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婚:错嫁神秘老公》

下载本书

877.第877章 回应

作者:独孤先生 返回书页
    还没说完段兴言就大笑了起来,一把抱过她在凌霄头发上狠狠揉了两下子,“那叫黑社会,可够不上是****。 ”

    凌霄脸上僵了僵。

    段兴言一看就知道她想偏了,指尖点了点凌霄的鼻尖,跟她慢慢解释,“放心,不是贩毒的,段家主要的生意在武器上,也就是军火,然后就是公海赌船。”

    “赌场?洗钱?”凌霄皱了皱眉,但还是暗自松了口气,还好没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也算是其中一项吧。”段兴言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眸子里不禁黯了黯,“所以说,其实我做的都是在法律上擦边的事,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别人跟我说的时候我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凌霄抿了抿嘴,抱紧他,“你吓不到我的。”

    “听说是叶家的人跟你说的。”

    凌霄点点头,“叶家老2,叫叶荣凯,我琢磨着叶子穆这人不是个消停的主儿,这回不成还指不定再干出什么事来,你也小心着点儿,别让他们和你哥搭上线……”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翻起身看着他的眼睛,“不说你哥我到差点儿忘了,当初还跟我在哪儿装什么可怜,我还以为杨康真把你逼得没法儿活了,弄了半晌倒是我自个儿同情心泛滥了我的****太子爷”

    段兴言被她这样逗得笑了起来,顺手拍了拍凌霄的肩,“你不明白我们家。段家这是我保命的手段,要是没了这个依仗,你早就见不到我了,而至于杨家,”他眼睛眯了眯泛出一点危险,“你以后会明白,只不过现在还不到时候。”

    “哈,反正你自己总有自己的理由,我答应过杨康不会掺和进你们这里边去,你爱怎么折腾那是你的是,但是段誉,你要再敢给我弄这么一身枪眼回来……”她恶狠狠揪住他的领子,睁大眼睛等着他,再也不说一句话。

    段兴言揉揉凌霄的头发,快速抬了头在她嘴上一啄,眸子里亮晶晶的。

    “那你接着说,这回挡枪又是怎么回事?我可不觉得你是能替别人挡枪子的人,还是说你……”凌霄想到这一层可能顿时张大了嘴,惊呼出声,“段兴言你疯了”

    段兴言刚想平息她的愤怒,便被一连串的敲门声打断,不由皱了眉头,“谁这么晚还要过来?”看了看表,却是已经十点半了。

    凌霄挠挠头也极为诧异,看了眼手机确定没什么未接电话,只得翻身下床,“你等等我去看看,也说不定是邱佐或者小胖他们……奇怪,段五怎么没去开门?”

    说着拢了拢头发,穿上鞋一边替他关了门。敲门声还在继续,一长两短,倒是极有耐心。而此时段五正好也从洗澡间出来,身上湿漉漉的,头发上的香波还没冲净,凌霄笑笑了给他比划了个手势,后者点了点头进屋继续洗。

    “等一下。”说着拧上了门把把门打开,“是谁……啊——”

    凌霄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眼睛瞪得老大,除了满满的抽气声,这会儿已经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门外的男人替她拉开了剩下的半扇门,夹着春日里料峭的寒风在夜幕之下,一把抱住了凌霄。

    “凌霄,我回来了。”

    略带沙哑的嗓子,充斥在整个鼻腔肺部的气息,四周的空气在瞬间炸裂,凌霄颤抖着指尖轻轻碰了碰把自己整个包起来的男人,到现在都敢不相信这是真的。

    风衣上凉冰冰的,触感真实而虚幻,自己的腰被他紧紧勒在怀里,只穿了一身单薄的睡衣,一下子就打了个寒战。男人的手愈发收缩,抱的凌霄浑身生疼,仿佛都有了种要被他揉碎进怀里的错觉,凌霄一动不动,却是已经傻了。

    对方过了好久才放开她,两手掐着她的腰,找准凌霄的嘴唇,甚至连一声提醒都没有,毫无预兆的狠狠的便压了上去

    连嘴唇也是凉的,带着风尘仆仆的气息,打的凌霄措手不及。

    “唔……你……”

