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回收商》

下载本书

1012

作者:紫判官 返回书页
    牛千木那边却是有些不忍心,他当上宰相已经拿下两个星球执政长,两个地方军军头了,其中一执政长,一个军关均是由策神引起来。

    他就不明白了,拿下的第一个星球执政长就是因为轻慢了策神王子殿下才会拿下的,虽然这件事没有公开理由,可是官场上只要有心,哪一个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委,偏偏的眼下就又出来一个再一次轻慢了策神王子殿下一次。策神一定会怒火中烧的,出了这么多事,每个当事人心里面都窝着火,一件小事就能点燃了,偏是这个时候,那个军头还不知死活的朝上凑。

    要是以前,他也许敢劝一劝一策神,让策神放这位军头一马,这是他从王朝的大局出发,收拾人不能集中收拾,要陆陆续续的来,给大家一个接收的过程,不然会让人心乱的。当官的不能静下心去工作,当兵也没有心里保护家园了。现在,他别说劝了,自己还得陪着小心别再被这们年岁最小的王子给找着了什么把柄了,他也是怕了策神了。

    军头一下子就没有了精气神,他想保一下自己手下,却把自情怀也搭进去了。他匆匆的对在场的三艘军船上的兵下令,让他们保护好策神王子殿下和他这艘座船,不要再出什么差错,现在出了差错便是错上加错,到时候只会把他们自己给坑掉了。说完这些话,他便想快速的离开这里,集中精力来应付执法殿的调查,听宰相的语气,宰相对他们的一些做法是大为不满,不得是真的不满还是假的,执法殿出手,都够他接下来忙的。

    三艘军船里的军人也知道事情大发了,策神王子是真的怒了他们,不但他们要被处罚,就连军头也可能由此被牵连到。这一次他们知道了,有些人是不能随意得罪的,要是得罪了失了理,就必须付出代价。在最强大的对手面前,一切都被一眼洞穿的感觉,军头的一些手段没有用,说被撤就被撤了,他们这些小喽啰就没有多大意思了,随时都有可能被上面一个起事件给拿下来,而这又不像以前那样,有人主话,有人讲情,现在连军头都下去了,没有人会白痴着给他们出头,伸出手来救他,策神王子表现的那么强悍,连宰相大人都出现了,亲自处理,其他人再自负也不会自负到认为自己的的关系网能去说服动这两位,或者说能管理这两位。既然没有,那就不用再想什么好处了,一句话,听候处理吧。这个时候,他们任何人都不用找,任何理由也没有用,不会有人伸手帮他们,他们的理由也没有人采纳。

    “军头,是我们连累了军头!”三艘军船上的人都向军头认错。

    军头叹息一声,很是无奈的笑道:“倒也不是,我们地方军定位不清楚,惹人焦躁了。这起事件和策神王子殿下没有一点关系,是我们的人沉不住气,先摆出攻击的姿势,策神王子这才大怒,要寻个说法。你们不要觉得你们受委屈了,莫说他是王子,在旧的星邦就是一般的权贵,要是这么惹他,他们不会这么罢了,你们应该感恩,感恩这些王子都很低调守法,没有骄横的举动。我要回去接受执法殿的调查,留你们在这里看护策神王子殿下是给你们一个机会,就看你们怎么样去做了。下次如果有可能,你们还在地方军服役,记得按照规矩来,你坏了规矩在先,也就别想着你的敌人会依着规矩来。看你们自己怎么做吧。”

    军头说了一通,能点透的都点了,他不蠢,他知道冒犯一个王子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但是做为一个军头,他必须为自己的手下负责,该讲的话一定要讲,讲了不会后悔,要是不讲,他能保全自身,只是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会陷入不安和自责当中。

    “军头……”三艘军船上的士兵不知该说什么了,他们犯下的错,却是让军头来擦屁股。这一次不同往常,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一次已经惹出了牛千木牛宰相,牛宰相可不是旁人,他们这一群地方军的管辖权就在牛千木手中,可以说,牛千木的处理意见就是终极的意见了,这一次他们把军头坑了。

    军头的座船离开,回到自己驻防的星球接受执法殿的调查去了。三艘留守的军船就是心里面对策神王子有一百个不情愿,现了也得守在这里,保护策神王子殿下的安全。他们很快就分好工,保持现原的阵形不变,值二休一,二艘军船同时值班,按照地球时间每八小时休息的顶下值班的一艘,下一艘会在十六小时后休息。

    策神懒得理会外面的地方军军船的动作。他地地方军军头离开,不再在他面前说那些惹人烦的话心里面就舒畅了许多。见左右无事,外面又有地方军三艘军船管理,便起身去做豆腐去了。星际旅行是漫长的,必须会自己给自己找些事情来做,要不然,没有人能撑得过星际的寂寥。策神在这一段时间的星际生活中,把大半空闲下来的精力的时间都放在了吃上。准备各种食材。肉冷冻着的,菜也是,解冻后的味道的外形并不好看。现在的策神迫切的希望飞船能早日建好,种植舱能运转起来,到时候,他就可以吃上亲鲜的青菜了。

    洗豆子,用快速的泡发剂泡发,然后再用自制的磨豆设备磨成浆,把生豆浆烧开了,再点成豆花,然后再压制成水豆腐和豆腐皮。水豆腐都要冻起来,做到冻豆腐,豆腐皮可以做麻辣烫的涮材,味道很鲜美的。要是有生鲜的青尖椒,再有味道很不错的大葱,抹上具有独特风味的大酱,用豆腐皮一卷,咔咔一咬,那味道绝对是一绝。

