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诡墓异谈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图谋
    “我也并不太了解,我很确定在我上一次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生这样的震动,似乎这里有什么地方变得不太一样了。”李华一只手拽着黄金城的手,脸上并没有丝毫的变化。

    在这一会儿我已经顾不上其他的了,整个人的精神几乎是高度紧绷着环绕着四周的一切。

    振动主要传来的方向是处于地下,整个地面似乎都在震动着,但是出奇的是却并没有发出任何类似于机关启动时的声响。

    用得着遇到机关导致地面进行颤动的时候,都能够若有若无的听到底下有机关转动的声音,但是在这一会儿,却并没有听到类似的声音传来。

    要么是因为这底下所设计的机关太过于轻巧,旋转的时候并没有发出太过于明显的声音,要么就此刻地面的震动并不是因为机关的缘故。

    这两种到底是因为哪一个可以说是对于目前的这种情况至关重要,按照我思索的可能性最大的,还是后面的一种。

    比较在前面带路的夏琳萱可以算得上是机关高手,她作为带路的人身先士卒,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绝对没有理由去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就算是之前她和李华分开处于队伍之中,她也是一直处于一个较为安全的局面。

    唯一的可能就是眼前的夏琳萱的确并没有察觉到眼前的这震动。

    在这一瞬间我全身上下都涌现出了一股寒意,如此说来的话,这里所存在的东西远不仅仅只有这几口鼎,或许还有一些其他的什么。

    就在我升起这个念头的时候,突然之间我看到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细小的裂痕。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从地面的地下往上顶,而且那东西的力道可以说得上是非常的大,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怎么可能就这样敦实的地面所顶破。

    在之前第一次踏足眼前的这墓室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这地面的硬度非同一般。

    如果不是具备相同的力道很难做到这样的一个程度。

    咔咔咔.....

    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伴随着地面出现裂痕的那一刻,遍布在这里的诸多青铜鼎几乎也是在这一刻紧贴着地面快速的移动起来。

    这些鼎移动的速度非常的快,而且似乎像是有眼睛一般,能够很轻易的辨别我和夏琳萱现在所处的位置。

    这些鼎的移动速度快到了几年,几乎是在这一瞬间就已经将我和夏琳萱团团的围了起来。

    我的瞳孔微微的放大,几乎是在这一刻,我就已经明白这些鼎的移动速度能够到达什么样的一个可怕地步。

    恐怕这些鼎的移动速度和我启动全部热流时的速度可以说得上是一个水平了。

    这就可以说得上是相当可怕的要速度了,毕竟我仅仅只有一个人而眼前的这些鼎却有很多。

    不过让我稍稍感觉到放心的时候好在我并不仅仅只有一个人,同时还有队伍中的其他人,如果仅仅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无论如何想要从这里逃脱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毕竟虽然还没有接触到这些鼎的攻击力有多大,就单单是这一个速度想要逃离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10个速度与你相仿的东西来围堵你,恐怕换做任何的人都没有办法逃离,我也让我感觉到庆幸的事就是这些鼎的体积不算太大,而且高度仅仅只有半人多高,在这样作为一个前提的情况之下我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生机。

    “暂时先不要进来,短时间内这些东西应该奈何不了我,我先试试这些东西的力量到底如何,你们在远程用攻击类的武器进行协助。”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就在这一会儿缓缓的开口说着,以目前的这种情况来说各位重要的就是先弄清楚这些东西的虚实到底如何。

    我很清楚的知道凭借着这些人手中的远程武器,根本没有办法对眼前的这个鼎造成什么伤害。

    虽然并不清楚为什么眼前的这些点可以动弹,但是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这些鼎可都是古代工艺所锻造而成的,比起现代的合金可以说得上是不遑多让。

    远程武器的目的本身也并不是为了击伤这些鼎,只是为了想要记住这些武器所造成的冲击力,对于鼎的移动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此时对于我来说这些鼎并不是最大的威胁,最大的威胁还是在地面之中正要出来的那东西。

    即使现在整个地面还在一个非常剧烈的程度正在晃动着,我不清楚它是什么,但是以目前的这种情况来说,贸然的叫其他人圈起来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其他人的身体机能可以说并不算太强,如果同时存在一个有限的环境中面对墙壁的话,除了缩短你自己的移动范围之外,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好处。

    以目前的这种情况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由我来探清楚虚实,然后再结合几个队伍中身体机能最强的人相互之间配合,来解决眼前的这种情况。

    出乎我的意料的是,眼前的这些地方并没有贸然的发起进攻,仅仅只是围着我和夏琳萱来回的绕圈,高度警惕的过程之中我始终盯着这些不断旋转的鼎,让我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我慢慢的叹了一口气,这些顶到底为什么不发动攻击?

    这是在这一刻我心里面所闪过的疑惑,毕竟按照李华之前的描述来看这些的确是会发起攻击的才对。

    但事实上,眼前的这些的确并没有任何发动攻击的迹象,这是因为什么原因?

    我和李华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又或者是李华到底隐藏了些什么?

    几乎就是在这一刻,我是想不动声色的朝着李华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就在这一瞬间,李华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视线也朝着我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

    我的目光几乎是在骤然之间收缩,因为在这一刻我注意到了李华的嘴角略微的上扬了一下。

    这一会儿我的心里凉了半截。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诡墓异谈》,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