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爱情》

下载本书

第235章 茵柔之梦

作者:居桩 返回书页
    雨是半夜停的,陶茵柔在漆黑的夜里醒来,只觉得冷意浸到了骨头里,唯一的光来自一堆就快熄灭的火堆里。

    黑暗中鼾声此起彼伏,令陶茵柔微微安心了些。她微微挪动了一下身子,伸手摸摸身边的剑,重新闭上眼睛,却没能再度入睡。

    往事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闪过,爹娘和弟弟的笑脸时不时就跃了出来,却突然变成了一张血淋林的脸,是娘亲的脸,却因为看见躲在柜子里的她,而露出安心的笑容。

    钻心的痛再次袭上心头,陶茵柔泪流满面,她蜷缩起身体,抱着剑,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

    夜越来越黑,心也越来越痛。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嘈杂声将陶茵柔再次惊醒,她腾地坐起身,原来那镖队已经开始收拾行李,她往外一看天空微微发亮。

    “知仇兄弟,吵醒你了?”张拳边说边走了过来,将手中的一张油纸包的冒着热气的大饼递了过来,“给,垫垫,今天早点走,天黑前就能到京城了。”

    陶茵柔接过饼,露出一个笑容,“谢谢张大哥。”

    张拳哈哈一笑,“别客气了,你小小年纪就一个人出门不容易啊。”说着拍拍陶茵柔的肩膀,站起身,接着指挥大家搬运行李。

    陶茵柔仔细看了看手中的饼,又悄悄闻了闻,确定没有异常,才放心吃了起来,嚼在嘴里才发现里面还有肉末,很香。

    陶茵柔一边吃饼一边四周打量,才发现年耀岁和那个年轻男子已经离开了。她不禁有些懊恼,自己昨晚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完全没有警惕性,两个大活人走了都不知道。

    不对,是三个,那个书生竟然也不见了。

    这时,身后有脚步声音,陶茵柔回头一看,昨天那个李妈妈搀扶着一个满身富贵的夫人走了出来,这个夫人慈眉善目,一脸和气。再往身后看,是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身上穿着淡紫色衣裙,脸上罩着面纱,看不见模样,身边一左一右跟着两个丫鬟,都长得很清秀,左边那个穿着绿色衣裙,右边那个穿着粉色衣裙,给人感觉很搭配的很和谐。

    陶茵柔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那位小姐似乎感觉到了,忽地回过头,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上下打量一下陶茵柔,便又扭过头去。

    陶茵柔看着她们走出庙门上了马车。她赶紧将最后一口饼塞到嘴里,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裳,收拾好包裹,拿起剑,向外走去。

    彪子正在门口伸懒腰,板斧仍在脚底下,他一看见陶茵柔就咧着大嘴笑道:“知仇兄弟,早啊!”

    陶茵柔微微一笑,“彪子大哥,早。”

    王乖扛着大刀在一旁笑道:“看看,看看,知仇小兄弟不但模样好,教养也好,我就是没有妹妹,要是有,我就是把她许配给你了。”

    彪子立马叫道:“你可别瘌□□想吃天鹅肉了,就瞅你那长相,你要是有妹妹,还不一定丑成什么模样呢,还好意思许配给知仇兄弟,真是不要脸。”

    王乖抬起大刀指着彪子,怒道:“你怎么一天到晚拆我的台,是不是就欠收拾!”

    彪子一撇嘴,一脸鄙视,“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快把你那把破铜烂铁放下,一会大哥看见了又要骂我们了。”

    说话间,就有人大喊全都收拾妥当了。

    这户官家女眷就只有母女两位,其余都是下人,而且都是女子,只有一名不太爱说话的黑脸膛男子,他此时已经骑在马上,护在那位小姐的马车旁边。夫人的马车在前头。剩下的就全是行李马车,竟然有七八车的样子。

    陶茵柔不禁猜测这家老爷其实不太在乎妻女,否则怎么放心一群大男人送孤儿寡母的。若她和娘亲,爹爹一定会亲自陪送。

    爹爹......

