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老公深夜来》

下载本书

卷三:若是前生未有缘,待重结、来生愿 257.水蛇一样缠上他

作者:薇子 返回书页
    这个女人是谁?

    卓斯年想看看女人的容颜,离开了女人甜美的芳唇,捧住她的小脸,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女人。()

    那张脸——

    竟然是花房那个自称是黄连的少女的脸!

    精致娇俏的五官,清秀但是很又辨识度,再也找不到比她更清甜秀美的少女,挺秀的小鼻梁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把,湿润柔软的唇,很适合接吻。

    正在他想要多看一会,女人露齿一笑,笑颜慢慢在眼前消失。

    “不……”卓斯年低呼出声,忽然间眼前的画面一闪,像是信号不好的电视,收到了信号后已经是另外一个画面了。

    画面中,意乱情迷、双颊坨红的少女变得娇俏可人,黑葡萄似的眼珠熠熠发亮,手背在身后,声音甜美得听者迷醉,冲他灿烂甜笑:“大叔!你喜欢不喜欢我啊?”

    少女的脸,仍然是花房了那个自称是黄连的少女的容颜!

    卓斯年愣神之间,脑海之中的画面又是一闪,一眨眼就变成了一个袅袅娉婷的古装美人,小家碧玉,毓秀雅致,如空谷幽兰,亭亭玉立在他面前,嘴角带笑,发间的金钗步摇随着身体抖动着的轻笑发出悦耳的叮咚作响,“将军,你来了,辛夷好生欢喜!”

    紧接着,脑海之中的画面不受控制了起来想,像是被剪坏的电影,许多镜头一个接一个闪过去:

    少女站在那里冲他挥手,“斯年!”

    古装美人背对着他,回眸一笑百媚生,“天雄!”

    “斯年!”“天雄!”“斯年……”“天雄……”

    乱!好乱!脑子里乱得像是一锅粥!

    他怎么会想到这些画面,明明记忆里面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为什么会想象到这种事情,为什么会想到和那个少女接吻的画面,他很久不碰女人,已经到了这种饥渴难耐的地步了吗?

    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思绪乱了记忆也会出错吗?还有那些凌乱闪过眼睛的画面究竟是怎么回事?

    卓斯年啪地扔掉了手上的笔,双手紧紧地抱着头。

    难道是自己曾经认识过这个少女,但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忘记了?否则他为什么不记得了,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想起来,卓斯年,想起来!

    卓斯年用手恨恨锤着自己的脑袋,逼迫自己回忆起一点什么来,同时间浑身颤抖得厉害,因为焦虑,因为急躁,额头渐渐地沁出一层细细密密的薄汗,像是刚做完蒸桑拿,很快脸上一片汗珠,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股寒意从脊髓刺上来,猛地插进后脑勺,像是被一把刀插进头颅,剧烈的疼痛令得卓斯年口齿之中溢出一声吃痛的低呼,近似绝望的呻吟,伴随着‘啊’的一声应声被摔到地上的,是他庞然的身躯。

    嘭——

    巨响,毫无预兆地传进了耳朵里,万佳怡的脚步加快了几分,踩着高跟鞋站定在卓斯年的房门前:“佳明?佳明?你怎么了?”

    她本是过来看看卓斯年的,因为程非凡警告过她不允许她打扰卓斯年,好不容易盼到了晚上才敢过来看看,已经一整天见不到卓斯年了,明明是她的老公,却一天到晚都见不上面,万佳怡心底很不甘心。

    正躲着程非凡的眼线走过来的时候,忽然就听到了合作四年的房间里面传出来的那声巨响。

    为什么卓斯年的房间里面会传出来嘭地一声轰然巨响,实在是太奇怪了!

    斯年会不会出事了?

    万佳怡心急如焚,程非凡的警告早就已经抛到了耳后,焦急敲着门:“斯年!斯年!”

    敲了几下门,还是没有人回响,看到门把手,干脆想着试试看能不能打开。

    本来不抱什么希望,但是在摁下门把手顺利推开门扉后,万佳怡的脸上惊喜了一下。

    但是喜悦没有能维持多久,在三秒钟环顾过光线昏暗的房间,看到倒在地上、颤抖蜷缩的那团人影,万佳怡的脸色一变,血色尽褪,尖叫着飞到卓斯年身边,抱住他的身躯:“斯年!斯年!你醒醒啊,你怎么了?你不要不说话啊,告诉我你怎么了?”