    这一段时间他把地球人类的美食历史仔细的参详学习了一遍,地球美食集中地是在华族的国度,华族在地球上一个天上飞的能吃,地上跑的能吃,水里游的能吃,土里面生的也能吃,可以说,华族能吃天吃地吃空气,是一个最能吃,最喜欢把吃当成在事的民族。

    策神的样子和华族没有区别,他的外形就是一个标准的华族,也是仙域那里比较特殊吧,也有可能和华族在某一段的时间内有所关联。所以他对华族的饮食十分的好奇与向往。还好,这些都不是什么机密的东西,通过一些手段,他能把最机密的菜肴制作手法,食材的处理,火候,佐料等等都记了下来,差的就是实践了。

    所以,他最期望的就是他的座船能完全的完工,把种植舱给弄出来,然后,他合成营养物质,再去星球上买些青菜的种子,储存起来,可以在种植舱里随时种植。他的座船不可能单纯的是一艘回收分解船,将来还要代表着他的身份,他的地位的一艘船。这艘船将来就有可能要代表着他的脸面,迎来送往,所以这艘船从设计开始,他就有意的划分出更多的功能区来,建出更多的舱室,从而让新船建成后,可以形成一个自我循环的小环境。

    那艘被追杀的物质分解回收船转了一大圈又回到这一片星空,刚露头就被地方军的军船发现,军船向它发出警告,警告船上的中年男子,现在这一片星域被地方军临时军事管制了,地方军让他绕列这一地方航行,如果不听劝阻,敢于强行通过,他们将回采取强硬的措施。中年男子又急急的隐去,连道没有事了,他只是路过这里而已,没有别的意思,既然这里军事管制了,它就绕着航行,不用地方军再警告了。

    正在做豆腐的策神接到了那艘回收飞船的通联信号,回收飞船的主脑代表他的主人,也就是那位死里逃生的中年男人向策神问好,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策神只道是举手之劳,大家都是生活在同一个宇宙,到了这里就不要这么生份了。还有策神让回收飞船主脑告诉中年男子,别牵连到这件事情当中来,既然说自己是路过,那就是路过,和这里发生的事无关,而且策神王子已经承担了下来。不要再节外生枝的好。

    回收船主脑马上就向中年男人转达了策神的话,中年男人笑笑,他知道该怎么做,这一次他可不想牵连到自己,一旦死人了,麻烦会不断的找上门来。中年男人只是一个普通人,既没有社会地位,也没有什么声望,要是被执未能殿盯上了,他自己都清楚,自己决没有好果子吃。中年男人再也不废话,雷劈过船头上就跑了,有这三艘地方军军船的护卫,他就是担心救命恩人的安危也不用再多考虑了,地方军还是靠谱的,是真正的生力军。

    中年男人来了又走,心里面犯嘀咕,公共频道里面的对话他也看到了,他怀疑那个像鸟笼一样的采购员就是策神王子的,里面坐着的就是策神王子。要不然,这个王朝还没有人敢当着外人的面动手杀人,要是王子就说得过去了。而且那个策神王子也说了,他是受到攻击后才反击的,不小心把这些人给杀掉了。王子理由充份,为了自保而不得不愤起杀人,这说出去,没有人敢说什么怪话来。如果岙份高贵的人都保不住性命,那么其他人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因此,不会有人要治策神王了的,而策神王子可是很有名的一位王子,很会审时度势,整个王子能无视他的人还真不多。

    策神也能猜得出中年男人的意思,不管如何,人家没有独自逃命,危险的时候还知道回来向他道谢,已经很不错了,是一个有些优点的人。

    策神把泡发好的黄豆放进研磨机里,开始磨浆,屋里面充斥着一股豆腥味儿。磨出来的浆经过过滤,放进锅里蒸煮。

    等他把重物压下,开始压制豆腐后,他松了口气,每一次制做这个过程,都是一次增回熟练度的过程,相信随着以后他制造豆腐的的次数越来越多,也就会越发的熟练,所用时间也就会更短,弄出来的豆腐味道也会更可口,不嫩不老刚刚好。

    弄完这一切,他就回到生活舱里休息了,现在有三艘兵船做护卫,他就不用担心了,从来就没有这么安全过,趁现在,他也不想修炼,倒不如像个正常人,睡到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觉,等他起来了,就可以做饭收拾,精神百倍了面对生活了。

    策神出现了,牛千木要还是把策神出现的消息告诉给了逍遥王告诉给雷蓝依儿王后,并说明了,他刚刚和策神通了一番不算愉快的话,现在已经难以联系上了,策神也摆明了不想和任何人谈论让他不愉快的事情。牛千木对这二位说,怎么处理,怎么想的,这件事情就和他不再有关系,一个外人插手内部事务,怎么说都越位了。牛千木已经试探出来策神的态度的底限。不想再继续把策神得罪到底了。现在,颇有一种很轻松的感觉,他直接把策神出现告诉给这二位,怎么处理那就是这二位的事情了。想来,这二位有很大的可能继续和策神沟通,当把他沟通的后果有可能是再一次的激怒策神。

    策神其实现在没有那么记仇啦,了也想好了最好的应对方法,自然不会再像这次一样,我不高兴就躲起来,让所有人都难以找到的地步。他会提条件,把所有人吓跑了,不敢再找他就什么都解决掉了。那个时候,一切都会清静下来。

    雷蓝依儿没有直接找策神,既然牛千木都说了,无法联系上,策神把腕脑扔进了储物袋中,她就不着急了。再加上,她现在就是能和策神通联上,也没有什么话可以说。策神有意的通过牛千木的口向尊上讲了那一番话,立马就让她陷入被动当中。她现在还没有调节过来,通联上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还是等冷静一下再说吧。

    手机用户请访问:ne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http://www.biqiwu.com/down/txt25687.html

本书手机阅读:http://m.biqiwu.com/book/25687/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 1012)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