    镖头张拳牵着匹黑马走到陶茵柔面前,“知仇兄弟会骑马吧”

    陶茵柔回过神来,连忙拒绝,“这怎么行,我不能抢别的大哥的马骑。我腿脚不慢,能跟着马车。”

    张拳哈哈一笑,“知仇兄弟一看就不是乡野粗胚出身,懂得礼仪礼貌,不错不错。这匹马是备用的,以防止路上有马生病拉不了车。这不今天就能到京城,你就放心骑吧。”

    陶茵柔闻言只好接过来牵马绳,拱手道:“那就谢谢张大哥了。”心里却忐忑了起来,万一流出来,到时候可就露馅了,想到这里,忽感觉小腹胀胀的,她连忙又把缰绳塞回张拳手里,“张大哥先帮我牵一会,我得方便一下。”说完就往庙后跑。

    就听张拳叫道:“还有谁要去的,抓紧了,马上就启程。”

    彪子粗犷地喊道:“知仇兄弟等等我,我也要撒尿。”

    陶茵柔闻言跑得更快了,到了庙后的一颗树后,快速解开腰带,先是换了一下棉垫子,为了防止流出来,垫了两个,然后才方便了一下。刚站起身,就听彪子喊道:“知仇兄弟你躲哪尿尿呢?”

    陶茵柔连忙将换下来的棉垫树叶盖上,才转出身来,系着腰带,“我太急了,就先解决了。”

    彪子径直走到一棵树前,很自然撩起衣服,从裤子里往外掏什么,“那你等会我。”

    陶茵柔直觉要不好,还没来得及拒绝,就看见了彪子掏出的庞然大物,然后开始撒尿。

    陶茵柔感觉整个人都要不好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跟着彪子回到庙前,怎么骑上马,怎么一路跟着大家往京城赶路。

    那东西时不时跃进脑海,搞得陶茵柔一口水都喝不下去。然而她完全没注意到彪子回来后和王乖窃窃私语一番,之后两个人一脸可惜地看着魂不守舍的陶茵柔。

    一上午一行人都急急忙忙赶路,到了中午的时候,大家又累又饿。

    张拳骑在马上四周打量一番,很开心道:“这上午路没少赶,此地离北城门也就十里了。大家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吧。”

    说完他翻身下马,叫了几个人,把马从马车卸下来,然后拴到路边吃草。

    陶茵柔也把马栓到一边,她一点东西都不下,整个人看着都很没精神。没精打采地跟张拳打招呼说要方便,又去处理了一下内务。

    等她回来,才发现大家看她的眼神都不太对,不过都是同情。

    这时彪子一边嚼着大饼一边走过来,一把搂住陶茵柔的肩膀,“我说知仇兄弟,有些事情勉强不得,你也别太往心里去。”

    没头没尾一句话,弄得陶茵柔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疑惑地看着彪子。就见彪子一脸歉意,“你知道我就是一个粗人,心里藏不住话,这不一不小心说漏嘴了,大家就都知道了。”

    陶茵柔更加迷惑了,“知道什么了?”

    彪子的脸靠过来,压低声音“知仇兄弟,虽说你那玩意小,但是不要紧,我悄悄告诉你,王拐子的也小,就跟那小鸟儿似的,但是每次逛窑子还不是一堆粉头往上靠,男人有钱有力气才是硬道理。”

    陶茵柔恍然大悟,敢情大家都是同情她这个,她真是哭笑不得,有口难言。估计是她第一次见到那东西太过震惊,结果彪子误会了,以为是因为对比所以伤害了自己。

    这都哪跟哪啊!

    陶茵柔只有红着脸跟彪子道谢,然后落荒而逃。

    陶茵柔躲到马旁边,心中五味翻滚,自己曾经也算官家小姐了,根本没有机会和这样粗野的汉子接触,更别提.....