    “……”没有人回答她的呼喊,有的只是死一般的幽寂,还有怀中卓斯年痛苦的低吟。

    “斯年,你是不是胃病犯了?我这就给你去叫仆人,你等着!”万佳怡眼眶通红地站起来,脚步正要往外走,站起来的时候不小心余光扫见了卓斯年的书桌。

    本来只是漫不经心地一扫,没有放在心上,但在看到白纸上赫然显目的“黄连”数个大字后,万佳怡的脚步便是一滞,浑身一震,整个人硬生生僵在了原地。

    瞳孔地震,心绪崩溃,如遭雷劈。

    黄连?!

    白纸上写的名字是她恨之入骨,即便这个女人化成了灰烬她也认得出来的黄连!

    万佳怡的脸上一点血色没有,素白着脸,手紧紧攒着椅背,俯身向前,定睛细看。

    冷峻刚毅,挺拔隽秀的字迹,字如其人,是卓斯年的笔迹没有错!

    这是卓斯年亲手写的?为什么卓斯年会突然写这么多黄连的名字?

    难道——他已经想起来了?!

    不!

    很快否认了这个荒谬想法。

    卓斯年绝无可能恢复记忆,她精心研制的忘情丹,只有她有解药,世间仅此一份独一无二!解药尚且在她手中,卓斯年并没有吃进去,怎么可能恢复记忆?

    转念一想,心潮起伏的万佳怡稍稍冷静了一点,但是心底还是难掩震惊。

    卓斯年怎么会忽然想到黄来呢?他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程非凡是不是给卓斯年说过什么?否则卓斯年怎么会想起来黄连这个名字?

    当初在农庄小屋,好几个月卓斯年都对以前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来到奈何岛上的天数屈指可数,遭遇了什么事情才想起了黄连?

    想来想去,最大嫌疑人的矛头都指向程非凡了。

    来这里还没有几天,斯年就想起了黄连名字,再呆上一个月,说不定所有人的名字都想起来了!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这样下去迟早要完,她必须想个办法逃离这里,逃脱程非凡的魔爪。

    在奈何岛上,她简直就是粘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再这样下去斯年真的不保了!好不容易才得到了斯年,她可不想再这么轻易失去。

    越想便越觉得细思极恐,头皮发麻,浑身恶寒,万佳怡赶紧放下卓斯年,走出走廊叫仆人进来帮着扛卓斯年到床上躺下。

    医生过来检查没有什么事情后,万佳怡这才松了口气,送走仆人和医生,掖好卓斯年身上的被子,临走之前凝目望了一眼卓斯年,眼神坚定,“斯年,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身边的,我一定会想办法带着你离开这里,你放心吧。”

    在卓斯年额头上落下轻轻的一吻,掩上来来到谭乔森的房间门口。

    四声清脆的敲门声传进来,坐在沙发上看橄榄球比赛的谭乔森霍的起身,走过去打开房门,看也不看便知道来人是谁,“佳怡?大晚上的你怎么过来了?”

    万佳怡左右四顾,“进去说话。”

    关上门,万佳怡面色凝重地开口:“乔森,我有件事想要求你。”

    谭乔森为程非凡卖命,想要说动谭乔森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来之前万佳怡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做,反正不论如何,不惜一切代价,都不能让卓斯年离开。

    “怎么了?”看万佳怡鬼鬼祟祟,小心翼翼的样子,谭乔森不禁也皱起了眉头疑惑地问。

    “其实……”万佳怡咬着殷红的朱唇,上前一步,身体紧贴上了谭乔森的胸膛,柔软曼妙的女性躯体紧密地贴着男人坚硬的胸膛,波涛汹涌的幅度,饶是任何一个男人也把持不住。

    “佳,佳怡?”谭乔森心跳加速,脸上微微有些发热,不知所措地看着忽然变得很主动的万佳怡。

    倒不是因为万佳怡的身材有多火辣,他已经感受过无数次,只是从未见过万佳怡这么主动,除了在很爽的时候主动弓起身子迎合她,其余时候都是高冷的冰山女神,对男人不屑一顾,更别提他了。

    谭乔森对于万佳怡忽如其来的主动有些怔怔然。

    “怎么了?你紧张什么呀?”万佳怡水蛇般柔软的手臂缠上了谭乔森的脖颈,手指打着转摩挲着男人的背部,有意无意地撩动着他,“我有点事情想要帮我。”

    “什么事?”谭乔森的喉结滑动了下,看着万佳怡的眼神顿时变得燥热且饥渴,“你直接说吧。”

    “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但是我知道你能做到。”万佳怡踮起脚尖,谭乔森也有一米八的身高,在男生之中也算是佼佼者,她也不矮,穿的是十厘米的恨天高,再垫一下脚,便凑近他耳边,吐气幽兰,声语魅惑地咬字道:“我想让你像个办法带我和斯年离开这个鬼地方。”

    话音还没落下,谭乔森的面色就是一变,万佳怡说完还没有一秒,他便伸出手将万佳怡从身上像是脱围巾一样扯开。

    “佳怡,别开玩笑了,你说什么傻话,我们来的时候都不知道船的方位,又上了直升飞机,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通讯设备都被拿走了,怎么联络外界?”

