淡灰色的眼眸内敛而幽邃。

    科林轻轻颔首,从腰间皮带的两个小格内分别取出一瓶药剂,拧开盖子,咕噜喝入了口中。

    他浅蓝色的眼眸迅速变亮,没什么皱纹的皮肤上,血管凸显出来,染上了银白。

    紧接着,这位首席拔出了一把直剑,将银灰色的油膏均匀地涂抹于表面。

    他一步步准备的时候,另一位“六人议事团”长老,韦特.希尔蒙,也在做类似的事情。

    这位剃了个光头,于顶部纹着暗青符号,身高接近两米五的壮汉表面看起来不会超过45岁,可实际年龄已差不多80,他同样是序列4的“猎魔者”,半神半人的存在,白银城的主要支柱之一。

    ——在白银城,由于主材料不怎么缺乏,居民们又懂得扮演法,有足够的战斗经验,所以,中低序列的提升都相对简单,序列6的非凡者为数众多,可从序列5开始,因为仪式等各方面的问题,非凡者数量开始呈断崖式下跌状态,到了质变的序列4,更是一代人都未必能出一个。

    韦特.希尔蒙并没有使用正统“猎魔者”惯用的双剑,以便让不同的油膏同时发挥作用,应对更多更复杂的局面,他提的是一柄铁灰色的长锤,背着一把以他的身高体态都显得庞大的巨弓,仿佛从油画里走出来的缩小型巨人。

    那巨弓是一件神奇物品,副作用并不是太大的那种,在白银城的历史书上都有记载,因射杀过半神层次的巨龙而得名,叫做:

    “猎龙弓”!

    做完准备,韦特砰的一声将铁灰色长锤杵到了面前,然后取下那把巨弓,缓缓往后拉动。

    兹兹的电光忽然冒出,彼此凝聚,越拉越长,于弓背和弓弦间形成了一支刺目而煊赫的箭矢。

    韦特捏着弓弦的手指刚有松开,那电光长箭直接就跳跃到了长满人类头发般杂草的陵寝大门上。

    无声无息间,那沉重大门仿佛早已被腐蚀,于炸开的电光里霍然四分五裂,碎成残渣,露出了一条幽深的通道。

    这通道里闪烁着一朵朵苍白的灯火,一眼看不到尽头,给人一种阴森寒冷的感觉。

    科林的眼中随之凸显出两个墨绿色的复杂符号,将陵寝入口处的场景映照到了中间。

    几秒之后,他斜提手中直剑,走入了陵寝,韦特背好“猎龙弓”,拔起铁灰色长锤,紧随其后。

    套着紫色长袍的洛薇雅表情未变,空着双手,不快不慢地也通过了破碎的大门。

    沿通道和阶梯不断下行中,三位“六人议事团”成员在完全寂静的环境里没有一点急躁和不安,任由脚步声回荡于四周。

    又走完一层,他们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条河流,虚幻而幽黑的河流。

    河流水面之下,一只只被剥去了皮肤的血色手臂,一根根结出了婴儿脸孔的青色藤蔓,一条条长着眼睛的滑腻触手密密麻麻挤在一起,不断往上蹿跃,试图抓住经过的一切事物。

    河流靠近入口的边缘,有一道道或高或低衣着陈旧的人影正背对三位长老,来回走动,似乎在为怎么渡河而烦恼。

    忽然,他们之中的一位察觉到有人靠近,缓慢转身望向了科林、韦特和洛薇雅。

    这是位老者,头发已然全白,额头嘴角皱纹深深,眼眸浅蓝却空洞,表情麻木而茫然。

    科林.伊利亚特的眸光陡地一缩,认出了对方是谁。

    这是他的兄弟,被阿蒙附体的兄弟,被他亲手终结了生命的兄弟!

    就在这时,其他的人影跟着转了过来,露出一张张科林、韦特和洛薇雅都非常熟悉却异常麻木的脸孔。

    洛薇雅的表情依旧没明显变化,可她的背后,不知什么时候已凸显出一个超过五米的虚幻骑士。

    这骑士穿着古老的银色全身盔甲,眼睛暗红似血,燃烧如火。

    …………

    在“安全航道”小心翼翼穿行了十来秒后,克莱恩抵达了狂暴海的博多港,这里偏离主航道,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是海盗们的自由城市。

    双脚踩到岩石表面后,随意捏了个陌生人脸孔的克莱恩没急着进入建筑杂乱无章的港口小城,探手从衣兜里取出了一个铁制卷烟盒。

    刚才于灵界“狂暴海”穿梭的过程中,他有察觉到阿兹克铜哨在轻微颤动!

    解除掉“灵性之墙”,克莱恩打开卷烟盒,捏住了那枚古老精致的铜哨。

    这铜哨失去了往常的冰冷与柔和,有了点灼热的感觉,但这种异常正在快速消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