    正在哀伤间,就听一声大喝:“什么人?兄弟们抄家伙!”

    陶茵柔闻言一震,连忙转身一看,只见十几个黑衣人亮着冰冷的长刀,将马车团团围住。陶茵柔下意识缩回去,躲在马背后,开始思考对策。

    张拳手持长/枪指着为首的一个黑衣人,“阁下哪条道上的?难道没有听说过我们虎威镖局!”

    那黑人冷笑一声,“我管你虎威猫威,识相的带着你的人滚蛋,否者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张拳也是冷笑,“阁下好大的口气!你竟然是冲着我们这趟镖来的,你可知道我们护送的是何人?难道你们是要和官府作对!”

    那黑人眼睛里都是不屑,“我既然敢在此地截镖,就不怕什么狗屁官府。少废话,不滚就等着受死。”说完手一挥,其余人就冲了上去。

    张拳□□一抖,喝道:“找死!兄弟们,往死里打。”

    双方瞬间就打成一团。陶茵柔靠在马身上,心里天人交战地思考要不要出手,身后不时传来人的惨叫声,以及女人低低的哭泣声。

    不知不觉,陶茵柔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血雨腥风的夜晚,耳边都是哭叫声,惨叫声,不绝于耳,她和新买来的丫鬟珍珍吓得抱在一起发抖。这时娘亲浑身是血地扑了进来,一掌劈晕了珍珍,把她塞进柜子里,用衣服盖住,用极其温柔的语气说:“柔柔,答应娘亲,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许出声,不许动。”

    娘亲摸摸她的脸蛋,才把柜门关上。

    不大会,门哐当就被踹开了,一个陶茵柔一辈子都忘记不了的声音骂道:“臭娘们,竟然敢装死逃跑!”

    娘亲哭着哀求,“我女儿还小,不管我们有什么仇怨,跟她都没有关系,求求你饶了她,求求你......”砰砰的磕头声。

    “哈哈,既然你这么心疼你女儿,我就一起送你们上路,也好有个伴。”

    一个刺耳的割裂声,娘亲的身体无力地栽倒在柜子前,她故意用身体挡住柜子,眼睛透过缝隙温柔地看了一眼陶茵柔,就再也没有闭上。

    挖骨钻心的痛楚,令陶茵柔狂躁了起来,她猛地跳起来,拔出剑,冲向最近的黑衣人。

    她手中的剑犹如一道寒光,夹带这死亡的寒气,令人不寒而栗。第一个黑衣人还没看清楚出剑的人,就死于非命。

    一剑封喉。

    陶茵柔身法极快,转眼就来到第二个黑衣人面前,直接在他脸上戳了个窟窿。

    只是几个呼吸间,黑衣人已经倒地四五个了。为首那个一看形势不妙,大喝一声:“情报有误,撤。”

    “想走,没那么容易。”陶茵柔浑身的杀气,身形几个晃动,黑衣人又倒下三四个。

    为首那个黑衣人声音都变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要你们命的人!”陶茵柔手上的剑没停,地上躺的黑衣人越来越多,她依旧没有收手的意思,继续追出去。

    张拳一伙人已经惊呆了,许久回过神来,连忙喊道:“知仇兄弟,不要再追了。”

    最终,陶茵柔一个都没放过,她浑身是血,提着滴着血的剑,踩着地上的尸体,犹如地府恶鬼一般,阴气森森地走了回来。

    张拳震惊无比,他明显感觉到陶茵柔身上的戾气,明明年纪轻轻,怎么会有如此阴郁浓烈的戾气?

    张拳小心翼翼走上前,轻声唤了一句,“知仇小兄弟?”

    一道凛冽目光看向他,张拳只感觉一股强大杀气笼罩他,让人生出一种无处可逃的绝望来,他的五脏六腑都缩成了一团。

    只是一瞬间,陶茵柔便展露出了一个笑容,“张大哥你没事吧,其他兄弟们呢?”

