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萌妻十八岁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不信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不信

    要知道我和童玥都是童小颜的长辈。

    长辈吗?

    副总裁想到这里的时候,居然有些心虚,如果说童玥和自己的年龄相仿,不过,按辈分叫喊,这是绝对没有错的。

    虽然说,童小颜不是童玥亲生的外甥女,但是也抚养童小颜长大,但是副总裁和童玥之间就不是那种情侣关系,和童小颜有什么关系呢?

    所以说,查流域说自己是长辈也有点心虚。

    查流域感觉到了童玥有一些恐惧感,感觉到童玥有些害怕,所以伸手稳稳地拖住了这个女人的腰部,从后面抱着这个女人,然后满脸露出微笑,这种微笑当然是趋炎附势的微笑,那种职业般的微笑。

    看着前面走来的这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副总裁就这样笑着看着对方。

    查流域说了别人坏话,还感到有些害怕的这种表情,就这样看着席语臣朝自己走来。

    席语臣走到副总裁的面前,以及走到童玥的面前的时候,他那种气势汹汹的感觉却不见了。

    席语臣看着查流域和童玥,大概看了几秒钟,然后一脸的微笑,说道:“查副总裁,小姨,你们也来这里了?来这个阿姆斯特丹度假,为什么也不叫上我呢?我觉得来这个城市里度假是最明智的选择,因为这个城市有很多美食,这个城市的天气也很好。而且你看看人家的医院都是那么的亮堂,这个楼道,你听听这个传音的效果多么的好。”

    说到传音的效果,席语臣狠狠地瞪了查流域的一眼,接着说道:“传音效果那么好,不过有时候也是不好的。所以说以后说话的时候一定要注意隔墙有耳,特别是查副总裁,你不要在背后说我不关心亲哥哥席语君。”

    席语臣说到这里的时候,一脸的微笑立马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严肃的脸。然后缓缓地转向童玥,童玥的心里居然有一丝的恐惧,毕竟查流域说过这个男人的坏话,而且这个女人在怀疑,是不是息语臣也以为童玥自己也说了他的坏话。

    一个人说他坏话是说不起来的,至少有两个人说,才能说得成。

    所以童玥还是有些心虚的,毕竟这个女人在心里也真的怀疑过席语臣为什么不来处理这件事情的原因,为什么不及时地来到阿姆斯特丹帮助自己的哥哥处理这件事情的原因。

    最后,还是席木子来处理这件事情,毕竟席木子只是席语君的堂妹而已……

    “席语臣,你来了就好。你哥哥在病床上,需要亲人的照顾,当然我和副总裁,我们只是照顾童小颜,至于你哥哥我们照顾也不太方便,我毕竟是个女的,而且副总裁和你的哥哥好像相处不是很愉快,我希望你在这里照顾你哥哥,当然你在这里一定是照顾你哥哥的是这样的吧?”

    童玥见状,立马转移了话题,生怕这两个男人打起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就放心了。毕竟你哥哥伤得不轻,从伤势方面看,医生也说过了,你哥哥比我的外甥女伤得更严重。但是你哥哥是为了保护我的外甥女,将我的外甥女保护在怀里,所以你哥哥的受伤面积应该是比较大的,特别是背部好像缝了很多针。”

    童玥果然是一个贴心的女人,不谈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即使讲了,这个男人的坏话又怎么样?

    就不谈这件事情了,就从根本上关心他不行吗?

    童玥果然也是睿智的,提起席语臣的哥哥的事情,让席语臣转移注意力,不要和副总裁对着来。

    因为这个女人发现,副总裁好像和家席两兄弟并不对付。

    好像一个人在外阿姆斯特丹混了这么久的国内的人,和阿姆斯特丹本地的两个男人之间根本就没办法做朋友。

    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之间互相妒忌的结果还是怎么地,反正童玥看到了这一点,就不希望席语君、席语臣和查流域吵起来。

    “小姨,我哥?还好吗?”

