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小娇妻》

下载本书

146(400月票+)

作者:老羊爱吃鱼 返回书页
    山上的桃花开了谢了,钻出了嫩绿的叶子,地上的野菜也开始变老,清明快到了,农场发生了一件事情,瘸子仓管员刘长贵不知为何竟被调走了,据马杏花说是去了其他队继续当仓管。

    “便宜这王八羔子了,要不是他场部有亲戚,我爸肯定把他送去七队了。”马杏花愤愤不已。

    沈娇听得纳闷,这又是怎么回事?

    马红旗解释道:“上回胡小草不是说我爸队长要当不成了嘛,我回去同我爸说了,他一查就查出是这刘长贵在背后捣鬼,他想换掉我爸做队长哩!”

    马杏花得意道:“我爸当队长农场年年产量都是第一,而且我爷是老书记,我二爷还是公社的干部,就刘长贵还想换了我爸?青天白日梦哩!”

    好吧,沈娇算是彻底明白‘有人就有争斗’这句话了,不过只是个不起眼的农场队长而已,竟也有这么多人争?

    在她看来马队长这活又苦又累,大事小事还都得管着,每月也就多拿五块钱工资,可真不是啥好差使。

    用她爷爷的话来说,这就是个赔本生意,有啥子好争的?

    一个个都脑袋发晕傻不拉叽的!

    沈娇却并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可不是向钱看的时候,大家讲究的是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荣誉比金钱重要千倍万倍,马家人早已习惯了当队长的荣光,岂肯把这荣誉让给别人?

    别说是只多五块钱,就算是没有那五块钱,马家人也是甘之如饴的!

    瘸子刘长贵的离开在农场并没有激起涟漪,大家的日子还是照旧要过,刘长贵就这么背着一卷铺盖深一脚浅一脚地离开了农场。

    因为他的背叛,马队长并没有为他安排交通工具,理由是——农忙。

    一个冠冕堂皇谁也说不出半个不字的理由。

    农业生产大于天,谁敢说不字?

    唯一因为刘长贵的离开而伤心的人也只有胡香玉了,刘长贵身为她的长期稳定的姘头之一,她对此人还是有几分感情的,尤其是现在这个青黄不接的时候,刘长贵走了,就意味着她将失去了一个稳定的进项。

    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

    刘长贵才走的第三天,农场又有人被调走了,这次是一户人家,正是朱家这一家子。

    朱富贵两口子的工作档案已经被送去了七队,也就是说,今后的岁月里,朱家人就要在鬼见愁的领导下参加农业建设,为祖国添砖加瓦了!

    鬼见愁的大名就连农场的三岁娃娃都听说过,朱家人岂会不知?

    他们一收到通知就懵了,看着马队长傻了半天,还是胡老太婆反应快一些,哭嚎了起来,求马队长别让他们去七队。

    “队长哎,可不能送去七队哩,要出人命的呀!”朱家人集体哭喊着要马队长高抬贵手,似鬼哭狼嚎一般。

    马队长看着这一家人就腻歪,韩齐修来找他说用朱家人调换七队一个老人家的事,好处是他保证马红兵明年提干,马队长连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且别说朱家这一屋子懒汉他早就想弄走了,光是韩齐修许出的好处就让他心动不已,为了儿子的前途,弄走一屋懒汉算啥?

    就是十个壮劳力他都舍得!

    只要儿子提了干,不比年年产量第一要强上百倍!

    马队长低头厌恶地瞪着朱家人斥道:“瞎咕咕啥哩?参加农业建设不分地方,只要一颗红心向着党,到哪搞生产都一样,七队咋就不好了?咋就要出人命了?你们这是乱造谣,破坏农业建设,我得给场部领导汇报!”

    朱家人被马队长这一口官腔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再说半个不字,如丧考妣般地开始收拾东西了,马队长并没有给他们太长的时间,限令他们第二天就得去七队报道。

    围观的群众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调动惊呆了,议论纷纷,不明白马队长怎地就冲朱家人下手了?

    马队长转身冲围观群众威严地斥道:“我马长安向来是好说话的,只要你肯好生干活,少在农场生事,我对他就如同春风一般地温暖,可要是谁不好好干活,成日里惹事生非,带坏农场风气,可就别怪我马长安不讲情面了!”

    说到这里,马队长有意无意地冲胡香玉瞟了眼,看得胡香玉心头发凉,忙不迭地回了屋。

    胡香玉觉得她今年似是在走霉运,先是年前粮食让公安抄了,再是最满意的姘头马喜喜成亲了,然后孙毛蛋这王八羔子赖在她家不肯走,紧接着固定粮源刘长贵调去了其他队,现在又轮到了歪靠山朱家也要走了。

    这一桩桩一件件看似毫无关联,可却都同她有关系,严重地影响了她的生活质量,以后她还怎么过好日子?

    不行,得赶紧把孙毛蛋这熊货弄走,再想办法勾上城里人,小草说得没错,她胡香玉凭啥只能勾马喜喜刘长贵这样的山里汉子?

    她也要去大城市当城里人哩!

    朱家人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去了七队,马长安同样没有为他们安排交通工具,理由自然还是那个光明正大的——农忙。

    朱家人的离开最开心的就是朱四丫了,自从她同朱家断绝关系后,这朱家人还是时不时来纠缠她,要不是她拿刀子挡在门口,屋里的粮食早都让他们给抢光了。

    那些粮食哥是娇娇给她的,岂能让朱家这窝畜生抢走?

    就是死也不能哩!

    要不咋说物以类聚呢,沈娇与朱四丫之所以能够投缘,她们身上还是有共同点的,那就是护食,谁抢她们的粮食,她们就同谁拼命。

    第二高兴的就是马杏花了,不过她还是有遗憾的:“我爸也真的,咋不连狐狸精一家也弄去七队嘛?”

    沈娇听得好笑,这马杏花与胡家母女可真是前世的冤家啊!

    石广山是在朱家人走后的当天下午来到六队的,鬼见愁竟然派了辆马车把他送过来,也就是光溜溜一个人,还有几床厚棉被,气色看着倒是好了些,只还是一样地瘦,皮包骨一般。

    沈娇心里有些激动,可她并没有上前打招呼,只是冲马车上的石广山眨了眨眼,石广山眼里露出笑意,把头撇向了一边。

    此刻正是下工的时候,大家都跟看西洋镜一般看着石广山,不明白这瘦得跟鬼似的老头是何方神圣。

    一直没出声的吴伯达却难掩激动,沈娇看得出来,他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手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老羊爱吃鱼说晚上依然还是三更,祝大家节日快乐,团团圆圆,财源滚滚!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biqiwu.com/down/txt88279.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wu.com/book/8827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146(400月票+))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