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小娇妻》

下载本书

071加丽亚帽

作者:老羊爱吃鱼 返回书页
    胡小草厌恶地拍开了猫蛋的手:“别碰我的帽子,你那手多脏哩!”

    猫蛋也不是个好惹的丫头,当下便不屑道:“我手再脏也没你家炕脏,谁知道这绒布和白布馍是哪个脏男人送的哩!”

    狗娃与他姐姐感情极好,当下便赶过来声援:“还能是哪个男人?不就是喜喜大哥嘛!”

    胡小草的小脸涨得通红,可却反驳不出一句来,因为这姐弟俩并没有说错,白面馍和绒布的确是马喜喜拿来的,她能说啥?

    可让她吃这口头亏又是极不愿意的,想了想便尖声骂道:“就是我喜喜叔送的咋了?你们想还想不着哩!”

    狗娃还想回嘴,他姐姐用力扯了他一下,狗娃抬头一看,便见到了胡小草背后脸黑得能滴墨汁的马杏花姐弟俩,立马就闭上了嘴。

    马杏花此刻的内心已经烧得快成火焰山了,因为前两天马喜喜带了一小块红条纹的骆驼绒布过来,说是可以给兰花做绒裤,当时奶还夸大哥有心了,她也觉得大哥算是长了回心。

    现在看来她家兰花可不就是捡小狐狸精剩下不要的?

    还有白面馍,她家可是连颗麦皮都没见着哩!

    呸!

    马杏花眼睛都烧出火了,眼下她只想着把这个小狐狸精撕了,再把她头上的帽子扒了,还有以后再也不给大哥留肉吃了!

    胡小草注意到气氛的诡异,转头便见到了铁青着脸的马杏花,吓得小脸都白了,想也不想就往山下跑,马杏花哪能放过她,一个箭步冲上去就揪住了胡小草,大耳光子扇上去了。

    “我打死你个不要脸的小狐狸精,和你妈一样不要脸……”

    马杏花骂骂咧咧的,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句话,手上却不闲着,三下五除二就扒了胡小草的帽子,气红了眼的她甚至还想扒胡小草身上的绒裤,让马红旗给叫住了。

    胡小草毕竟是个姑娘家,这要是这么多人面前扒了她裤子,他三姐可就变成没理了,他爸也不好在农场竖威信了!

    “朱石头,朱四丫,你们都死哪去了?还不过来帮忙!”胡小草哭哭啼啼地嚎叫,叫起了朱石头姐弟俩,只是叫了半天都没人过来。

    石头姐姐朱四丫早就看见这边的动静了,不过她当然不会过去帮忙,她巴不得马杏花狠狠地揍胡小草呢!

    这个表妹仗着她妈用肉皮子换回来的吃食和衣服,在她家横行霸道,像使唤狗一样使唤她,她做梦都想削死这胡小草呢!

    朱石头听见声音从山上窜了下来,想要下去看看情况,朱四丫冷声道:“下头有沈家丫头在哩!”

    朱石头一听沈娇在,吓得立马缩了回去,一个人往山上跑了,看着鬼鬼祟祟的。

    朱四丫阴冷地看着自家弟弟的背影,暗自祈祷能有只狼过来把朱石头给叨走了,只要没了这个祸害,她以后可就不用过苦日子了!

    胡小草叫了半天都没叫来人,让马杏花给收拾得伤痕累累,脸上的血棱子碰到雪地,又是冻又是痛,疼到了心里,流出来的眼泪也在脸上冻成了冰渣子,刺刺的疼。

    马杏花不屑地将绒布帽子扔在了地上,胡小草心疼帽子的同时,更是被马杏花的眼神刺激得心疼,这个可恶的女人每次都是用这种鄙夷的眼神看着她,就仿佛在看臭虫一般。

    她凭什么看不起自己?

    她胡小草长得漂亮,干活也不差,学习比别人好,马杏花凭啥见天地嘲笑她?

    也所以,胡小草才会在马杏花面前不时地挑衅,炫耀马喜喜对她的好,因为只有在那个时候,她才能感觉到马杏花是羡慕自己的,农场里的其他小孩也一样,她也才会有一种优越感。

    就凭着这种良好的自我感觉,胡小草才一而再再而三不顾胡香玉的警告,在一众孩子面前炫富,就算是吃了马杏花好几回排头也在所不惜,百折不挠。

    精神实在是可嘉!

    胡小草又一次被刺激了,不管不顾地跳了起来,冲马杏花嚷了起来:“马杏花你就是羡慕喜喜叔对我好,喜喜叔昨天还夸我哩,说我比你漂亮,比你性格好……”

    马喜喜这厮没和胡香玉勾搭上时,还是个好孩子的,对老人孝顺,对弟妹也爱护,是马家孩子心目中的好大哥,只不过自从这家伙色迷心窍后,便将这些孝顺和爱心都用在了胡香玉母女身上了。

    马杏花眼睁睁见她的好大哥变成了对她不管不理的坏大哥,而且还在仇人面前这样说她,她这爆脾气哪里受得住,当下便跳了起来。

    马红旗一把扯住了她,鄙夷地看了胡小草一眼,不紧不慢道:“你也别一口一个喜喜叔叫得欢,我和我三姐可没你这么大的侄女儿,受不起!”

    胡小草脸刷地一下就白了,对马杏花她是一点都不怵的,可在马红旗面前,她却总觉得矮了几分,尤其是马红旗的眼神,更是让她觉得羞惭,想缩进地里去。

    马杏花看得颇为解气,冷声道:“我马家可不敢要这种来路不明的侄女儿,怕脏了咱家的门槛。”

    胡小草的脸更白了,父不详这事一直是她心中的痛,现在被马杏花当着大伙面说了出来,她哪里受得住,嘤嘤哭着就跑下了山。

    马杏花大获全胜,得意地舒了口气,冲沈娇甩了甩下巴。

    “过几天我就上镇里买骆驼绒布,给兰花缝顶‘罗宋帽’,哼,不就是城里人戴的帽子嘛,谁不会缝哩!”马杏花气哼哼地说着。

    沈娇劝道:“罗宋帽是男式帽子,像我爷爷他们戴的,杏花姐要是想做帽子,就照着我这种做吧,这种男女都可以戴的。”

    沈娇今天戴的帽子是顶毛茸茸的毛皮小圆帽,把她的小脑袋和耳朵都包得严严实实的,看着特别暖和。

    这种帽子名叫哥萨克帽,也是早先白俄人传进来的,有一阵子特别流行,后来还有时髦的大学生把它取名为‘加丽亚’帽,不过现在这叫法没人叫了。

    马杏花听说胡小草那帽子是男人戴的,立马就笑得直不起腰了:“哎哟喂,这可真是土包子进城,出尽洋相哩!”

    其他人也都哈哈大笑,心里对于胡小草新帽子的羡慕荡然无存。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biqiwu.com/down/txt88279.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wu.com/book/8827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071加丽亚帽)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