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大唐腾飞之路 > 1249 攀谈
    萧寒跟小东等人向来粗枝大叶惯了,虽也听说过一些关于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的大名。

    但是不管在关中,亦或者在汉中,扬州,哪里会有不长眼的蟊贼惹到他们身上?

    所以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也没往深处想,听人家招呼自己,举步就得登船。

    “等等!”

    就在最前头的甲一已经跳上木板,一只脚踏入大船时。

    换好衣服的王五却从后面急匆匆的跑来,等看到船头上站着的老林,两只眼睛立刻骨碌碌一转,大声道:“喂,船家!不对吧,这渡船的费用你怎么还没说?是不是想到了江中心,再报出一个天价?杀我们个进退两难?”

    “哎呀,这位客人您可是想多了!”

    老林一听这话,立刻就叫起了撞天冤,只见他拍着胸脯子说道:“您不信去打听打听,别的人不敢说,俺老林家在这摆渡也有上百年了,就从没干过这种下作事呢!”

    “切,这时候我去哪里打听?!”王五听的咧嘴一笑,推开挡在身前的愣子,这就要上前与他好好理论理论。

    说实在的,作为在扬州混迹多年的老油条,他是认得老林的,也坐过他家的船,自然知道老林家的船,还是靠得住的!

    但问题,自己这次不是一人出行,而是跟在萧寒身边做向导的!

    在老大面前,有机会表现,那就得表现一下!实在没机会表现,那也得找机会表现!

    要不跟一个路人甲一样,怎么能显出自己的用处,能让老大记住自己?

    所以,王五干脆拿出自己当年做泼皮混混时的模样,一步一摇的来到船前,看的萧寒都害怕他再不小心晃到水里去。

    “老头,不是我们不相信你!实在是家里少爷身娇体贵,万一你使点坏,我们是不打紧,但惊了我家少爷,那罪过就大了!所以有什么事,先提前说下才好!”

    看到王五这幅作态,老林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变得有些勉强了。

    要是今天就王五一个人,那他说不定掉头就走,想过江?游过去吧!

    但是现在面前这么多人,还带车拉马的,老林也不想放过这单大生意,于是压住心中的不快,大方的一挥手道:“既然客人怕俺坑你们,那先说明白也好!看客人的队伍不小,这船要分两趟才能拉完,这样吧,一共两贯钱,这个价格可还公道?”

    “啥?两贯?老头你这价格不低啊!”

    王五这时已经找回了当初做混混时的感觉,闻言两只牛眼眼睛一瞪,刚要撸袖子跟他砍价,就听背后隐隐有一道悦耳的女声响起。

    “呵呵,两贯船钱不高!如今过年时节,老丈依旧在外奔波不易!这是三贯钱,多了就当老丈的辛苦钱吧。”

    “啊……”

    本来还吊儿郎当,准备在萧寒面前表现一下省钱功夫的王五在听到这个声音后,就跟一盆水浇到了蜡烛上,瞬间便哑了火!

    他早晨被叫来的时候,就知道队伍里的碧油车中有一个女眷,也是萧寒这次出行所带的唯一一个女眷。

    虽不清楚她的具体身份,也不好乱打听人家姑娘的事情,但是能被侯爷带在身边的,那不就是……老板娘?

    想到这,王五强忍着回头看看“侯爷女人”的冲动,连忙低头闭嘴。

    “喏,我家付的船前!”紫衣话音落下,随即就有一个下人提着三贯钱越过王五,递到了老林面前。

    老林本来对王五还颇为不喜,连带着对这支队伍都有些成见。

    可如今一看人家这番作态,连赏钱都多给了一贯,些许心中不快早就烟消云散,赶紧对那拿钱过来的下人连连推辞:

    “哎呀,这怎么使的?!两贯钱就足够了,不用这么多。”

    两人在船前又是一番推辞,王五小心的左右瞅了瞅,等看到萧寒脸上开始出现些不耐烦的神色,立刻灵机一动,叉腰喝道:

    “嘿,老头!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哪那么多废话,我家少爷还等着过河呢!哎呀……”

    不过,也不知王五今天是不是流年不利,他明明是看萧寒脸色行事,但是这句话刚说完,脑袋上却又挨了萧寒一下。

    “你,对老人家说话客气点!”萧寒揉着手腕训斥!

    “是是是!”王五被敲了一下,虽然不疼,却也做出一副呲牙裂嘴的模样,连连对老林拱手作揖:“这位老头子,请你快点?”

    众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就连萧寒也忍俊不禁,笑出声来,唯有后面的小东和愣子瞪着王五愤愤不平!

    原本这耍宝捧哏,逗萧寒开心的差事该是他们的!现在却被王五跳出来,活生生抢了他们的风头!难怪今天一天,他们都对王五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

    不过不管怎么说,经历了一点小插曲,萧寒等人还是安稳的上了船。

    老林的这艘大船,说是大船,也只是相对于其他渡船来说的。

    不用说长江上的五牙大船,就连萧寒来扬州时乘坐的船,都比不上!

    以至于要把队伍分两批,才能把人拉完。

    下了缆绳,渡船微晃着随水波离开码头。

    船上,老林操舵,他的两个儿子则不时依照风向,转动船帆,配合倒也娴熟。

    萧寒跟小东还有甲一等人是第一批过江的。

    几人上了船,先在简陋的棚子下坐了一阵,等习惯了渡船的摇晃,有些坐不住的萧寒就站起身,在船上溜达起来。

    船上总共就这么大地方,没转一会,萧寒就转到了老林那里,看他操舵还挺有意思,便停了脚步,与他闲聊了起来。

    好像但凡是司机,都是比较健谈的,萧寒面前的这老林也不例外。

    闲聊几句过后,听说萧寒是去南方做生意的,老林就习惯性的问他做什么生意,怎么这么早就出发。

    萧寒对老林自然不能说是买粮去长安赈灾的,所以只是含糊的说去年长安遇到了灾害,粮食价格大涨。

    所以他这才准备去江南采买一批粮食,趁着春天青黄不接的时候,运到长安售卖,替家里多赚些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