    席语臣听到童玥提起自己亲哥哥,立马就一脸的悲伤,立马就一脸的担忧,然后抬头望着这个女人的眼睛,显得如此的真诚。

    童玥立马就带着这个阿姆斯特丹男人回到了病房里,当然副总裁站在后面大概看了几秒钟,也耷拉着脑袋,跟在后面进去了。

    因为他知道,现在这个时候阿姆斯特丹男人任何一个都没有心情跟他吵架,跟他理论,跟他聊天。

    现在兄弟两个人应该见面了,兄弟两个人应该有很多话要说,而且兄弟两个人一定是表现得非常的悲戚,一定是非常的感人的场面。

    查流域很想知道,阿姆斯特丹男人之间是怎么哭的,阿姆斯特丹男人之间是怎么关心的。

    这兄弟俩,据说感情很好,但是也有外界传言,这兄弟俩并不和睦。

    因为席家的家族事业只能是一个儿子来接管。

    当然,所有席家的人都希望席语君来接管,但是席语臣的能力也不错,只不过,席语臣不太稳重,把席语臣搞到国内去工作,这也许不是为了让席语君能够理所当然的接管席家的一些产业,但是在客观上,席语臣的离开,已经给席语君创造了机会。

    不过现在管理这些公司的人并不是兄弟两个,而是另外一个人——堂妹席木子。

    席语臣大步地走进病房,一眼望去,就看见自己的哥哥躺在病床上,立马就冲向了自己的哥哥的面前,低头看着自己的哥哥,然后掀开了被子,浑身上下检查了哥哥的身体一遍。

    然后再帮哥哥盖上被子,之后,静静地看着哥哥的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几秒钟,这个男人立马就微笑起来,然后站着身体显得居高临下一样。

    席语臣本身就很高挑。

    席语臣居然能够笑?副总裁在后面观察着,他真的没有想到这兄弟俩,居然是这样的?笑什么?难道像自己哥哥活得不好吗?难道笑自己哥哥终于躺在病床上的吗?

    “哥,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就是为了我这个未来的嫂子吧?我觉得你这样做,只要你觉得值得那就算了吧。不过不要有下次了啊,我们的心理承受能力都是有限的,当我知道你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的时候,我担心死你了,我还以为我以后就成为孤儿了。”

    席语臣像是开玩笑一样,劝说着哥哥席语君。

    “哥,但现在我一看,你还是命很硬的吗?如果你不幸去世了,我想我没办法和父亲交代,所以你还是好好地活着比较好,不要让我成为了孤儿,你知道一个孤儿是怎么痛苦的事情吗?所以你还是好好地保重你这个身体吧。有些事情得不到就算了,有些东西你干不来就算了……”

    席语臣在说什么?

    这个阿姆斯特丹男人的意思是什么?

    副总裁在一旁静静地观察着,越来越听不懂阿姆斯特丹男人之间的对话了。

    这个阿姆斯特丹男人是关心自己的哥哥呢,还是不关心自己的哥哥呢?

    是喜欢自己的哥哥好起来呢,还是不喜欢自己哥哥好起来了?

    这个阿姆斯丹男人是喜欢自己的哥哥死去呢,还是不喜欢呢?

    这一点真的没办法看透?

    因为实在是不了解这两个兄弟之间的兄弟友谊。

    如果说是真正的兄弟友谊——过得硬的那种,那么应该是在开玩笑,那么说话,应该是肆无忌惮的。

    如果说关系不好的,那么几乎是嘲讽。

    副总裁真是这样地看问题,只是从多角度地看问题。

    查流域自己的生活阅历,以前接触的这些人都是形形**的一些人,决定了这个副总裁的一些观念。

    这个副总裁看人的方面也是方方面面的,看人也是比较深层次的,他能够看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有时候,他看见的全是一些,别人不好的东西,最好的东西,他是看不见的。

    所以副总裁他的想法是不是有点过了?

