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茶皇后》

下载本书

754.第754章 我留下来

作者:意千重 返回书页
    梅询已经没了之前的意气风发,眉梢眼角多了几分愁苦之色,和钟唯唯分宾主坐下之后,淡笑着道:“大司茶倒是可以从容处理事务,我那司茶署里的事务却是堆积如山啦。 ”

    钟唯唯一笑:“梅司茶太谦虚了,你的属官哪会那么懒!”

    大司茶率队出门斗茶比赛,一般都会留下心腹得力之人在国内打理司茶署的事情,不然岂不是乱套了。

    梅询这样说也不过是想要引出话题而已,见钟唯唯不吃这一套,索性开门见山:“我等离家已久,家中亲人甚是挂念,敢问贵国皇帝究竟要怎样才肯放我们回去?”

    这就对了嘛,钟唯唯微笑着伸出两根手指:“大司茶当然是什么时候想走就什么时候走,我们绝不拦你。就是这两位,深深地得罪了我们陛下,不出点血是不行的。”

    她不提自己,是因为当事人总是不方便讲条件的,提重华,退可守,进可攻,很好。

    梅询自然识破了她的小心机,无奈地道:“想要什么?”

    钟唯唯轻描淡写地道:“望川和楚县。真堇帝姬,堂堂东岭帝皇的胞妹,太后亲女,至少值得望川吧?保平郡王,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也值得一个县吧?”

    “我知道了,这就写信回去禀告我家陛下。”梅询从容告辞离去。

    钟唯唯继续干活儿,午饭也留在官署里吃,下午提前离开,去看秋袤。

    秋袤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在那儿拿着纸笔不停地写写画画,见钟唯唯来了,就很高兴地道:“阿姐,我又想起很多事情来了,那个什么圣女的本事还是不错的。”

    钟唯唯也很高兴,凑过去看他在写什么,结果看到是在画画。

    第一幅画的是一间屋子,有床有桌椅,一个少年背对着人站在桌前看什么,窗外站着一个人,正往屋里吹迷烟,少年一无所知。

    第二幅还是那间屋子,窗外的人往窗户里爬,嘴里还叼着刀,少年坐在桌前一手撑着头,一手遮遮掩掩往桌下藏东西。

    钟唯唯一看就明白了:“这是你在象州被李尚的人带走时的情景?”

    秋袤道:“是啊,今早起来之后,我就想起这些来,这个东西很重要的,是我要给你的,因为想不太明白,所以我把它先画出来……”

    他睁着眼看着屋顶,越来越小声,竟似是走火入魔的模样一样,小棠怕他会出事,想要打断,被钟唯唯制止了。

    秋袤小声嘀咕了好久,突然大声道:“我想起来了!那个是药!是我给阿姐找的药!”

    当初他经常与何蓑衣在一起,何蓑衣以为他单纯天真,很多事并不怎么防他。

    但是小棠和梁兄一再提醒他,说自己姐姐的事情要上心,比如说用些什么药,需要什么药等等,他就悄悄把那些药记了下来。

    及至跟着简五的人出门,他一半精力用来学做生意和人情世故,一大半的精力却是拿来为钟唯唯寻药了。

    秋袤激动地比比划划:“是一味很重要的药,长成这个样子的……我花了一百两金子,从一个药铺掌柜手里买来的。”

    当时李尚的人去抓他,暗卫给他示警了,他也有所察觉,想的不是别的,就是记着这个药一定要藏好。

    这样,哪怕就是他死了,钟唯唯派人来查探,也能找到这个药,然后何蓑衣或者李药师认出来,就能给钟唯唯用了。

    “阿姐快派人去找吧!”秋袤很高兴:“找到之后,也许就能让我外甥平安无事了!你和陛下就不用再担心啦!”

    虽然不一定是那一味药,但既然有这样的机会,钟唯唯也不想放过,当即高兴地立刻让人去禀告重华,又交待秋袤:“你还在恢复期,不要太伤神。这些事情并不急在一时,你的身体才是大事。”

    秋袤听话地躺下休息,钟唯唯自回了宫中,重华已经派人去了象州,两个人都是有点高兴,却又不敢抱着太大的希望,絮絮叨叨地说了些琐事,晚上照旧一起处理奏折,一起睡下。

    又过了两天,到了谦阳帝姬最后一次给秋袤施针的日子,东岭人提前入宫请见重华,说东岭人想和重华亲自谈判,问重华是否愿意在护国大长公主府接见谦阳帝姬。

    重华倨傲地答应了,回头就冲钟唯唯挤眉弄眼地笑,表示被他猜中了。

    于是二人一起携手出宫,钟唯唯去守着谦阳帝姬施针,重华则去探望在叛乱中伤得最重、损失最惨重的几家大臣。

    谦阳帝姬收了针,还不见重华来,脸色便有些难看:“贵国的皇帝陛下是不想要城池吗?还是想把我们真堇留下来做皇后啊?”

    钟唯唯轻描淡写地一笑:“也行,只要帝姬不怕死。”

    真堇帝姬一听,立刻往李尚身后藏了藏,重华虽好,但不是良配,还是算了吧,她现在只想回家找娘。

    李尚今天反常的沉默,从最初给钟唯唯见过礼之后,就一直坐在一旁喝茶,从不曾和她说过一句话。

    只偶尔阴沉沉地打量她一眼,在她看过来之前又飞速地收回目光,弄得钟唯唯想骂他都没机会,见钟唯唯威胁真堇帝姬,他也照旧的面无表情,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钟唯唯也不想撩他,成功地堵住谦阳帝姬的嘴后就不吭声了。

    忽听外面有人道:“陛下来了。”

    众人全都站起来,谦阳帝姬虽然一脸的不情愿,却也站起来硬生生挤出了几分笑容:“陛下真忙。”

    重华大喇喇地在主位上坐了,伸手让钟唯唯坐到他身边去,这才让其他人坐:“都坐,别客气,说吧。”

    东岭的鸿胪寺少卿王彦立刻跳出来和重华谈条件,表示郦国提出要望川和楚县是不可能的,要点钱还是可以的。接二连三地割地,东岭皇帝岂不是要被人骂死了。

    重华一言不发,拉着钟唯唯就走。

    谦阳帝姬气死了,忽见李尚走出来道:“让真堇回去吧,她留下来只会让你们夫妻不和睦,没什么好处。我留下来。”

    本书来自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biqiwu.com/down/txt81062.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wu.com/book/81062/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754.第754章 我留下来)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