    “你根本不懂得我的烦恼!”万佳怡气得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恼恨地窜起拳头,“刚才我去找卓斯年,你知道我在他的书桌上看到了什么吗?卓斯年写黄连的名字!满满一张纸都是黄连的名字!”

    卓斯年潜意识还记得黄连?

    听到这个消息,谭乔森吃了一惊,略一思忖,谭乔森在万佳怡身边坐下,揽过她肩膀,“你听我说,**oss不是等闲之辈,他黑白通吃,势力多厉害你比我清楚。”

    “可是……”

    抢在万佳怡想要说话以前,谭乔森先发制人地道:“**oss能这么快就找到人间蒸发的卓斯年的踪迹,就自然有办法不让卓斯年逃走,你别忘了**oss这次过来是为了让卓斯年帮他研究中药的,你觉得**oss就这么轻易放过我们吗?”

    他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无能为力啊!”

    “那斯年怎么办?他记起黄连的事情又怎么说?我担心斯年在呆在这里,迟早有一天会记起所有的事情!”

    谭乔森顾左右而言他地道:“**oss不是等闲之辈,我们最好不要挑战他的底线。”顿了一顿,“卓斯年写的黄连,说不定是中药名呢?”

    “说不定?我不容许事情有任何差池!就算是一点点也不行,就算离开,也必须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防患于未然才行!”万佳怡急红了眼睛,伏在谭乔森肩头,没由来地感到恐惧。

    “那就试试看卓斯年是不是真的想起来黄连了不就行了?”

    “好办法!”万佳怡欣然同意谭乔森的提议,“我们想个办法测试一下斯年,确保他没有记起来,如果他真的记起来了,我就……”

    手被紧捏成拳,万佳怡的眼神透出阴狠。

    “嗯,你也放宽心别多想,奈何岛上除了程薇薇就是人老珠黄的女专家,别说卓斯年看不上,就算看上了也下不去口啊,你是奈何岛最漂亮的女人,用不着担心卓斯年会出轨。”

    谭乔森低声说着,手慢慢地爬上了万佳怡的肩,嘴唇似有若无地触碰着万佳怡的脸部肌肤,好似下一秒就要将她推倒进行鱼水之欢。

    万佳怡皱了下眉,眼底浮动着不易察觉的嫌恶,不动声色地抽出身体,站在谭乔森面前三步远的距离,环手双臂:“你说的我都懂,但是奈何岛这么大,真实情况我们都不了解,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是小心为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真不愧是万佳怡,抽身无情,利用完他就将他丢到一边去……

    谭乔森黯然伤神地扯了下嘴角,勾起一个自嘲,“所以说我们要巴结好**oss,他是这个岛屿的主人。”

    见万佳怡不说话,谭乔森趋上前一步看定她,“我听说你和**oss起过争执,最好不要这样,伴君如伴虎,**oss搁古代就是帝王,我们在奈何岛受制于人,身不由己,如果你想保住卓斯年,还是想办法讨好这个岛屿的主人才是上策。”

    “我知道了。”万佳怡“啧”了一声,眉间闪过一丝不耐烦,“程非凡先生的势力我知道,只怕我想讨好,人家未必肯收我的好。”

    “那你就把卓斯年看紧一点,双管齐下,我不相信卓斯年还会做出什么怪异的事情,记忆起来什么不干净的人。”

    谭乔森面上给万佳怡提议,其实内心里幸灾乐祸,巴不得卓斯年快点记起以前的事情。

    等到卓斯年回到正阳集团,恢复记忆,他就有机会报仇了,如果一直留在万佳怡身边,反倒是会让他头疼,但是万佳怡问起来他还是会给万佳怡出主意,毕竟卓斯年恢复记忆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也只有这样了。”万佳怡叹了口气,幽怨地道:“卓斯年刚才昏迷了,医生说只是短暂性的神经组织中断导致的昏迷,我知道他一想起来以前的事情就会头痛,他一定是在逼自己想起来那些事。”

    不过斯年要白费功夫了,她的忘情丹可不是普通的忘情丹,除非有解药,卓斯年绝对不可能想起来以前的事情!