    童玥坐在一旁,偶尔瞄了一下副总裁的眼神,童玥也发现了副总裁的眼神是如此的不老实,是如此的怀疑,难道副总裁还会怀疑这两个兄弟之间的情感吗?

    不可以这样的!

    副总裁果然不是一个单纯的人!

    “语臣,你别担心了。这只是轻微的伤害而已,为了我喜欢的女人,这一点点牺牲有什么的?你现在是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如果你哪一天遇见了,如果你哪一天爱这个女孩子爱得死去活来的话,那么你也会理解我这种做法的,有时候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牺牲自己的性命也无所谓。”

    席语君很释然,他觉得一点也不后悔,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当然现在还没有达到这种程度,因为你现在虽然叫过女朋友,但是我知道都不是可以走进内心的那种,是这样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和那个习珍妮的感情只不过是停留在表面上的喜欢而已,是这样的吧?因为那个习珍妮和你的性格,有一点相像,两个人都是如此的开朗。但是我对童小颜的感情就不一样了……”

    席语君说这话的时候,说到感情一词的时候,眼神里面冒出来的那种真诚天地可见。

    席语臣看见自己哥哥那副认真的样子,笑了一下,然后仰起头看了看上面。

    这医院的天花板其实没有什么好看的,这个男人又低下了头,然后自我介绍地笑了笑。

    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高高的额头,然后再低头闻了闻自己哥哥的气味,他似乎闻到了一股怪味道。

    于是,捏着鼻子,什么也不说,只是一脸的笑容,走进了洗手间,过了两分钟之后,拿了一条湿毛巾出来,帮哥哥洗了个脸,然后擦了擦这双手……

    席语臣细心地帮哥哥席语君擦拭着脸,擦拭着手,完全不像是装作兄弟和睦的样子,席语君和席语臣两兄弟之间,真心没有任何的隔阂——

    查流域果然想多了。

    席语君也许是疲劳了,洗了个脸之后,居然打了个呵欠。

    席语臣见状,立马就帮哥哥掖好了被子,叫哥哥好好地休息,他就坐在一旁守着,现在最重要的是照顾哥哥,等到哥哥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然后才能处理那件事情,然后才找路雅丝要一个公道。

    然后才要弄清这件事情的原委,毕竟,路雅丝是曾经是自己的朋友。

    他不相信,路雅丝会变得如此的凶残,一点人性都没有。

    他不亲自确认一下路雅丝,他还是不相信路雅丝会如此的凶残。

    因为之前做朋友的时候,路雅丝好像不至于要人命……

    须臾。

    席语君渐渐地打起了轻微的呼噜,这个男人也许是太过用力,这个男人也许是太过疲劳,所以一下子就睡着了。

    然而席语臣真的搬了一个凳子,就坐在席语君的病床前,然后拿着手机在那里不停地划着屏幕。

    童玥和查流域,同时,看了一眼席语臣,摇摇头,就走向了童小颜的病床前,看看童小颜,这个小妮子竟然早就睡着了。

    童玥看见自己的外甥女睡着了之后,立马抓住副总裁的手臂,直接将副总裁拽到了楼道里,然后抬头认真地看着副总裁的眼睛。

    “流域,我今天发现了,你和这两个阿姆斯特丹男人好像关系不是很好,你们之前有过交流吗?我想应该没有吧,因为你们之间除了生意上的一些合作之外,应该没有其他的私底下的交流,其实他们兄弟两个还是不错的,他们兄弟两个绝对没有隔阂,你不要用那个不一样的眼光,看着他们兄弟两个。”

    童玥说到这里时候,停顿了一下,她回头,看了一下病房门口,确定他们没有听见。

    童玥压低了声音,接着说道:“他们兄弟两个之间的感情是过得硬的,不用怀疑,你不要用这种世俗的眼光看看待这些豪门之间的兄弟。不是所有的豪门之间的兄弟,都是互相争斗的,都是存在勾心斗角的,他们两个兄弟的感情天地可见,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你就不要多想了,有时间你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吧。”

    休息?

    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