    “别动,”男人双手固定住她的脸,借此撬开了凌霄的牙齿,也不管对方是个什么反应,舌头长驱直入以解了长久的思念。

    凌霄被他弄得气息大乱,几乎是过了好大一会儿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是在干什么,忙挥着手使足劲儿要把他推开,“司南珏你疯了”

    “我就是疯了”司南珏把脸埋进凌霄的脖子里,跟个小孩子似的抱着她一动不动,“我就是疯了就是疯了……凌霄,我想你了,每天都在想,吃饭的时候想睡觉的时候想连坐在飞机上都在想……”

    一边说着一边又把她抱紧,凌霄颠这个脚几乎都要站不稳,“那个你先放开我,把门关了再说……”

    “好,关门。”司南珏依旧抱着她不肯松手,自己腾出一只手来把门关上,把自己肩上的包随手一扔,然后反身一转把凌霄压在了门上,便又要吻下来。

    凌霄吓了一大跳忙用手捂住了他的嘴,撇过头试图转移话题,“你不是跟司南丰说还要过一阵子才能回来吗?怎么这么快?”

    “你还说?”一听她提到这个司南珏立马皱了眉,“那你跟阿丰的绯闻又是怎么回事?”

    凌霄顿时哭笑不得,“那都是媒体瞎说的好不好,我说,你不会刚下了飞机吧?”说着又去看他的旅行包,顿时肯定了三分。

    “当然不是。”司南珏略偏过头去,脸上有些不自在。

    “小姐?”段五诧异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这会儿也是一身家居服,司南珏闻言转过头去,一下子愣了。

    凌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顿时头疼起来。

    “凌霄这……”

    还没说完便又被一阵敲门声打断,凌霄一阵子天晕地转的乱,借此从司南珏怀里拐出来开门,两男一女出现在自家门口,而中间那个中年人,正是郑夺星,而另外两个此时还穿着警服。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这下不仅仅是屋里的,便是连屋外的也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郑局?”凌霄忙借着这机会从司南珏怀里跳出来,但郑夺星三人显然已经是误会了什么,倒是颇有些尴尬,“没,打扰你们吧?”

    “没没没,郑局您先进……”

    走廊里的三个人踏了进来,凌霄注意到那个女警官手里还拿了做笔录的本子,心里忽的一沉,不由自主便看向自己的卧室那头,者猜测让她把自己吓了一大跳,莫不是叶荣凯出尔反尔,真把段兴言给卖了?

    一边把他们让进屋里一边去看段五,后者眼珠子错了下轻轻冲她摇了摇头,但已经站到了他们和主卧之间,不动声色的做出一种蓄势待发的姿态来。

    “郑局,您做,我给您泡茶去……”凌霄把司南珏拉进屋也顾不得跟他解释,自个儿目不转睛地看着郑夺星,邯台警察局局长半夜无缘无故带人来自己家,想来绝不会是小事。

    郑夺星也不多客气,显然是没多少跟她客套的心思,只是慢慢坐到沙发上,闭着眼神情很是疲惫,“凌霄别忙了,我这么晚过来打扰你是想问你些话……”他说着睁开眼看似漫不经心地想四周看了一圈,尤其在段五和司南珏身上停了一会儿,双目浑浊。

    凌霄立马明白过来,转身看向司南珏,把他拉到一边,轻声细语,“那个你也看到了,我今晚可能有点儿事儿,要不你先回家,要是晚的话去对面待一会儿也行,林玄辰去四川了,现在是邱佐在他房子里住着。”

    司南珏鼓着眼珠子瞪凌霄,“我刚过来……我看他们也待不了多长时间,要不这样,我先去你屋里等会儿,等他们走了再出来……”说着也不管凌霄答不答应,顺手开了凌霄卧室的门便走了进去。

    凌霄一下子傻了。

    段兴言,在,里面……啊

    “段段五……”怕两人见了面会出什么事,凌霄嘴张了半晌终于把话说完整了,“你也,进去吧,我跟郑局说点儿事……”

    见屋里终于只剩了他们四个,凌霄挑了个离卧室稍近的地儿坐下,支愣着一只耳朵去听屋里的动静,半晌没听出什么打斗来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郑夺星看了她几眼,慢慢询问,但语气里颇为不耐,显然是遇上了什么烦心的事。

    “没什么大事,郑局,您今儿过来是——?”