    张拳身上的压力瞬间就没有,他已经是一身冷汗,他震惊得说不出话了,只是惊诧地望着陶茵柔。

    陶茵柔指指看看远处那个黑衣人头领,“他不肯说是谁派来的,自己自杀了。”

    张拳多年走镖,大风大浪经历无数,总算回过神来,“他们是杀手,不会说出雇主的。”说完眼色一变,恶狠狠道:“不知道是哪个要钱不要命江湖门派,敢接虎威镖局的活,看我回去禀告大当家,不把他们连窝端了!”

    陶茵柔点点头,“此地离京城很近了,张大哥可以派人快马报官。”说完,弯腰撤下一个黑衣人的面罩,竟然是个很年轻的脸,眼睛无神地瞪得大大的。

    陶茵柔平静如常,直起身,用面罩认真地擦剑,当血迹干净,剑身完整地显露出来。

    这是把异常细长的剑,宽度只有两根手指宽,长度却又比正常的剑长出三四个手掌,剑峰异常锋利,剑身闪着寒光。

    张拳不由得喝道:“好剑!”

    陶茵柔微微一笑,“谢谢张大哥夸奖。”说完把剑收回剑鞘中。

    瞬间,周围的气温似乎都回升了几度,张拳再次赞道:“果真好剑!”

    这时,马车帘子掀开,露出一张因惊吓而惨白的脸,是那个绿衣丫鬟,她的声音抑制不住的颤音,“镖镖头,我们快快点出出发吧。”

    张拳点点头,冲四周喝道:“兄弟检查伤亡,检查一下车马,我们马上启程。”说完又唤过一个看样子没有受伤的男子,吩咐了几句。而后那名男子从路旁牵过一匹马,绝尘而去。

    经过统计,镖队一人未死,但是大家都不同程度受伤了。

    张拳又过来向陶茵柔道谢,陶茵柔笑着说:“举手之劳而已,一路上,张大哥和各位大哥对我多加照顾,我怎么也不能袖手旁观啊。”

    张拳又留下两名受伤较轻的镖师,镖队便再次出发了。

    走了七八里路,便迎上了一大队刑部衙役,为首的却是一个下人模样的男子,他下了马,高声喝道:“夫人受惊了,小人钱有奉老爷之命来迎接夫人和大小姐。”

    张拳策马上前,一抱拳:“既然言大人派人来接,我们就此交镖了。还请钱官家过目一下清单,若无问题,三天内请将剩余的镖款送到京城的虎威总镖局。”

    钱有点头道:“遇到杀手截镖,我家老爷身为刑部侍郎,竟然有人敢截镖,他非常震惊,一定会查出幕后真凶。”

    张拳冷笑道:“敢截我们虎威镖局镖的人,我们虎威镖局第一个就不答应,钱官家请放心,我会如实禀告大当家,不会让夫人小姐白受惊吓。”

    钱有连连点头,“那是那是。”

    不多时,行李清点完成,钱官家命衙役接管马车,带着一队人马将要离去。

    忽然,马车里跳出那个绿衣丫鬟,那绿衣丫鬟来到陶茵柔马前,施了一个万福,“我家小姐谢谢公子今日救命之恩。”

    陶茵柔闻言抬头看看马车,似乎能感觉到里面有一双眼睛在望着自己,她低下头看着那丫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必言谢了。”

    那丫鬟又道:“公子想来也会在京城小住,不知下榻何处,将来定当登门感谢。”

    陶茵柔笑道:“我是来访亲的,但是多年未联系,也不知道他家住在何处,我可能会先住客栈。”

    “住什么客栈!”张拳道,转头告诉那丫鬟,“你家老爷若要谢,尽管来虎威镖局找知仇小兄弟。”

    丫鬟得了满意的答案,才重新上了马车,车队再次出发。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biqiwu.com/down/txt37682.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wu.com/book/37682/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第235章 茵柔之梦)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