    谭乔森若有所思。

    “行了,我先回去了,等会斯年醒了见不到我乱跑就糟糕了。”

    万佳怡拉开门就要往外走,手腕被谭乔森抓住了,“佳怡,如果卓斯年不要你了,我随时在原地等你。”

    “胡说!”万佳怡恼羞成怒,脸上狰狞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冷静,冷哼道:“卓斯年不会不要我的,你做梦吧!”

    只要有我万佳怡在的一年,卓斯年就别妄想恢复记忆!

    他,卓斯年,一辈子都是她万佳怡的所有物!

    ......

    卓斯年寝室,盯着昏暗台灯光线男人沉睡时候的冷峻容颜,万佳怡脸上露出了幸福而又满足的微笑,握住了卓斯年垂在床边的大手,“斯年,晚安。”

    凑上去在他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然后爬上床,穿着一件淡薄的吊带睡衣,万佳怡躺在了卓斯年的旁边,枕在卓斯年的臂弯下。

    窗外,海浪孜孜不倦地推着细沙,冷月昏黄,愈发显得室内幽静。

    黑暗里,卓斯年的挺拔眉宇微微紧蹙,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似是被什么恐怖的梦魇缠住了。

    眼前雾气重重,很快拨云见日,眼前又出现那个古装美人,云鬓花容,体态婀娜,在一片清辉之中徐徐朝他走来,容貌身姿露出了全貌,显山露水,袖腕上的翠鸟刺绣活色生香,好似下一秒就会从衣服里飞出来,真实得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古装美人我见犹怜的凝视了他半响,青葱十指落在肚子上,腹部像是一个小山丘高高隆起,怀胎数月,大腹便便。

    她的柔夷轻轻抚摸着肚子,殷红朱唇一开一合,声语甜脆地唤着一个名字,“天雄,天雄,天雄……”

    她看着自己,是在叫他?

    可是他并不是什么天雄,这个女子是不是认错人了?

    总觉得女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是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脑袋剧烈一疼,卓斯年也不知道爱自己是着了什么魔,喉咙里自动跳出几个字音:“乔辛夷?”

    说完自己都狠狠愣了一下,就像是身体里面有着另外一个灵魂,操控着自己的身体。

    “你是乔辛夷?”卓斯年又魔怔地问了一遍。

    “天雄。”乔辛夷满面哀容地凝望着他,隽秀无双的容颜布满哀伤,眼睛里的泪花就要溢出来,“这辈子我们注定有缘无分,若有来生,我们一定要在一起,共结连理,白头偕老,到了奈何桥不要喝孟婆汤,下辈子我还是这般,答应我,记住我,来找我。”

    “辛夷……”女子的容颜太过可怜,惹得爱怜,卓斯年目露心疼,情不自禁抬起手,抚上女子的脸蛋,一遍遍用手描绘着女子的脸部轮廓,好像想要用手记住女子的音容面貌。

    可是女子就像是一团雾一样,一阵风吹过来,就从他手中消失了。

    “不——”自己撕心裂肺的嘶吼,卓斯年心如刀割,眉心狠狠地一皱,倏地掀开了瞳帘。

    眼前,一片黑暗。

    卓斯年的大脑一下子反应过来,这里是他在奈何岛别墅的房间。

    可是梦境里的梦分明又这么的真实,好像曾经他发生过的事情一样,即便苏醒了也仍然历历在目,更记住了那个叫做乔辛夷的古装美人。

    她说,让他记住她的容颜,不要忘了他。

    其实根本就不用记住,因为这个女人简直和花房里遇到的那个自称黄连的少女有着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般的容颜,像是一对孪生姐妹。

    黄连和乔辛夷是什么关系?是他因为和黄连接触过、有好感的缘故,所以自己就虚拟出来了一个古装美人?不会,那个古装美人是真实存在过的,那这又怎么解释?

    好乱,脑子里像是有一千万只苍蝇在乱飞。

    必须去找黄连询问一下,他必须去见黄连。

    卓斯年掀开被子,脚尚未落在地板上,忽然惊醒了身侧的女人。

    万佳怡刚睡下没有一会,还没有进入深度睡眠,睡眠很浅,加上卓斯年不知道她就在身边,所以动作幅度很大,动静很响。

    万佳怡一下子就被惊醒了过来,赫然睁开眼睛,还没看清眼前的景物,便借着朦胧的月光看到了坐在床边的男人。

    卓斯年刚想要从床上起身往外走,手腕,毫无预兆地被身后一双手给抓住了。

    没想到自己的床边竟然还有别的人,卓斯年愣了0.5秒,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个人是谁,使力便要挣脱开她的手,“滚!放开我!”

    本书来自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biqiwu.com/down/txt86300.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wu.com/book/86300/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卷三:若是前生未有缘,待重结、来生愿 257.水蛇一样缠上他)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