    郑夺星方才还挺直的背一下子垮了下来,整个人也不带了半分神采,“小宁出事了。”他哑着嗓子单手托住额头,声音不大,却能听得出里面压抑的悲哀来。

    “郑宁?”凌霄愣了下,见不是跟段兴言有关系,反倒暗自松了口气,“不对啊,我们昨晚在七阙还跟他喝酒来着。”

    “所以我过来问问,”他眼睛盯着凌霄,换了口气,眨了眨布满血丝的眼,“今晚有人在排水口看见了小宁的……尸…块,我下午看报纸知道你昨晚也在七阙,就过来问问,把昨晚你们的事都给我说说吧,一块儿去的还有谁,他昨晚都干了什么。”

    凌霄被他口中的尸块两个字吓了一大跳,脑中顿时浮现出被分割成一块一块的血肉,晚饭顿时开始向上涌。

    “对,对不起。”凌霄转过头稳了稳自己的胃,这才转过脸来,看郑夺星这态度显然已是不想公开立案,想必要用着他自己手头的资源暗自调查了,邯台刚刚出了一起谋杀案,时隔不久这次不但更严重,而且死的还是警察局长的亲侄子,不但没法子对市民交代,一旦引起恐慌,恐怕他这局长的位置都坐不稳了。

    凌霄脑子里这会儿已经有了以后要和郑夺星划清界限的想法。

    只是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反倒是皱着眉垂下半帘眼睛,从昨晚进七阙再到唐一全带着人进来,然后是司南丰叫自己出去,楚风送小姐进来,最后到郑宁往那女孩儿下/体塞钱,说的不快不慢,时不时补充一些细节,尽量显出自己的配合来。

    “然后我有点儿受不了里面的气氛就想回家了,出来再次遇上了在外面抽烟的司南丰,就跟他一块儿去了地下酒吧,然后就是你们今天在报纸上看到的那条绯闻了。”

    她交叉着十指,用了十分钟把这些全部阐述了一遍。

    郑夺星一点儿点儿听着脸上没有半分变化,倒是跟着他一起过来的两个警员,在听到这帮孩子干的事的时候皱了半晌的眉。

    “剩下的我就不大知道了,至于他几点离开后来又去了哪儿,您还得去问问别人,要不就问问楚风去,我估计他们那儿都会有录像。”

    郑夺星叹了口气。

    这是他听了这么多后唯一的回应。

    警察在旁边给凌霄做记录,半晌等不到郑夺星说话,只得咳了一声自己问她,“你说被害人亵玩的那个女孩子是楚风手底下的小姐?知道叫什么吗?”

    凌霄想了想,缓缓摇头,“她当时倒立着,我和她离得不近,也只能看个大概。”包间里是不允许装摄像头的,若是他们真想知道,恐怕还得找那帮子剩下的人。

    于是那警察的话头再次引到这边来,“那你走后包厢里还剩了谁?”

    “嗯,刘书记家的公子刘畅,唐家老么唐一全以及他带过来的一个男孩儿,蓝一麦和廖宇航,方家老小方卓……”数来数去,邯台的公子小姐这个年龄段的让她数出来大半。

    两位警察互相对视了一眼,都在各自眼中看到了难度。

    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来找凌霄的另一个原因,其他人都是大家族,只要警察过去一趟第二天报纸上还指不定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相对来说,虽然这两天关注度稍稍高了点儿,但凌霄这边倒是更合适一些。

    “那么凌小姐,被害人和你口中的这些人的关系……”

    “行了,就到这儿吧。”郑夺星忽然开口打断了他们的问话,也算是给凌霄解了几分尴尬,毕竟这种话不能乱说,否则传到谁耳朵里都是芥蒂。他一边说着便站了起来,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就这样吧,今晚算是麻烦你了,小宁的死我不打算大张旗鼓,所以这事知道的人没有几个……”他深深看了凌霄一眼,又看向她放在膝盖上的手。

    本书来自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biqiwu.com/down/txt35634.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wu.com/book/35634/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877.第877章 回应)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