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二季 第189章 相认
    <div>一生我只爱你第二季 第189章 相认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你侬我侬正当时,

    家人团聚遇尴尬。

    ◆◆◆◆◆◆◆◆◆◆

    或水路坐船,或陆地马车,或步行,每换一种交通工具便换一种身份。一路行来,商客、渔夫、农夫、剑客、富家子弟一一扮演,唯独就差一个沿街乞讨的角色了。

    也正因为如此,向庆始终寻不得半点线索。一家人或停停走走,或连夜赶路,遇到今天是富家子弟的身份,那便是方舟和柳玉芙最高兴之时,可以光明正大的吃喝玩乐一番。柳月则陪着二老散步,方羽和柳诗妍一如既往的在谈论剑道,有时候谈着谈着,便谈到床上做功课去了;也有时候柳诗妍会写诗作画,方羽对画一窍不通,但看着眼前美丽动人的妻子,他心里也是美滋滋的;有时候在房间里待的久了,方羽便拉着妻子出去走走透透气。

    两人手拉着手,如同热恋中的情侣一般时而耳鬓厮磨,时而方羽开怀大笑,时而三娘掩口娇笑,情话说到动情处,柳诗妍便贴脸过来娇媚求吻,方羽也是旁若无人的“啵”一声,引得路人纷纷驻足,投来艳羡目光。

    “先前官人所做的上阙诗词奴家有了下阕,官人看看是否恰当?”

    “好。”

    柳诗妍嫣然一笑,挽着丈夫的臂膀,吟诵道

    “莫听豆雨打叶声,搀扶细语且徐行。

    竹杖芒鞋趟夜走,怕否?

    一蓑烟雨任平生。

    风停雨止催人醒,朝阳暖照喜相迎。

    凝眸远眺临安处,去否?

    无风无雨天已晴。”

    “娘子不仅貌美如花,而且还是才女。我们的孩子一定聪明过人。”

    “但愿如此。”

    方羽打了哈哈,顺便开了个玩笑“你我夫妻情深同床共枕八月有余,鱼水之欢共计……几次来着?”

    “六次。”柳诗妍忍不住回答。

    方羽呵呵一笑,道“原来娘子还数着数。却不知怀上了没有?”

    柳诗妍羞羞一笑,微微摇了摇头。

    “到底有没有怀上啊?”

    他简直是在明知故问,自己掰着手指头算准了安全期,这要是还能怀孕那就怪了。

    可柳诗妍不清楚其中的奥秘,咬了咬嘴唇,附耳说道“为方家延续香火是奴家份内之事,官人莫急,会有的。”

    “我一下子要三个。老大是儿子,老二和老三是女儿。娘子你说可好?”

    “这……尽力而为便可。”

    “那一切拜托娘子了。”

    柳诗妍娇羞一笑,妩媚的冲他皱了下秀鼻。见她如此娇媚,方羽的心一阵荡漾,这个女人,万般疼爱都不够,等她再长三四年,便让她怀孕生子。

    却在这时,突然身后传来一个老汉竭斯底里的呼喊“二子!”

    这呼喊声,带着哭腔,带着惊喜,夹杂着无奈和彷徨。

    这一声呼喊,让方羽浑身猛地一颤!这世界上只有三个人会如此称呼他,姐姐方梅和父母,他们不是在归来楼吗?怎么会在此地呢?

    他疑惑的回头看时,只见一个老头蓬头垢面,老妇满脸污垢,还有一女子面容憔悴,三人衣衫褴褛,在大街上沿街乞讨。

    见到方羽,三人脸上透露出无比惊喜的神色。尤其是方羽和柳诗妍转过身来注视着他俩的时候,老妇跌跌撞撞的冲上前,激动的一把抓住了方羽的胳膊,泣不成声。

    看这三人应该和官人相识已久,一时之间柳诗妍有些发懵,许久才回过神来,一边从腰间的绣囊里取钱财一边说道“这位婆婆何故哭泣?奴家这里还有些银两,不妨拿去谋个生路。”

    老妇一边激动的拉着柳诗妍的臂膀,一边哭道“柳诗妍?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真是奇怪,这位婆婆是怎么认识自己的?

    “不认识我了么?”

    柳诗妍摇了摇头。

    “我是你妈呀!”

    “妈”是什么亲戚?柳诗妍瞪大眼睛,更加迷惑了。在自己的印象中,七大姑八大姨里面好像还没有这个称谓。

    方羽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嚎啕大哭的老妇,一把鼻涕一把泪,乱糟糟的头发在风中乱飞,这模样,活脱脱的就是个乞丐,一时之间竟然也没有认出来。

    “二子……终于活着找到你了……”老头哭得更伤心了。

    “你如何知道我小名?”这声音,听起来像,可是这面容……方羽懵圈了。

    “二子……我是你爸啊……”

    老头抬起头,使劲的把脸往方羽的眼前凑,几乎快碰着他的鼻子了,仿佛只有如此才能让他看得清楚。

    一股难闻的臭味扑鼻而来,但方羽却实实在在的惊呆了,这声音……这面容……

    “爹!真是我的亲爹!”他突然大吼一声,泪水就像决了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下,“噗通”一声当即跪倒。

    “儿子啊!再找不到你,我们三个就死在这里了!”

    父子俩抱头痛哭。

    “儿啊——”王晴集聚的痛苦顷刻间痛快的释放。

    “娘!我的亲娘!”方羽再次跪倒。

    “二子……”见此情景,方梅也忍不住鼻子酸酸的。

    “姐姐!”

    三人抱在一起畅快痛哭。

    竟然是官人的爹娘!柳诗妍惊愕莫名,还好她反应快,跟着丈夫喊了声“阿舅!阿婆!姐姐!我们不妨回屋说话。”

    王晴道“你真是柳诗妍?”

    柳诗妍点头答道“回婆婆的话,奴家姓柳,名诗妍,字水柔。”

    王晴摇头道“那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呢?你是冒牌的吧?”

    柳诗妍微微一笑,也不与争辩,见到丈夫情绪渐渐平稳下来,便提议是不是先回客栈,有话慢慢再叙不迟。

    方羽点头称是,一手拉着方二海,一手拉着王晴回了客栈。

    一番洗漱梳理换上衣裳后,时间已过黄昏。到了饭点,方舟和柳玉芙也从外面回来了,看见方二海和王晴,照例又是一番痛哭流涕的感慨。柳玉芙虽然调皮,可基本礼数还是知晓的,行了个万福,唤了声“阿舅阿婆”。王晴更加纳闷了,这“阿婆”她倒是可以理解,“阿舅”算怎么回事?

    方舟笑道““爹,她真的是我老婆,叫柳玉芙。”

    柳玉芙轻轻的捏了捏他的脸,嗔怪道“官人又说胡话。奴家何时成了你的婆婆?”

    自己什么时候说过了?方舟随即明白过来,笑了笑,道“不不不,不是婆婆,是老婆!”

    柳玉芙小嘴一撅,道“奴家很老么?官人为何称呼奴家老婆婆?”

    “不是老婆婆……是……”

    晕了,这要怎么解释啊!他干咳两声,突然响起这是在宋朝,这越解释越黑啊,不由苦笑道“一时失言,请娘子息怒。”

    “好吧,饶恕你无心之过。嘻嘻!”一颦一笑间,小女人的神态尽显。

    “爹,娘,你们先聊着,我和娘子洗漱一番再来。”说罢,方舟拉着柳玉芙一路说笑着回房去了。

    一生我只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